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承受不了過度社會管控,他們走向「花燕」之路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承受不了過度社會管控,他們走向「花燕」之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這道管控層面來看,花燕帶有反抗性,因此,他們成為國家的管控對象而非保護對象。但國家所執行的各種管控結構卻因為花燕而變成迴力鏢,反過來削弱國家管控的力道。這是花燕一項非常重要的特徵。

文:金革(김혁)

【花燕的概念】
1. 花燕的產生及相關現行理論

a. 花燕的產生及相關理論

攤開探討花燕產生原因的類似理論,其中有一派下位文化論(洪斗升、具海勤,二○○四:一二九),普遍認為不良少年是因為出身於下流階層的不完整家庭及不良居住環境,導致他們容易暴露在脫離社會或犯罪的氛圍下。根據下位文化論的闡述,不良少年主要來自下流階層的殘缺家庭,並大幅出現於不良的居住區域。

另一方面,根據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的說法,隨著社會內部結構性緊張和道德規範不足,導致個人或團體想要的和實際上能使用的資源不一致時,組織成員將會因為欲望和可以滿足的程度不一致,造成他們悖離軌道(紀登斯著,金美淑等六人譯,二○一一:七九七)。這可以定為一種脫序狀態,社會學中所認定的脫序,是指沒有規範行為的共通價值,或者沒有道德標準的混亂狀態。換句話說,脫序狀態指的是自己失去該走的方向,並且放棄決定行為的狀態。

此外,在控制理論裡所指的脫序行為,產生於在行為者以可取得的利益為標準,衡量犯罪和危險因素的過程中,學者們看待此為社會化不順利的結果(紀登斯著,金美淑等六人譯,二○一一:七九七)。其他理論也認為,當人積極參與獲取社會成功和高階地位的活動時,產生不良行為的要素就會消失,並且依據對社會的支配性價值及規範的信賴程度不同,會左右一個人社會化的失敗或成功(元碩祖,二○○二:九二-九四)。這些論調皆認為社會化失敗的情況下,即會產生脫序行為。

綜合整體來看,這些理論普遍認為脫序的發生原因在於社會化是否成功、地區環境、社會內部結構性緊張和道德規範鬆弛所招致的結果。也可以歸納為,社會生活失敗,或者無法達成有建設性的人生計畫時,是脫序行為產生的要因。

b. 花燕產生原因及現行理論的差異

若將現行一般理論中所出現之脫序發生原因,和花燕的發生原因做比較,可以發現其中有些微的差異。

第一,是將不良少年問題套用在北韓花燕時,從「不良」的層面來看即使有其相似點,但不良的居住區域環境問題這點,卻沒有對花燕的產生造成影響。北韓的花燕並非出現在某個特定區域,在相對環境較好的地區也出現過花燕。換句話說,我們必須注意到的是在全國範圍中,不僅僅是下流階級,在中上流階級裡也有出現花燕的部分。理論上因為北韓地區特性,稱得上是好環境的平壤不應該出現不良少年,實際上卻從很久以前,平壤就已出現花燕現象。不只是平壤,在一些特別地區生活的下流階級以上的階級,也都有花燕產生。

和現行理論不相符的部分還不僅於此,花燕的範疇包括了不少的成年人,因此也不能將其限定為青少年層。

第二,若將結構性緊張和道德規範鬆弛當作發生要因,當我們拿北韓社會來做比較時,會發現正好相反的型態。也就是說,北韓社會在結構層面或者道德規範上,都比其他任何國家要強。若要用一句話來概括北韓社會,可說是無法容許一丁點個人自由的嚴格控制型社會,社會結構非常緊張。另外,從控制的嚴格程度超越基本道德規範,甚至允許動用法律責罰的這點來看,恰好呈現和現行理論相反的結果。

第三,是將社會化失敗視為脫序發生原因的部分。要將社會化單純看做是行為者的社會適應問題,其實有些勉強。站在個人的立場來看,研究未將屬於不可抗力因素的社會問題或其他個人環境,以及國家政治壓迫等納入考量,此點會產生問題。只單方面探究行為者,和致使花燕必然發生的結構性問題之間仍有些出入。

c. 對花燕行為的解釋

那麼,我們該如何針對花燕的行為問題做解釋呢?首先,將花燕的行為以犯罪論做基礎來分析本身就是一個問題點。在北韓,原則上所有東西皆是國家所有,個人能夠合法擁有的東西非常有限。被允許的只有以家庭為單位,在我家內的物品而已。並且,當擁有超過那些東西以上的價值時,必須向國家申報,並給出合理的回答。

比如說,在北韓社會中利用週末時間去幫交情好的同事工作,因此獲得勞動代價的金錢,而若想將那筆錢放進銀行儲蓄,必須說明一定金額以上錢財的出處。

在北韓社會裡,國家能夠管控一個人的所有東西。除以家庭為單位擁有的物品,個人的所有物皆視為非法;個人的活動範圍只要脫離國家所訂的時間、工作、組織之外,皆可被當作非法活動。換句外說,除了在家庭裡的活動外,北韓人民的所有活動與行為皆可看作是「公共的」。

在生產活動結束、回歸到家庭之前這段時間的行為活動,雖然並非官方活動,卻仍可能變成受罰對象。舉例來說,若有個勞工因為謀生困難,在工廠結束生產活動以後,到市場去做生意等商業行為,那就是非法,會變成受罰對象。成為受罰對象在北韓社會就代表犯罪之意。透過所謂「公共的」意義來看,北韓的體制是由國家限制並管控個人生命自律性的嚴格管控型社會,由這點即可看出要將花燕行為定為單純犯罪是有些勉強的。

另外,花燕行為中還存在一些無法定為犯罪的行為。比如表演才藝、乞討行為、撿東西吃的行為、到山裡採野菜等,用這些方式維生的花燕為數不少,並不能將他們視為犯罪行為者。

2. 花燕的條件

a. 花燕與流浪漢

有些人可能會將花燕想成流浪漢,但流浪漢和乞丐與花燕不同,他們能夠受到法律保護,且在一開始維持生計的行為脈絡就和花燕有些不一樣。流浪漢大部分以乞討維生,花燕的謀生行為卻非常多樣,並且和流浪漢相異的是,他們對社會產生了間接影響。流浪漢有另外的保護機構,露宿街頭的人單純只是拒絕了保護機構而已。此外,流浪漢基本上並未對政府有抵抗之心。

相反地,花燕不是受保護的對象。他們沒有保護機構,有的只是抑制他們行為並且管控他們的機構。萬一他們被送去那樣的機構,就會被強制勞動或上學。尤其,流浪漢雖未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但花燕卻因長期脫離國家規範和管控所做的行為,扮演著削弱封閉體制的角色,由此點來看兩者是不相同的。另外,流浪漢和乞丐並未組織化,但花燕卻逐漸形成組織;以及花燕能自主決定要從屬於哪些組織。從這點來看,也與流浪漢有相當大的差異。流浪漢大部分是因為經濟問題而產生,花燕則不僅因為經濟因素,也會因政治壓迫而產生。

b. 規範與規範之間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有些人試著將官方規範、脫序規範,與刑法規範區分開來處理。也就是假定有官方規範和脫序規範,在兩者之上還有刑法上犯罪行為,一共三種類型,以此區分出來探討。

這樣的區分主要意義在於將北韓社會上出現之行為標準做詳細的區分標示。不過,此表的問題在於其仍舊未克服北韓脫離規範問題與刑法問題之間的差異。即使是輕微的脫序,只要反覆做,最後會被視為犯罪,並且接受刑事懲罰。假設某個北韓居民因經常不參與組織生活,隨之而來的是組織批判,甚至會被烙下未跟上組織生活的「落伍者」印記。這個印記接著演變為組織提出刑事處罰的要求,該居民則因此必須接受審判。

c. 造成花燕產生的各個層面

  • 政治層面

首先,我們來探討政治層面上花燕的出現背景。北韓在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年之間將人民分為三個階級、五十一個類別管理,一九九年代後又重新分為三個階級、四十五類。核心階層約佔百分之二十八,動搖階層百分之四十五、敵對階層約為百分之二十七左右。核心階級的身分主要是革命家及其遺族、榮譽軍人、被接見者、英雄及有功者、退伍軍人等;敵對階級則是政治上有複雜問題的階層,包含地主與資本家及其家族、富農、越南韓者、親日派等(統一研究院,二○○九:三三一-三三二);中間階級(動搖階級)則是純粹勞工、農民、知識分子等,雖沒有政治問題,卻也不屬於核心階級的人民。近年來對北韓的階級分類研究,就是照上述的身分區分來進行。

此研究方法不過如實地跟隨北韓的階級分類,但卻反倒引發謬誤。比如大家知道的黨員,屬於政治上完全沒有問題的核心階層,黨員人數在一九八年第六屆黨大會中被推估約有三百二十萬人(統一研究院,二○○九:四九)。北韓的核心階級是黨員,政府給予他們在政治、社會、經濟、文化層面相應的獎勵。因此,我們可以推論他們與中間階級不同,經濟危機發生時應該不致受到影響。

但實際上,在北韓於一九九○年代出現經濟危機時,這些屬於核心階級的黨員中,有相當多的人飽受飢餓折磨最後死亡。這些黨員對黨的道德忠誠心十分高昂,根本不敢做非社會主義的行為,乾脆選擇餓死之路。當時因飢餓而死亡的黨員人數雖然難以推斷出來,不過,我們可以得知他們餓死的比率比一般人民要高。這個事例若套用前述的階級區分,屬於核心階級的他們絕不該餓死,而事實上他們餓死的卻比較多,可以得知現行的階級分類有必要重新翻盤。

依據北韓階級區分的研究結果,容易產生讓人誤以為只要是黨員,任何人都是吃好、住好的上位階層之瓶頸。由於研究結果以「只要是黨員,因為屬於上位階層,所以擁有權力」的觀點著手,便很難說明身兼黨員,同時是勞工或低階公務員的人,為何會餓死的現象。我們難以得知一九九○年代中期黨員的死亡率,不過這些黨員為了不失去政治生命而忍受飢餓,最後導致死亡的比率,比一般人民還要高。舉例來說,一九九○年代經濟危機時,甚至流傳餓死的人是傻瓜這樣的話。這指的是對黨忠誠,又確實參與組織生活的人在配給中斷後,因為黨的管制而不到市場去做買賣,導致餓死,所以這些人被稱作傻瓜。雖然上位階層的確可視為和權力相關,但若要將黨員和有權者劃上等號,此種論調就有問題了。

在一般人民的身分類型中,被稱為「底盤」的核心階層大致可分為以下兩類:

第一,是游擊隊分派,他們是和金日成一起進行抗日運動的人,和其子女與遺族;第二,叫做洛東江分派,指的是六.二五韓戰英雄的子女和其遺族。他們是徹徹底底接受政治及物質層面福利的類型,即使面臨一九九○年代的經濟危機,也未受到太大影響。由於這些人在黨、軍、內閣皆世襲主要核心權力的關係,在經濟危機時才未受到波及。

除了此兩派核心階層外,一般黨員雖然也被歸類為核心階層,但未擁有權力的人民蒙受經濟危機影響,導致他們餓死。雖然實際上沒有權力,但表面上被分類為核心階層的人,他們子女和家人卻淪落為花燕。從此點來看,很難將花燕視為只有下位階層,也就是敵對階級才會出現的現象。

故本研究在階級區分上,為了減少和現行階級分類的混淆,將出身於上位階層的花燕限制為一九九○年代以前。

  • 經濟層面

由經濟層面來看花燕的產生時,物質並非他們產生的要因。在一九九○年代經濟危機到來以前的北韓,因為配給制正常運作,實際上是感受不太到貧富差異的時期,因此很難斷定花燕的產生是由貧富差距而來。

我們該注意到的是,花燕反倒出現在經濟方面有餘裕的人之中這點。北韓的僑胞裡,有些持續接受住在日本或中國的親戚支援,他們擁有某種程度的財富,前述內容指的,就是在這些僑胞中出現花燕的現象。在一九九○年代以前的花燕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被稱為「倭胞」的在日僑胞子女,他們人數眾多,家人許多過著極為奢華的生活。因此,北韓人民很羨慕有親戚日本或中國的人。不過,在經濟情況如此良好的狀態下,在日僑胞的子女卻過著花燕生活,表示除了經濟因素外,還有其他因素存在,顯示出政治層面的社會管控和對他們的監視成了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經過一九九○年代經濟危機後,花燕現象浮上檯面。此時期也是花燕擴散的時期,其誕生的最大因素可視為經濟困難。若說經濟危機前出現的花燕並非物質缺乏,而是因政治歧視和壓制所產生,那我們可得知,花燕的產生原因會因時代不同而有差異。

  • 社會管控層面

從社會管控層面來看,花燕有從管控和脫序之中誕生的傾向。換句話說,花燕並非打從一開始就是花燕,而是他們因為承受不了過度的社會管控和規範,開始背離軌道,這個脫序行為才慢慢擴大,導致他們走向花燕之路。

舉例來說,學校內的組織管控會依據學生參與學校事業的程度或其課業水準,強度有所不同。不會念書的學生在生活總會接受批判,該回家的時間也必須留在教室內完成其餘課業。另外,若學生未能繳交學校支援事業所需物品,他們也必須流連街頭直到深夜以完成作業。學校內此種組織性管控使得學生飽受壓迫,最終致使他們脫序。

生活條件不甚優渥的學生在家碰到與父母的衝突,在學校則和老師形成矛盾關係,最終,讓他們不去家裡也不去學校,開始花燕生活。從這點看來,可說是組織的管控助長了花燕的產生。

從這道管控層面來看,花燕帶有反抗性,因此,他們成為國家的管控對象而非保護對象。但國家所執行的各種管控結構卻因為花燕而變成迴力鏢,反過來削弱國家管控的力道。這是花燕一項非常重要的特徵。

相關書摘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革(김혁)
譯者:郭佳樺

傷痛是我們的歷史,只有堂堂正正地揭開才能夠真正被治癒!

人類陷入窮途末路時,
會產生這輩子最大的力量──
花燕,是最有可能撼動北韓體制的
流浪青年

  • 花燕出身的脫北者寫的第一本「花燕報告書」
  • 介於南北韓之間的異鄉人金革,脫北故事曾在韓國被製成動畫〈Purple Man〉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是一本有關北韓社會的人文書籍。在書的前半部,作者以回憶錄的方式寫出身為一名花燕(北韓用語,指流浪青年)在北韓活到20歲的過程,後半部則包含了到南韓十多年間讀書的研究成果。

作者金革在北韓的生活相當艱苦,他的故事見證了北韓遭遇糧食危機時,一個曾經屬於核心階層的家庭慢慢瓦解的過程。在沒有食物與自由的生活中,連基本的生存條件都難以滿足。20歲的他憑藉想要活下去的意志,決定賭上性命度過豆滿江,為一群渴望自由的北韓年輕人發聲……

「只是餓了,這有什麼罪?」
北韓非官方領域中最有組織和抵抗性的族群

「花燕」居無定所,只能仰賴流浪生活,因此四季中最為寒冷的冬天,是他們最為艱難的季節。凍死、餓死,或者被取締、打死,他們在刺骨的嚴冬大幅減少,直到春暖花開時,又再度以乞討、摘野菜、扒手、闖空門等浮浪行為,蔓延於北韓社會的各個角落。

「第一次,死亡讓我覺得如此冤枉。」
囊括回憶錄與花燕研究,忠實呈現北韓不為人知的社會現況

「現在,人們已不再像以前一樣,認為餓死的人很可憐。現今世態,餓死的人反而會被認為是傻瓜,沒人會給予同情。就算偷了糧食,人們也不再認為那是偷竊……我才明白,在飢餓這個人類最原始的本能面前談論道德或倫理,甚至是犯罪行為,都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各種理由特別難以出外活動的時期,有很多找不到食物而餓死的小孩。有的孩子是在挨打時勉強活了下來,卻因為挨打的後遺症,不靈活的身體無法再繼續花燕行為,最後還是活活餓死。像我們一樣沒有監護人、獨自流浪的孩子,若沒能親手弄來食物,就無法保障我們的明天。」

結合北韓一次文獻與脫北者證詞,剖析花燕的成因與潛在力量

作者透過自身經歷及其他脫北者的口述與文獻,說明並分析北韓青年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到處流浪的原因,以及因渴望自由而不斷反覆的脫序行為。這群脫離體制且不受政府管控的花燕,究竟會有怎樣的發展?又會對北韓造成什麼影響?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