幼兒園內裝監視器,其實無法真正預防幼兒被虐待

幼兒園內裝監視器,其實無法真正預防幼兒被虐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是學校不是法庭,學校和家長最不該做的,就是拚了命追根究柢,挖出事情的真相,然後開始審判誰是誰非,然後定罪。話說從頭,家長送孩子來,定然是希望可以相信幼兒園與老師,如果連老師都不肯相信而堅持要用監視器,那你為何要送孩子來學校呢?

文:楊逸飛(全教總幼教委員會/公幼教師)

近日因兒虐事件頻繁,耳聞立法院現正磨刀霍霍,希望依照民意,在幼兒園內裝設監視器,以維兒童和幼兒的安全。針對幼兒園內是否該裝監視器,在近期已引起不少的討論,筆者身為教育工作者的立場,想針對一般社會大眾對於此議題的認知做些討論與觀念釐清。

幼兒園內裝監視器,其實無法真正預防幼兒被虐待

監視器對於能否預防成人對於兒童施虐的效益,其實有很大的疑慮。從犯罪防治的觀點來談,中正大學犯罪防治所於研究生陳燕瑩早在2007年就做過一篇「監視錄影器防制竊盜犯罪效能之研究-警察與犯罪者之觀點」的研究,該研究同時從警察與犯罪者的角度來看監視器的效能。

研究結果發現:增設監視錄影器後,轄區竊盜案件的減少並不明顯,無法證明有預防犯罪的效用,而且竊盜犯甚至因監視錄影器影響行竊決意後,產生了犯罪移轉的現象。(犯罪移轉:原想預防某區的犯罪,但卻難以遏止犯罪動機,犯罪者可能轉而對其他對象或地點實施犯罪,產生替代效應)。

從這個立場來分析,「真正有意」要虐打孩子的成人,就會選擇在監視器看不到的地方進行,或是換在別的時間、換成別的對象來施為。

通常在裝了監視器的地方會虐打孩子的,絕大多數都是因為當下情緒失控造成,但情緒失控只是爆發點,許多被指控虐童的老師,很多是處在極高壓的工作環境底下,長期累積之後才爆發,爆發的當下,就算知道有攝影機,也因為無法控制自己而無法在意。換言之,所謂「拍到虐打兒童的事件」其實屬於結果,在這之前就有很多的「原因」才會造成這個結果,如果不針對「原因」進行處遇跟改善,單就一支監視器,根本無法解決問題,而且,只會造就更多的問題。

高壓與不友善的職場條件,才是造成幼兒園發生兒虐的原因

我前述所說的高壓環境,大家或許還沒有概念。我且打個比方,一般的家長在跟家中1位或2位孩子朝夕相處,一定就會有壓力,再加上工作等等因素,都很期待孩子可以到幼兒園,至少讓自己可以專心工作、休息或喘息一下。

那各位思考,當一個成人面對15位小孩的時候,那種壓力豈止百倍?若其中有幾位孩子開始哭泣或身體不舒服,那種場面大概可用「哀鴻遍野」來形容,而且還要持續8小時。喔,不!再加上幼兒園的課後班,其實是8小時以上。

除了孩子本身之外,幼兒園的老師還要面臨各種家長的要求、行政的作業、課程的規劃(私幼的老師還外加低薪),在這種高壓工作條件底下,有多少人可以挺得住?保住自己毫無情緒?

我們也很常在電視新聞當中看到,許多公眾人物平時都是溫文儒雅,但是當鏡頭不斷對準他,再有修養的人,都難免會被激怒,更遑論我們只是一介小小的幼教老師,為何卻需要像楚門的世界一樣,工作時間無時無刻都被監視著?

教室內的監視器會扭曲教育的本質

除了無法達到嚇阻犯罪的功效,監視器進入幼兒園教室後,更會破壞家庭與幼兒園的信任感。有些人主張,裝了監視器後,主要是用於事情發生後的調查,只要不隨意調閱就好了。但問題來了,所謂的「事情」是誰可以認定的?以下的場景大家應該很好想像:

家長看到中班的小明手上有紅腫,就問小明怎麼了,小明也不知道,家長就懷疑是不是旁邊的孩子故意攻擊小明?或是老師虐打小孩?家長因此覺得事情很嚴重,所以就向園所要求調閱監視器,基於要調查真相,園所無法拒絕,只好一群人只好看了一天的監視器…結果發現小明可能是自己在教室移動的時候撞到手臂的,但家長還是不相信,要求調閱前兩天的影帶….。

一旦教室內裝了監視器後,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主張要釐清孩子的問題,所以可以調閱?監視器只有畫面沒有詳細的聲音,對於影像的詮釋,很常受到當事人心中的偏見影響,這些偏見可能造成錯誤的解讀,對學校、孩子、其他孩子還有家長們,都只是一種撕裂與分化。

回到主體,筆者以為,學校在本質上是教育的場所,我們能理解家長關心孩子的心情,也清楚家長想要時時刻刻照看孩子的擔憂。但實際上,教育的過程就是要教導孩子,這世界上不會有人會24小時看顧著你,生活遇到了問題,最重要的就是之後可以怎麼處理?該用怎樣的心態面對?該如何尋求協助?對於可能犯錯的孩子,我們則要給予機會,因為這裡是「學校」,是一個「教育的殿堂」,是允許孩子「犯錯與學習」的地方,這些過程,都需要靠老師耐心的教育跟引導,才能讓孩子有所學習,不會是監視器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們是學校不是法庭,學校和家長最不該做的,就是拚了命追根究柢,挖出事情的真相,然後開始審判誰是誰非,然後定罪。

話說從頭,家長送孩子來,定然是希望可以相信幼兒園與老師,如果連老師都不肯相信而堅持要用監視器,那你為何要送孩子來學校呢?

除了家庭,學校幾乎應該要算是社會最安全的公眾場所,也必須要夠安全,家長才有辦法安心把孩子託付給政府,但如今我們的立法委員,不從根本的職場條件、師資來源、公眾與校園安全…等層面政策來下手,讓學校可以更安全,卻確認為學校裡面可能時刻都有犯罪者,所以需要裝設監視器?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思維?我們送孩子來應該不是一種想等待犯罪發生的心態吧?(例如:「你看吧!還好還好有裝監視器!果然打小孩了!」)

兒虐案件的最大宗根本不是老師

如果你還是覺得不太放心,擔心孩子在學校被施虐,所以希望裝設監視器,那我舉個數據給你聽聽。

依據衛福部統計處的網站,在類別3.5.10兒少保護資統計資料中,2017年兒虐案件,施虐者身分為父母的總計有3031件,遠遠超過於老師的283件;2018年的前三季,施虐身分為父母的也有2350件,老師則為129件。

若按照社會當前為了保護兒童被虐所以裝監視器的邏輯,那麼,最該裝上監視器的,就應該是在孩子的家裡面,各位家長你說對嗎?但你真的相信在家裡裝了監視器就不會有父母虐待兒童?靜下心來想,那些虐童的人固然不對,可誰有真正去思考造成虐童的原因是什麼?

我們再看依照3.5.12施虐者本身因素分析,位居最高位的是缺乏親職教育知識(1776件),體罰與不當管教為其三分之一(618件)。我想對育兒的基礎知識不足、壓力過大、社會支持不夠,才是虐童的主要因素,有多少案件是年輕的父母?前陣子甚至有未滿18歲的媽媽虐死自己的女兒;有多少案件是父母處於高壓的狀況下產生?這些原因如果都視而不見,裝了監視器有用嗎?

建立對主要照顧者的友善職場條件,才能根本預防兒虐

我想到這邊大家應該都很清楚,以當前社會發展的狀況來說,對於育兒歷程整體環境的支持程度,才是兒少保護的正向催化因素,只有建立對於主要照顧者(父母和教保服務人員)的友善支持環境,才能降低對兒童的傷害,就家庭層面而言諸如:回歸正常工時、提高育嬰假福利、提供足夠的育兒知識與技巧、建立良好的社區環境、鏈結緊密的社會關係…等,這些環境改變了,家長自然可以好好的照顧幼兒; 就幼兒園層面而言,已經超過30年未調整的幼兒園師生比(1:15),也應該通盤的檢討,此比例對現場壓力與品質有多少影響?還有準公共化政策,到底有沒有為教保服務人員塑造一個更友善的環境?坊間又有多少幼兒園沒有依法晉用合格的教保服務人員?

若這些根本的問題都不去處理,只是在一個成效不明的監視器上大做文章,對於國家整體的生育率是毫無幫助,單用「監視的角度」,去預設所有人都會刻意傷害兒童的思維,是一種不健康的公民意識。

參考資料:衛福部統計處兒少保護相關資料網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