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在兩會談論的世界觀,是天朝帝國兩千年「秦漢政體」的延續

王毅在兩會談論的世界觀,是天朝帝國兩千年「秦漢政體」的延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此前所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其實是古老中華的「大同世界」或「天下體系」的現代翻版。只是這個詞更野心勃勃,它不僅僅侷限在東亞大陸,而是要在地球上推行中華秩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中國一年一度乏味的「兩會」(人大和政協會議)上,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就「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對外關係」為主題舉行的記者會,是少有的吸引中外記者的「亮點」。王毅縱論包括華為孟晚舟案在內的天下大事,「霸氣外長」脫稿演說,侃侃而談,可圈可點。

王毅表示,華為案不是單純的司法案件,而是蓄意的政治打壓,中國政府支持中國公民拿起法律的武器,不當沉默的羔羊。中國崇尚獨立自主,但不會獨斷專行。中國當然要堅定維權,但不會謀求霸權。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不可或缺的大國,「與中國『脫鉤』,就是與機遇『脫鉤』,就是與未來『脫鉤』,某種意義上也是與世界『脫鉤』。」

王毅的講話中有三點特別值得注意。

第一,中國不是沉默的羔羊,中國要以法律為武器展開國際維權行動。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華為已經對加拿大和美國兩國政府展開訴訟行動。

「沉默的羔羊」的典故來自於同名的美國奧斯卡獎獲獎電影,更遠甚至還可以追溯到《聖經》中——耶穌基督就是沉默的羔羊。而中國確實不是沉默的羔羊,「中國的聲音」隨著中共耗資數百億的大外宣戰略和中國大媽的廣場舞,已經遍及世界。

王毅在講話中提到了法律,他對法律的信奉,明顯跟他的下屬自相矛盾。幾年前,在中國外交部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外國記者提問說,他們遭警察暴力對待,他們究竟違反了中國哪條法律,警察究竟根據哪條法律來執法?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以花木蘭般的英姿颯爽回答道:「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姜瑜還宣稱:「問題的實質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亂,想在中國鬧事。對於抱有這種動機的人,我想什麼法律也保護不了他。」可見,中共當局對法律的看法是「內外有別」:中國的法律是統治階級鎮壓被統治階級的工具,是欺騙中國民眾和世界的面具,不能拿來當「擋箭牌」;反之,外國的法律和國際法,卻可以「信以為真」,拿來當作「國際維權」的「武器」。

更耐人尋味的是,王毅口中的「維權」這個詞語,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是一個超級「敏感詞」,只有「趙家人」能使用此專有名詞,平民百姓一旦使用就會遭到國保警察之傳訊。中國的「維權律師」被政府當成是最危險的「敵對分子」,遭到全國性的大抓捕乃至普遍的酷刑折磨。中國一邊在國內瘋狂鎮壓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一遍又要在國際上維權,真是一齣讓人目瞪口呆的「變臉遊戲」,正如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王飛凌教授在《中國秩序》一書中所說:「很少有一個國家和文化在道德和意識形態上支持如此高度功利性的表裡不一和自命不凡。」

王毅;中國兩會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第二,王毅強調中國不會獨斷專行、不會謀求霸權。這是中國「和平崛起」之老調重彈。

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宣誓。中國從來沒有停止過追求地區霸權和世界霸權。在歷史上,中國並非「熱愛和平」的國家,中國對週邊少數族裔和弱小國家的征伐從未停止過,很多民族和國家只因為在地理上靠近中國,處於中華帝國的陰影下,就遭到了中國軍隊的大屠殺和種族滅絕。即便在清末中國處於弱勢、被西方列強打壓的情形下,中國對朝鮮、東突厥斯坦、回民、藏人、苗族、彞族等族群的奴役和殘害也毫不手軟。

中共政權建立之後,中國與週邊鄰國之間,更是戰爭狀態多於和平狀態。日本國際關係學者石井明在《中國邊境的戰爭》一書中指出,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中國與所有鄰國幾乎都發生過戰爭。鴨綠江畔(1950年,北韓)、麥克馬洪線(1962年,印度)、珍寶島(1969年,蘇聯)、西沙(1974年,越南)、老山(1979年,越南)……即便在所謂「一窮二白」的毛澤東時代,中國的國境線上的戰火硝煙一直未斷。這些戰爭先後犧牲了十九萬七千多名中國人!單就某一次戰爭來說,中國可能會辯解是對方的錯;但難道每一次戰爭全都是鄰國的錯嗎?

RTS1MN1F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第三,王毅說,與中國「脫鈎」就是與世界「脫鈎」。在這裡,他不加掩飾地將「中國」與「世界」等同起來。緊接著,王毅在回答有美國議員邀請台灣總統赴美國國會演講一事的問題時候,斬釘截鐵地說,「中國絕對不同意」,這難道不是赤裸裸地干涉美國內政嗎?

王毅所秉持的是天朝帝國之觀念,也就是王飛凌所說的「中華秩序」(The China Order)的概念。中華秩序,亦即中華世界帝國的政治秩序,是一種威權主義、常常是極權主義的世界政治秩序,它的基礎是用儒家粉飾其表的法家帝國政體,也即是「秦漢政體」(Qin-Han Polity),用譚嗣同的話來說就是「兩千年皆秦制」。王飛凌認為,中華秩序下的中華文明長期停滯,形成了「超穩定」結構 。

習近平上台之後,北京的「新秦漢政體」日益強大,代表著對當前以美國為主導的世界政治、經濟、文化秩序的一個系統性的、全面的挑戰。中國的經濟模式——「裙帶資本主義」——和它創造的「竊國腐敗官僚政治」,令中國對當前世界秩序的挑戰更具有結構性、更有力。王毅的老闆習近平此前所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其實是古老中華的「大同世界」或「天下體系」的現代翻版。只是這個詞更野心勃勃,它不僅僅侷限在東亞大陸,而是要在地球上推行中華秩序。

王毅說得很對,中國不是沉默的羔羊,中國是張牙舞爪的惡龍。民主世界必須像冷戰時代對付蘇俄一樣,攜手屠龍,世界才能太平,13億中國人才能被解放、得自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余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