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的品牌學》:台灣三軍劇團的源起與裁撤危機

《國光的品牌學》:台灣三軍劇團的源起與裁撤危機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50年後,軍方為了紓解國軍的思鄉情懷,相繼成立京劇隊。空軍、海軍及陸軍分別擁有自己的京劇團:大鵬、海光及陸光。3個軍劇團之下還設科班,專門招收小學高年級學童,培養京劇人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育華、陳淑英

從危機到轉機的品牌故事

2018年6月中旬,國光劇團與日本橫濱能樂堂共同製作的《繡襦夢》在日本開啟世界首演,引發台日文化界的關注與期待。

這是首次中華崑曲與日本舞踊、三味線通過相互碰撞、刺激融合下,所新編創的一齣戲。不曾交集的兩地傳統表演藝術展開跨界合作,自然存在著許多藝術理念的衝突與拉鋸,然而經由強烈文化差異產生出來的新作品,不僅讓台灣觀眾深度認識到有六百年歷史的崑曲藝術,亦為傳統文化開創嶄新的藝術創造可能性。《繡襦夢》所成就的跨界工程,不僅係台日戲劇史上的空前,同時為兩地文化交流寫下璀璨的一頁,更讓「國光劇團」品牌達到進一步的向上提升。

與此同時,6月出版的《商業週刊》產業風雲,有篇超級吸睛的專訪標題:「京劇團變友達創新老師」。這是國內市值破千億的企業老闆、友達光電董事長彭双浪談及,近年特別安排友達數百名工程師及一級主管,接受由國光為友達「客製化」打造的「京劇藝術工作坊」,作為員工訓練課程。

一個最先進的科技產業公司,竟然向傳統戲曲劇團取經,令人感到好奇又有趣。彭双浪在文中表述了他對國光的觀察經驗:

國光觀眾群年齡層非常廣泛,除了常見的追角戲迷外,許多年輕的面孔甚至是自己結伴去看戲,這讓我好奇國光是怎麼將京劇拓展至新的觀眾世代、甚至到海外市場,這樣傳統創新的手法,或許可以是友達創新的借鏡。

專訪內文對照出兩個看似完全扯不上關係的領域與產業,共同面臨「如何從傳統中創新、從逆境裡翻身轉型」的困境。也因此,讓國光以傳統劇團建構的文化品牌印記,有了更深一層的社會影響力,顯得格外意義非凡。

崑曲與能劇,兩種從不交流,平行發展的傳統劇種,在國光的手中成就了對話與融合。京劇團與電子科技業,兩個彷彿金星與火星之遙的專業,竟出現科技新貴以傳統劇團為師的場景。友達光電看重的就是國光守住傳統、找到新路的歷程。這兩項同步發生在2018年6月的光采榮耀,標誌著一個曾經的傳統劇團,已成就為一個「品牌」!

國光,一個公部門編制的傳統京崑劇團,如何從一個公家單位,蛻變成一個形象,一個品牌,甚至一個IP?絕對是一個該被書寫、被紀錄的品牌故事!在台灣戲劇史,乃至文化史,都不該被忽略。為什麼?因為它的故事與經驗是獨特的:

國光1995年成立時,曾遭業界人士唱衰不到3年就會被裁撤,沒想到一路走過10年、20年……不僅沒有萎縮解散,反而愈來愈穩健。在團隊成員共同努力下,國光一方面守住傳統根基搬演經典老戲,一方面藉新編現代文學作品、開展跨界合作推新編戲,不但留住老觀眾,同時拓展新客群,還針對多元族群發展出「客製化」產品能力。創團迄今,國光開創京劇新美學風格,創作能量日趨成熟豐沛,又累積優秀經營口碑,讓京崑劇在台灣土地上生根茁壯,在兩岸傳統戲曲界引領風騷。

一、京劇在台灣,從得意到失意

討論國光,不能不從國光的史前史談起。

京劇,這個原生於中國大陸北方的劇種,發展至今逾200年。獨到的藝術魅力,揉合了舞蹈、音樂、戲劇、聲樂、文學、歷史之美……因為具有很深的文化內涵和藝術含量,於2010年被聯合國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京劇於清朝時期傳入台灣,在其發展過程中,曾因受到本地觀眾捧場而一度刺激本地戲班加演京劇。但真正在台奠定基礎,可溯及1948年底名伶顧正秋率領60餘人規模的「顧劇團」來台,在台北大稻埕永樂戲院駐點演出近5年,其風靡劇壇盛況至今仍為人樂道。 

顧正秋曾於2007年5月,接受時任新舞台負責人辜懷群邀請,參加「發現台灣新舞台」電視特別節目錄影。當年78歲的顧正秋在記者會上,以清亮細緻的嗓音回憶獨自從上海帶團來台北表演的心情:「剛開始有點慌,心想台北觀眾說台語,聽得懂京劇嗎,直到開演3天票房全滿,我才放下心來。」由此可見顧劇團傾倒台灣戲曲界的熱烈景況。當年顧老師不僅將京劇正宗流派藝術展現在台灣觀眾面前,即便後來劇團解散了,其團員有轉入軍中劇隊,擔任演員或琴師,也有拿起教鞭,負起傳承責任,皆為京劇在台灣發展打下基礎。

(一)軍民鼎力支持

1950年後,軍方為了紓解國軍的思鄉情懷,相繼成立京劇隊。空軍、海軍及陸軍分別擁有自己的京劇團:大鵬、海光及陸光。3個軍劇團之下還設科班,專門招收小學高年級學童,培養京劇人才。

軍中京劇隊發展完備,幾乎自成產業鏈:演員,除了網羅當時在台的大部分名伶,還有軍中劇團培養的科班生力軍;觀眾,以軍中士官兵為主,也會定期公演向社會大眾展示劇藝成果;表演場地,各部隊禮堂及國軍文藝活動中心皆為主要演出據點,完全沒有場地荒的困擾;作品,除了經典老戲,各劇團每年10月還會推出年度大戲參加「國軍文化康樂大競賽」,由於競賽戲以「鼓舞士氣」為前提,特別強調必須是主題意識明確的戲。

京劇除了得到國軍重視,民間方面亦予以鼎力支持:1957年票友王振祖以私人之力創辦復興劇校;1962年台灣電視公司開播,策劃「國劇時間」,邀請軍中劇隊演出,戲迷不需買票進劇場,在家打開電視即可聽戲;1967年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成立,教育部等部會延請專家整編京劇劇本,並配上曲譜灌製唱片;1975年老三台增開京劇介紹節目。雖然社會各界不遺餘力推廣京劇,可惜還是擋不住時代洪流,內憂外患接踵而來。

(二)面臨內憂外患

京劇面臨的內憂之一是,主要觀眾群逐漸老去。隨著軍中老士官長退伍,台灣土生土長年輕輩入伍,他們沒有老一輩的鄉情掛心腸、沒有鄉音要懷念,對於《四郎探母》忠孝不能兩全的悲情、《武家坡》薛平貴假問路、真試探妻子王寶釧忠貞的戲,幾乎無感。當部隊下令「去看戲」,官兵們個個唉唉叫。有時上級為防小兵偷偷離開,還得反鎖禮堂門;躲不掉的,索性在劇場裡閉目養神睡覺。

其次軍中劇團演出水準,愈來愈不穩定。部分演員因參與雅音小集或當代傳奇劇場等民間京劇團演出,致各團角色不全、行當不足,連帶影響整體演出表現。再加上京劇演出內容八股僵化,不是以教忠教孝為主題,便是繞著反共復興大業轉,未隨台灣政治文化生態改變而調整,很難引起社會大眾共鳴。這正是傳統京劇形式面對觀眾審美趣味改變的新時代挑戰。

京劇面臨的外患是,197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戲院商場紛紛開張,歌廳舞廳四處林立,京劇不再是大眾休閒娛樂的重要選項;此外政治風氣開放,本土意識抬頭,動搖京劇正統地位,以及1992年台灣開放大陸演藝團體來台,大陸京劇院團及諸多宗師後人弟子頻頻登台公演,強調原汁原味的正宗流派藝術贏得本地京迷喝彩,這股大陸熱潮嚴重衝擊台灣京劇市場。

(三)三軍劇團裁撤

三軍劇團在內憂外患夾攻下,幾乎無有生存空間。後來政府考量其階段性任務已達成,也非屬作戰人力,於是1994年由國防部宣布裁撤三軍劇隊。消息才傳出,京劇演員無不心生恐慌。知名武生朱陸豪說過當時正在歐洲巡演《美猴王》,乍收到消息,真覺得世界要崩塌。彼時他們在舞台上的演出讓老外觀眾跺腳叫好,謝幕半小時還欲罷不能;可是當大幕拉上,個個是垂頭喪氣地回到旅館,各自揣想未來何去何從。

其實演員難過的未必是返台就要失業,而是想著他們這身功底是受了嚴師厲棍好不容易得來的,《四郎探母》所以演千遍不厭倦,正是因為該劇行當齊全、唱念吃重,可以讓伶人盡量發揮四功五法,一旦劇團解散了,他們從小挨的打、吃的苦不就白費?

三軍劇團裁撤消息也引起社會各界注意。有云,部隊花了大筆經費訓練出一批優秀伶人,若任憑人才流失是國家損失;也有說,傳統文化不應被鄉土激情模糊,反而更應珍惜京劇在台灣發展出的既有成就。中央研究院院士曾永義亦指出,200年來京劇廣納各地方戲曲特長,逐步取代崑曲成為戲劇之母,反過來滋養民間戲曲,其「無聲不歌,無動不舞」的表演程式,以及「一無所有,無所不有」的流轉自如舞台,都是京劇令人讚嘆的特質,如果因為劇隊解散而使京劇在台灣消失,豈不是太可惜?

書籍介紹

《國光的品牌學:一個傳統京劇團打造劇藝新美學之路》,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育華、陳淑英

這是一本從品牌管理的視角,探討現為文化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轄下的國光劇團,如何從一個傳統京崑戲班,逐步轉型為現代劇場團隊的紀錄與論述,也是國內第一本深度探討藝術表演團體如何藉由經營管理的專業,逐步建構品牌的故事。

本書以「品牌建構」為核心理念展開探討,來自作者在戲曲製作與行銷推廣上的實際經歷與長期觀察,覺察到無論是國光員工或者是消費觀眾,「品牌意識」都代表著一種鮮明的心理認同。可以說,國光打造品牌的過程,就是尋求與觀眾溝通、並與多元社群建立互動關係的過程。書中的論述內容,除了收錄作者多年來以國光為案例發表的各類專題論文,以及近三年接掌團務後,對於「品牌策略」思考的記述文章外,透過徵引國光歷年創作發展的記錄資料,加上親身參與國光內部變革的經驗敘述,最後再以前瞻未來的願景做總結,統整全書的撰述脈絡。

立體書封_國光的品牌學_時報出版_S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