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美國黨內初選制度 羅致政也許可以不用退選

借鏡美國黨內初選制度 羅致政也許可以不用退選

Photo Credit: Wikipedia

話說上週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羅致政在前主席蔡英文的陪同下,宣布退出民進黨新北市長黨內初選,羅致政並抨擊民進黨中央初選規畫壓縮他的參選空間。

羅致政學者從政,是民進黨執政時期重點栽培的中生代,曾擔任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主委等政府職務,也先後在親綠的國策研究院、台灣智庫及新台灣國策智庫擔任要職。羅致政在新北市布局已久,先是在2012年代表民進黨參選新北市第7選區立委,以2,000多票敗給國民黨江惠貞,隨後參選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並勝選。

但是儘管在新北市布局至少3年,羅致政還是抵擋不了空降部隊、民進黨前「四大天王」之一的游錫堃參選。雖說局外人很難確切掌握民進黨內部的捭闔縱橫, 但這個結果應不脫黨主席蘇貞昌與游錫堃的勢力結合,藉此壓制蔡(英文)系勢力(羅致政)。

布局3年的中生代不敵宣布參選未滿3個月的政壇老將,箇中原因為何?還是因為沒有建立制度化的初選制度

此次民進黨2014年7合1選舉黨內提名方式以黨內「協調」為主,協調不成後再於1個月內辦理民調決定提名人選。協調之名雖美且顧及黨內團結,但直白一點的意思不外乎就是搓湯圓、利益交換。再者,「協調不成」定義模糊,很容易讓掌握黨機器的派系有在辦理民調時機上下其手的空間。

筆者曾親身參與美國紐約的地方選舉,深覺美國的黨內初選機制值得台灣兩大黨借鏡。

首先,美國的黨內初選規模等同大選,陣仗跟動員人力相差無幾。美國不管是總統大選還是市長、市議員等選舉,大選日期都固定在11月的第1個星期二(投票日不放假。不要懷疑,美國的制度就是不想讓太多人去投票的有限民主),而黨內初選也都是在9月份舉行。所有有做選民登記的民眾(若從未做過選民登記,必須在選前一定時限內登記,否則就不能投票,但做過選民登記就終生有效)可以到投票所領取該黨初選票投票。

舉例來說,如果把美國的初選搬到台北市長初選,當天的場景會是: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候選人會出現在所屬政黨的選票上,有國民黨黨籍與民進黨黨籍的民眾在初選日就可以到鄰近的投票所拿自己政黨的選票投票。

但是不是所有有意角逐的候選人都能參加初選?答案是,No!

以紐約為例,想要參加市長黨內初選的候選人,必須在規定期限內蒐集到選區內該黨黨員5%或2,750個黨員連署;市議員則是5%或450個。如果未能在期限內向選舉局繳交足夠連署,那麼根本不具備成為初選候選人資格。在繳交連署後,黨內的不同候選人往往會挑戰對手的連署品質(有的候選人連署品質粗糙,夾雜許多非黨員連署);曾經有被外界看好能贏得選舉的候選人,因為沒有通過連署挑戰而喪失候選資格。

美國各州因為有各自的制度化初選機制,所以不太可能發生跟選區毫無瓜葛的候選人空降參選而當選。換句話說,台灣某些政治人物從南到北看哪裡有機會就遷戶口參選的奇特現象,在美國是不太可能發生。此外,繳交一定額度的黨員連署,也能夠避免某些缺乏民意支持的空降候選人,只因黨內權力妥協分贓,就獲得黨中央支持代表參選;進而留給努力經營基層的候選人在初選時一拼翻身的機會。

如果民進黨新北市長初選給人帶來一絲感嘆,那國民黨就更不用提了。

一個在21世紀還會以鼓掌通過黨章修正案的政黨,你還能對它有任何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