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丹麥流》:幸福感及人本工法,奠定丹麥美學基調

《幸福丹麥流》:幸福感及人本工法,奠定丹麥美學基調
Photo Credit:大好書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丹麥設計師選用天然素材和圓潤的外型設計,而HYGGE注重舒適與安全感,兩者之間顯然有強烈的連結;任教於丹麥設計學校的尼克萊.德.吉爾則指出:「雖然HYGGE稱不上是一切的源頭,但我認為HYGGE與丹麥設計發展的多個層面確實緊緊相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夏洛特.亞伯拉罕

幸福感及人本工法奠定丹麥美學基調

丹麥美學之所以如此名聲遠播,主要是因為丹麥現代運動在20世紀中期(約略是1930至1970年間)蓬勃發展,奠定了這個北歐小國的設計大國地位。丹麥建築師協會(Danish Association of Architects)會員暨丹麥設計學校(Danish Design School)家具學程副教授及主任尼克萊.德.吉爾(Nicolai de Gier)指出:「一個相對未開發而且沒有豐富礦物資源的國家,卻有優良的工藝傳統,突然在20世紀中期一躍成為位於領先地位的設計大國,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丹麥現代運動並不是一夕之間從零到完全成形,而是源自精緻工藝的傳統,以及大衛.麥克法登(David McFadden)在著作《斯堪地那維亞現代設計:1880-1980》(Scandinavian Modern Design:1880-1980,暫譯)提到的信念:「設計必須源於最根本的社會價值才能發揮影響力,而藝術家/工匠的角色則是經由創作過程彰顯這些價值。」

設計足以引領社會進步的信念,至今仍屹立不搖;最早始於1800年代後期的美術工藝運動(Arts and Crafts Movement),一直到1920年代才真正成為主流。當時社會民主的概念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遍地開花,接著在1924年,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獲得多數丹麥民眾支持,而以社會進步為目標的社會民主黨認為,好設計正是進步的關鍵。

工藝傳統的歷史則更為悠久,最早至少可追溯至16世紀以及1554年組成的丹麥家具木工行會(Danish Cabinet Maker's Guild)。幾世紀之後,2個獲得更多國家資源挹注的工藝機構問世:首先是丹麥皇家藝術學院(Royal Danish Academy of Arts),成立宗旨是教導學徒(當時清一色是男性)學習繪畫;緊接著丹麥家具商行(Danish Furniture Stores)也隨之成立。商行除了販售皇家藝術學院出身工匠的作品之外,也為設計師提供木材、工作坊、資金和珍貴的人脈。如此扶植之下,家具業大為興盛。

此後,丹麥的家具產業持續發展,經過工業革命的考驗並延續至20世紀。就在其他國家紛紛賭上未來趕著開發新機械之時,丹麥緩緩進行了工業化,並且堅守工藝傳統。正如前明尼阿波利斯美術館設計策展人大衛.萊恩(David Ryan)在〈斯堪地那維亞現代風格:1900-1960〉(Scandinavian Moderne: 1900–1960)一文中指出:「由於堅信傳統是創新的重要基礎,丹麥人產生了結合手工與機械製品的想法。」

丹麥現代設計之父克林特的革新

在這樣的環境下,卡爾.克林特(Kaare Klint)於1924年創辦丹麥皇家藝術學院建築學院(Royal Academy of Architecture,大部分現代運動的知名人物都畢業於此),之後更被譽為丹麥現代設計之父。他出身傳統的家具工匠體系,對於丹麥的設計背景和技藝瞭若指掌;但也認知到丹麥家具已經無法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決定做出改變。

克林特從一連串的人類學研究著手,調查人想要收納的物品、坐在椅子上的方式,以及和餐桌與書桌的互動形式,接著再將研究結果與仔細分析舊家具的心得結合,最後的成果就是全新風格的家具:外型簡約,與浮誇的維多利亞風格截然不同;功能人性化,等於是改良德國包浩斯學派(Bauhaus)所提倡的現代主義,打造出更柔和、更舒適的「生活機器」(living machine)。

克林特的追隨者伯格.莫格森(Børge Mogensen)深信,家具的主要功能就是讓生活更加舒適、有效率,並且批評部分設計師「受到邪惡力量驅使而企圖要求人類適應家具」。由於莫格森極度重視功能,會在設計嵌入式收納組合時,詳細研究常見物品的精準尺寸,例如襯衫和餐具。

1_3191
Photo Credit:大好書屋

當時的重要人物還有芬.尤爾(Finn Juhl)、漢斯.韋格納(Hans Wegner)、阿納.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以及丹麥現代運動中唯一的女性南娜.迪策爾(Nanna Ditzel)。有些設計師在技術層面的突破明顯優於同儕,例如雅各布森就曾經嘗試使用新素材玻璃纖維。

不過,這一代設計師都有相同的理念:好設計應該要低調美觀、功能實用,以及人人都能使用。1940年代早期,伯格.莫格森和漢斯.韋格納便曾參與合作社FBD發起的計畫,設計出名為「大眾系列」(The People's Collection)的產品,目的是提供「現代風格、具功能性且實用的家具,而且所有社會階級都能負擔得起」。

氣候也對這些設計師有深遠的影響,畢竟丹麥是個大半年都又冷又暗的國家,丹麥人也許是出了名的堅忍和逆來順受。有句話說:「世上沒有所謂的壞天氣,只有錯誤的穿著」(我馬上就發現在2月穿著Converse帆布鞋是錯誤的決定),但丹麥的天氣實在太具攻擊性,因而孕育出重視舒適與溫暖的設計美學。

以人為本的設計成為丹麥經典特色

20世紀中期設計師和建築師的作品大多數都沿用至今,例如雅各布森的螞蟻椅、天鵝椅和蛋椅;漢寧森的PH燈具系列;韋格納的Y字椅,全都是經典中的經典,但這些設計並沒有被局限在博物館中(雖然博物館確實有收藏),而是遍布全球各地,並應用在日常生活中的辦公室、公共設施和住家。此外,就我的觀察,這些設計在哥本哈根已經常見到理所當然的程度。前往「運河餐廳」可以坐在韋格納的Y字椅上;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咖啡館(Louisiana Museum Café)有雅各布森的7號椅(Series 7);而走進夏洛特堡宮(Charlottenborg Palace)的書店,抬頭可見更多漢寧森的燈具。

大師設計之所以歷久不衰,正是因為集無可挑剔的功能與賞心悅目的外觀於一身,並且凸顯出設計最優先的原則就是滿足人對舒適的需求,如韋格納所說:「椅子不只是一件家具,而是專為人類形體打造的藝術品。」

顯然,丹麥現代運動以人為中心的理念相當罕見,以芬.尤爾和法國現代主義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的差異為例,科比意提倡為居住而設計的機械,甚至當客戶薩伏瓦夫人(Madame Savoye)表示想在新的起居室放置扶手椅和兩張沙發,柯比意如此回應:「就是因為有不能缺少家具的可悲觀念,導致現代的居家生活癱瘓失能。應該要根除這種觀念,改用設備取代家具。」當時柯比意打造的別墅堪稱絕美,即使以現在的標準而言也是如此,鋼筋混凝土建成的白色建築以樁柱架高,因為太過完美而必須架離地面。

從美學的角度看來,這座建築物一直是現代主義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但從住家的角度看來,卻是失敗一場:受到柯比意同行大讚的平面屋頂滲漏太過嚴重,導致薩伏瓦家的年輕兒子感染肺炎,接著在別墅建成不過八年後的1937年,薩伏瓦夫人公開表示這棟房子不適合居住。

芬.尤爾之家(Finn Juhl's house)於1947年完工,這位丹麥建築和設計大師在1989年去世之前,一直住在此處。身為丹麥現代運動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尤爾一手打造的L形平房徹底展現出個人風格,也展現出他認為住家設計應該由裡到外的信念:首先是家具,接著是房間,最後才是外牆。

幸福感,勝於一切設計
shutterstock_673210966
Photo Credit:大好書屋

與薩伏瓦別墅相比,芬.尤爾之家略顯樸素,甚至有點普通,然而當你在附近走動,絕對會感受到其魅力—現在芬.尤爾之家已經開放大眾參觀,隸屬於哥本哈根以北數公里的奧德羅普格園林博物館(Ordrupgaard Museum)—這座建築採用落地窗和打磨木地板,開放式房間則是專為舒適而宜人的家具打造;尤爾曾在1982年寫道:「家具最基本的條件就是實用,椅子的設計不是為了好看,而是好坐。當然,如果椅子也值得欣賞,就會令人感到快樂。」

大面積的白色牆面搭配夏季氛圍的色塊更顯明亮:鮮黃色的天花板、些許草綠色的飾布、天藍色的床板,整體空間明亮寬敞,沒有多餘的裝飾,堪稱典型的現代風格住宅,卻也能讓人感受到這是符合生活需求的房子,有家的感覺。

柯比意仍然是值得尊敬的人物(我本人就因為其建築的純粹而讚嘆不已,也因為其作品的沉靜風格而大受感動),不過他所提倡的生活風格就沒那麼令人讚賞。

柯比意的都市計畫,是將摩天大樓矗立在綠地中,城市不過度擁擠,也不會無限擴張。然而他夢想中有如烏托邦的高樓大廈都市,卻是2700人共用同一個大門;之所以有可散步的公園,則是因為建築向上而非向外延伸,最後反而催生出反烏托邦式的貧民區:一層層的灰暗水泥高樓將人性全部抹殺,徹底隔絕居民與下方原有的城市。

2016年,前英國首相大衛.卡麥隆(David Cameron)誓言拆除這種住宅,並抨擊其為「殘忍的」高樓大廈,不僅「讓居民難以從貧窮中脫身」,還「圖利罪犯和毒品販子」。

另一方面,丹麥現代運動在國際間則依舊是設計典範的代名詞。雖然我猜測HYGGE(按:HYGGE來自古挪威文,原意為「身心安適」,現今通常理解為「親密的舒適感」)對於丹麥的設計文化有重大影響,但無法確定這種想法是否廣受丹麥人認可。不過,至少就我不怎麼科學的研究結果而言,還有其他人與我的看法相同。

家具品牌Carl Hansen & Søn執行長克努茲.埃里克.漢森(Knud Erik Hansen)表示,丹麥設計師選用天然素材和圓潤的外型設計,而HYGGE注重舒適與安全感,兩者之間顯然有強烈的連結;任教於丹麥設計學校的尼克萊.德.吉爾則指出:「雖然HYGGE稱不上是一切的源頭,但我認為HYGGE與丹麥設計發展的多個層面確實緊緊相連。」

從我一個外國人的角度看來,兩者間的相關性不言而喻。HYGGE強調舒適、溫馨與文雅低調的樂趣,丹麥設計則重視使用者的舒適度,偏好採用有溫度且自然的素材,彰顯出沉靜樸實的美。

尼克萊.德.吉爾向我解釋,這就是「滿足日常平凡的需求並臻至完美,因而成就精美的設計並賦予家具獨有的特色,於是平凡成就了不凡」。我認為,兩者的美感非常相似,而且都源於相同的中心思想:個人幸福是值得重視的課題。

書籍介紹

《幸福丹麥流: HYGGE!每一天愉悅舒心的生活提案》,大好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夏洛特.亞伯拉罕
譯者:廖亭雲

HYGGE這個象徵丹麥幸福與溫暖生活的關鍵字,如何改變我們看待世界與自我的方式?我們如何才能擁有更踏實的滿足與快樂?英國設計策展人夏洛特親訪丹麥,分享幸福的哲學,邀你一起擁抱簡單、快樂、放鬆的丹麥式生活。

燭光是HYGGE,現煮咖啡的味道是HYGGE,清爽乾淨的床單是HYGGE,與朋友共進晚餐是HYGGE……這個獨特而美好的彷彿擬聲單字「HYGGE」,不只是丹麥文化的核心,更是丹麥人的生活方式。

HYGGE風潮席捲全球,成為火紅的關鍵字。丹麥幸福指數長居全球之冠,YGGE會是一切的關鍵嗎?英國設計專欄作家及策展人夏洛特.亞伯拉罕親自走訪丹麥,發現HYGGE不僅蘊藏設計的祕密,更是丹麥幸福感的來源。從好奇到實踐,夏洛特透過HYGGE也改變了自己。離開充滿競爭的英國高壓生活,在丹麥的HYGGE裡體會到放鬆的幸福哲學。她在書中以幽默的口吻剖析自己的轉變,更從經典設計、生活風格、心靈享受三大面向,將HYGGE的魅力娓娓道來。

立體書封_幸福丹麥流:HYGGE!每一天愉悅舒心的生活提案_9789862487
Photo Credit:大好書屋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