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那個「常跑殯儀館」的黨主席:邱顯智

【專訪】那個「常跑殯儀館」的黨主席:邱顯智
Photo Credit: 時代力量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會看到弱勢的人到底有多弱勢」,而邱顯智期待的政黨,在這樣的場合應該要出現,這是在展現決心,不只是嘴巴講講「顧弱勢」而已。

(編按:本文原刊於2019年3月28日,屆時邱顯智剛被選為黨主席。後來因黨內紛爭問題,邱顯智辭去黨主席一職,後被列為時代力量2020大選不分區立委第2名,正式成為立委,並擔任時代力量黨團總召)

談起「邱顯智」這個名字,知道的人會說,他是洪仲丘案、關廠工人案、鄭性澤案等的辯護律師,經常義務幫忙弱勢者打官司,不過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是時代力量全台第一個地方黨部——新竹黨部的主委。今年2月,他當選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即將在後黃國昌時代帶領時力打2020年關鍵選戰,也讓他備受注目。

邱顯智從小在嘉義農村長大,高中時的他不愛唸書,重考才考上法學院,後來到德國繼續攻讀法律,回到台灣開始當律師至今已8年,現在和妻女在新竹租屋居住。42歲的他,不像一般律師給人菁英的印象,總愛穿著襯衫牛仔褲,出庭時把皺巴巴的律師袍往身上套,一頭亂髮、講起話來聲音宏亮,時不時冒出幾句台語俗諺,然後自己哈哈大笑,草根又熱血的形象深植人心,從「邱律師」到「邱主席」,邱顯智的政治路如何走來?有什麼「魔力」讓人跟著他一起做事?

他最有成就感的,就是「推坑」志同道合的夥伴

在投入政治工作前,邱顯智只是個普通的律師,當時洪仲丘案的律師團成員李宣毅,問他願不願意加入由數個非營利組織共同組成的「公民組合」,他秉持「有需要就幫忙」答應了,後來公民組合有成員創立「時代力量」,需要人投入選戰,他也沒想太多就交出身份證、投入2016年立委選舉。

從法律工作到政治工作,「這兩種工作都蠻有趣的」邱顯智說,當律師處理的是非常具體的問題,想的是怎麼在法庭上取得符合想像中公平正義的審判;政治工作就比較抽象,是「找人做事」,從2016年新竹黨部成立後,他的任務就是找適合的人投入2018地方選舉,是「從無到有」的過程 。

邱顯智表示,法律和政治密不可分,想要改變就需要不同的方式:

律師面對的個案中,會發現很多制度的問題,像我手上有好幾個冤錯案都在爭取再審,但台灣法院就是不會裁定再審,一年只有10次吧,非常少,這跟我努力把再審狀寫得多好都沒關係,就是政治、制度、甚至文化的問題。

有些事必須透過政治手段改變,像關廠工人案最後修改了《勞基法》28條,讓墊償基金納入了退休金和遣散費,洪仲丘案最後廢除了軍審制度;這些都是從個案出發,但最後透過政治途徑促成改變,冤錯案需要的是司法改革,這也很重要。

邱顯智也坦言,他從很早以前就發現自己的「傾向」:「我不喜歡自己一個人,感覺很孤單、勢單力薄」,他從關廠工人案就會到處找人幫忙,在拉人過程中,「我忽然有了成就感,覺得順利把人『推坑』,真的很開心,後來訴訟又打贏」 。

回憶起關廠工人案在2014年3月7號宣判勝訴那天,對邱顯智來說是很大的鼓勵,律師團從一開始的5個人到最後57人,越來越多有理想的律師投入,對他來說非常重要,喜歡「看人找人」的他曾經在訴訟中默默觀察對方的律師,後來「挖角」來一起幫學生打大埔丟鞋案的官司。

對邱顯智而言,從組律師團到找候選人,他最喜歡的就是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做事,而現在擔任黨主席的角色,他認為也是一樣的,他把自己角色定位在「找到有志青年,透過時代力量這個平台,在公共政治領域貢獻他們的能力。」

你可以一直抱怨選舉的結構,但還是得努力

2018年的地方選舉,邱顯智擔任地方黨部主委的竹竹苗區獲得十分亮眼的成績(7位候選人中當選6位),邱顯智作為找人、統籌地方選戰的角色,幫助他的除了整個競選團隊,還有他自己2016年選立委時和柯建銘對決的「失敗經驗」。

經歷過兩次選戰的邱顯智直言,台灣的選舉是很資本階級化的,傳統的地方組織戰,就是花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掛看板,然後透過樁腳、村里長、社區活動中心等動員參加造勢活動,一場活動幾百、幾千人參加,去講講話才會被認識,有了這些選戰打起來就很輕鬆,但時力的候選人都是「素人」,沒錢又沒資源,不可能這樣做,只能主動「接觸人群」。

「每天一早就先去站路口」邱顯智如數家珍講起候選人一天的行程,早上在路口揮手,大家上班上課騎車經過都看到,才會記住,接著去菜市場和去買菜買肉的媽媽握手打招呼,去完市場就去社區活動中心,很多阿公阿嬤在那邊聊天、唱歌也要「交關」一下,下午再去殯儀館,看到人家辦喪事就幫忙一起摺蓮花、聊天,傍晚下班下課時間還得回去站路口,而晚上唯一的機會就是「垃圾車」,竹苗地區好幾個候選人,每天晚上都跑步、騎腳踏車追著垃圾車繞社區跑,除了把握機會露臉、發文宣,甚至還會幫民眾丟垃圾。

邱顯智說,台灣選舉資本門檻很高,「你可以一直抱怨這個結構,但還是得努力,除非不想選了」,他看到年輕世代想出很多不用錢的方式,像新竹有個候選人林彥甫,後來做了個可以掛在身上的活動燈箱看板;比起其他人得更勤勞,也一定更辛苦,但效果令人驚艷;他回想自己競選立委時,每天站在路口揮手揮到手舉不起來,還去看復健科。

他認識社會的管道:很喜歡「去殯儀館」

邱顯智說,想實踐「新政治」只能更努力,一方面在具體的日常生活上讓選民感受到誠意,對於各種有邀請的活動場合幾乎都會到場,就算沒錢包「紅白帖」還是會現身致意;但因為想改革,除了基本的選民服務要顧,還得花額外的時間關注、研究通案或議題,試著找出制度面能改善的地方。

從2016年選立委之前,邱顯智就「常跑殯儀館」,常在那邊拜拜、問問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人,例如繼承的法律問題、非自然死亡需要聯絡法醫等,這都是他「認識社會」的管道。

「殯儀館總是有很多故事,有人出山的時候冠蓋雲集,有的人連一個親友都沒有」在殯儀館看過各種人生百態的邱顯智,有時會遇到人告訴他關於爸爸(老榮民)來台一輩子的故事,有的媽媽請他幫忙處理2歲孩子被謀殺的刑案,也有人和他分享父母罹癌病逝的過程。邱顯智說道,這些故事裡就有關於老兵、兒童虐待和食安的議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