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裔巴西女童之死:外國籍學生「就學不明」,下一個亞由美又會是誰?

日裔巴西女童之死:外國籍學生「就學不明」,下一個亞由美又會是誰?
photo credit: Ha Kwiyeon/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8月,在日本三重縣四日市市,一名年僅 6歲的巴西籍小女生遭媽媽的同居人毆打致死,陳屍在停車場內的冷藏箱裡。由於這起悲劇正好發生小女生的媽媽要幫她轉學到巴西人學校的 1個月後,她的死正凸顯出在日本就學的外國籍小朋友,在行政程序上出了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7年8月,在三重縣四日市市,一名年僅6歲的巴西籍小女生亞由美(ナガトシ・ビアンカ・アユミ,Bianca Ayumi Nagatoshi),被人發現陳屍在某停車場內一部車輛上的冷藏箱裡。她的臉部和腰部,還有數個遭人毆打的痕跡,這些傷痕都是當時媽媽的同居人秘魯籍胡歇(トクダ・バレロ・フェルナンド・ホセ,Fernando Jose Valero Tokuda)打的。目前,胡歇以傷害致死罪一審宣判關9年6個月。

這起悲劇正好發生在亞由美的媽媽向校方表示,要幫亞由美轉學到巴西人學校的1個月後。亞由美的死,正凸顯出在日本就學的外國籍小朋友,在行政程序上出了問題。

「DEKASEGI」飛去日本討工作的日裔南美人

1990年,日本修改《出入國管理及難民認定法》(簡稱《入管法》),允許日裔南美人來到日本國內工作。亞由美的媽媽是在巴西出生、巴西長大的日裔巴西人第四代,1996年一家人決定離開巴西回到日本工作。當時亞由美的阿公在大阪工作,亞由美媽媽還小的時候,他們一家住過愛知縣、岐阜縣和三重縣。

三重縣的四日市和鈴鹿市是工業重地,不少在工廠工作的工人都是在1990年《入管法》修正的背景下,來到日本討工作的日裔南美人(日系南米人)。

小補充:日系(南米)人

「日系南米人」,簡稱「日系(人)」(nikkei),是在南美洲生活的日僑統稱。有時會細分成「日系巴西人」、「日系秘魯人」等,人數上以居住巴西為大宗。 南美洲日僑社群的形成,則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國內出生率高、耕地又不足,在政府政策的推動下,形成大規模移民集團。

日文當中,「出稼ぎ」(DEKASEGI)意指為了尋求更優渥的報酬到外地工作的人,而「DEKASEGI」一詞隨著這批「日系南米人」,更因此融入了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當中,由此可見「日系南米人」社群在南美洲各國的影響力。 當年從日本漂洋過海到南美討工作的「日系南米人」是「DEKASEGI」,1990年《入管法》修正後,再度回到日本工作的「日系南米人」也是「DEKASEGI」。

剛上小一沒多久,就沒有去上學

回到亞由美一家的故事,亞由美一家人原本住在鈴鹿市,2017年春季亞由美剛上小學。然而,因為亞由美一家人講的是葡萄牙語,所以亞由美雖然是和日本人一起上小學,她其實還要先上日語課程,才能跟上正規的課程內容。

然而,亞由美因為媽媽懷孕的關係,她從4月下旬就沒有再去學校上課。亞由美還有一個差1歲的姊姊,但亞由美的姊姊在5月下旬,因為上學不聽話,而被送到兒童收容所。

班導想家訪,卻被媽媽拒絕

在亞由美沒有去學校上學的這段時間內,班導其實多次想到亞由美家拜訪,但亞由美的媽媽總是以亞由美身體不舒服為由,拒絕班導家訪。

2017年6月9日,亞由美導師發現她們家的電錶停了,沒有在動,緊急打給亞由美媽媽的手機,才得知她們一家已經搬到隔壁的四日市。

2017年7月18日,亞由美和媽媽兩個人突然出現在學校,亞由美的媽媽表示要將亞由美轉到巴西人的學校,所以要替亞由美「除籍」,除掉學籍。

「除籍」和轉學不一樣!

通常,以日本學生的情況來說,當家長和校方表示要幫孩子轉學時,校方會先和對方學校確定是否真有此事,來確保學生轉學後學籍不會出問題,而且該名學生的學籍會保留到他/她轉學到對方學校的前一天,也不需要「除籍」。

然而,亞由美是日裔巴西人,在身份上屬於外國國籍的學生,所以校方得知學生要轉學後,校方不需要聯絡或進一步確認該名學生之後會搬去哪裡、去哪個學校就讀。

亞由美的校長便說:「(亞由美的媽媽)說要去唸巴西人的小學,就沒有多問是什麼時候要去、要去唸哪一間學校了。」

有去家訪,卻沒有多問

四日市表示,亞由美一家確實在6月時將戶籍轉到四日市,四日市的教育委員會也有寄一份就學通知單給亞由美,但市政府這邊沒有收到亞由美的回信。

同年7月24日,教育委員會的負責人親自拜訪亞由美一家時,教育委員會也沒有過問亞由美的就學情況。事實上,當時亞由美已經被媽媽的同居人禁足,被軟禁在家裡。

然後她就死了

與此同時,亞由美媽媽需要剖腹產、緊急住院(7月20日),家裡只剩亞由美和媽媽的男友秘魯籍的胡歇住在一起。亞由美和胡歇單獨相處一個月左右,亞由美就死了,死亡日期大概在8月19日至20日之間。

胡歇在法院上表示,只要亞由美沒有做完媽媽指定的功課,他就會罰亞由美禁足,不讓亞由美看電視、吃點心,甚至會用拖鞋毆打亞由美。

胡歇說,亞由美是從自家二樓的樓梯摔下來而死的。但亞由美最後被人發現的狀態是,被關在一個上鎖的冷藏櫃,而且這個冷藏櫃出現在停車場的車內。

和亞由美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巴西人女高中生表示,亞由美沒有去學校上學的時候,平日都會在沒什麼人的停車場一個人騎著一台粉紅色的腳踏車玩耍。有次她和亞由美聊起天來,亞由美開心地回應說:「我9月就會去上學囉!」

日本還有多少個亞由美?

根據日本法務省統計,2017年12月底,日本境內0-18歲外國籍小朋友總人數為28萬1420人,這個數字相較於5年前多了 4萬6000人。這些增加的外國籍小朋友,主要都是像亞由美這樣,在1990年《入管法》修正後舉家搬回日本定居的日裔南美人的後裔。

當時《入管法》修正案允許日裔南美人第三代來到日本工作、定居,所以現在這些增加的外國籍年輕人口數,就是他們的孩子或孫子輩。

外國籍上學「不是義務」

根據日本《憲法》第26條,所有日本國民(擁有日本國籍)的小朋友都需要完成9年國民義務教育課程,但外國國籍者則不在此限。

日本文部科學省以《國際人權公約》為基礎,如果外國籍小朋友「本人」希望就學,則各地方政府就必須依照當事人的意願讓他/她可以上學。

RTX2RUIU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七成就讀公立中小學

《每日新聞》針對6-14歲外國籍學童人數最多的前100個地方行政單位進行調查,共7萬7500名外國籍學童當中,有超過七成(5萬7013人)就讀公立中、小學,3977人就讀外國人學校或其他不隸屬於日本《學校教育法》第一條規定的國民義務教育學校。

「就學不明」佔兩成

此外,市政府無法掌握就學狀況「就學不明」的外國籍學生,則有1萬6000人左右,相當於兩成。這些外國籍學生「就學不明」的原因包含:

  1. 留在家,但沒去上學
  2. 不清楚該名學童在哪
  3. 戶籍在當地,但可能已經回國或搬到其他縣市
  4. 就讀私立或外國人學校
三成、半數以上「就學不明」

其中,從戶籍資料來看外國籍學生人數最多的橫濱市,約4800名外國籍學童當中,「就學不明」佔了三成(約1400人)。戶籍資料上外國籍學生人數第二多的大阪市,「就學不明」人數一樣是三成左右(1307)。東京都江戶川區更有半數外國籍學童(1030人)都是「就學不明」。

人數多,不等於「就學不明」人數多

從戶籍資料來看,外國籍學生人數2034排名第五的靜岡縣濱松市,「就學不明」只有2人。以1680人僅次濱松市排名第六的埼玉縣川口市,「就學不明」的外國籍學生只有6人。

有沒有進一步追蹤差很大

濱松市和川口市能夠做到這樣的成績,正是因為這兩邊的政府會進一步追蹤沒有就讀公立中、小學的外國籍學生就學情況。

不少地方行政單位沒有進一步追縱的原因,理由都是「外國籍學生和日本籍學生不同,行政單位沒有義務進一步確認學生的就學情況」。

亞由美的媽媽也是「亞由美」

事實上,亞由美媽媽和亞由美一樣,母女倆都是「就學不明」的孩子。

1996年,亞由美的媽媽跟著家人來到日本後,先在大阪唸小學,但在10歲時被同學霸凌,從此再也沒有上學。18歲時生下亞由美的姊姊,19歲接著生下亞由美。

日裔南美人的縮影

亞由美一家就是這群回/來到日本「DEKASEGI」的「日裔南美人」的縮影。如果今天亞由美不是外國籍學生,她的學籍就不會在「除籍」後消失,成為「就學不明」的孩子。亞由美也不會因為搬家,沒有人知道她要轉去哪一所學校,沒有人接著追蹤她的上學情況,結果被媽媽的同居人軟禁,「然後她就死了。」

案例一個接著一個,沒有從源頭解決問題

在亞由美「除籍」之後,她原本在鈴鹿市就讀的小學又出現一名外國籍學童,突然全家人都消失,至今仍行蹤不明。該所小學的校長便認為,日本在制度上並沒有保護外國籍學生的受教權,沒有將外國籍學童上學列為義務,就會留下問題。

去(2018)年12月,日本再度修改《入管法》,未來到日本工作的移民工如果取得「特定技能2號」簽證,就可以將自己的家人(含小孩)接來日本一起生活。屆時外國籍學童的人數,就不只是「日裔南美人」子孫輩而已。

愛知淑德大學小島祥美副教授認為,要解決日本現在外國籍學童「就學不明」問題,就應該要按照《國際人權公約》制訂全國統一的標準,不分國籍一視同仁,保障所有學童都有受教育的機會,不要再交由各地方政府各自處理外國籍學童就學問題。

如果外國籍學童「就學不明」的問題依舊「不明」,下一個亞由美又會是誰?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