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為何要修「Uber條款」?因為App讓你租的是那台車,而不是當乘客

交通部為何要修「Uber條款」?因為App讓你租的是那台車,而不是當乘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現在合作對象是台灣的小客車租賃,而其營業範圍,即是以出租車輛供他人自行使用以收取租金為營業內容,換句話說,每一Uber App的使用者下訂單,都是在租車,而非乘車,但消費者真的知道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威克勞

今年2月,一則報導「小三嗆正宮」的新聞在平台熱燒,新聞中,小三在微博公開嗆元配:「....你知道也有四年了,你知道是我也有兩年了……」,新聞一出曾經引發短暫熱議,網友大致上對於小三的囂張多持負面評價:「從來只見元配曬小三,今天算長見識了」、「要臉不?一點點廉恥都沒有」「現在的小三都這麼理直氣壯不要臉了嗎?」、「貴圈真亂」、「妳越來越low了,果然是不一樣的人生境界」...等等。

基本上,社會再怎麼演進,大家對於合法、非法、正宮、小三還是有一定評價標準,縱使小三總是年輕美艷、光鮮亮麗又深得人夫的寵愛,但基於婚姻制度、家庭的穩定等等考量,社會上對於違反婚姻法制的愛情總難以得到普遍的祝福,縱使高唱愛情無價論,或者多年前人氣戲劇「犀利人妻」裡曾經風靡一時的流行語:「愛情的世界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依然無法改變婚姻制度的規範及原則,兩人相愛和貞操義務或許在人類的歷史洪流裡並非一貫而盅的真理,但至少是現在文明制度底下的最大公約數,畢竟,這是一個衡平過家庭制度、愛情選擇權、平等權後的折衷結果,因為如果不維持婚姻制度,可能會帶來更大的混亂。

因此,不論我們是否真心同意,或者有多少淒美的小三愛情故事值得同情,但制度依然如此。


無獨有偶,同樣在今年2月,交通部也公布了《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103條之一的預告修正草案,針對小客車租賃業使用資訊平台導致違法跨業經營客運業的問題,也將做出相當規範以落實《公路法》第34條所明定的分業營運原則,讓小客車租賃業及小客車客運業能有比較明確的區分。

然而,此舉也引起Uber的強大反撲,因為這樣的修法目的固然只是落實法律規範的分業營運制度,但卻也直接打到Uber現行模式的痛點,就是「假租賃,真載客」的現行「違法」模式將難以持續,在龐大的行銷預算力量下,各種支持Uber、檢討合法客運業(計程車)的聲音不斷發聲,包括某些名人及政治人物也趕忙表態,霎時間似乎沒有支持Uber繼續違法營運就是不夠創新、不夠進步、不夠潮。

但交通部的修法真的如此「保守」嗎?筆者先來看看所謂的分業營運原則到底是什麼概念:

一、社會演進的結果,社會分工分業的要求

律師、醫師、會計師等等專門職業人員要合法執業,皆必須考試取得各自的證照,同時依照其行業特性及公共利益接受不同的規範,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

因此,當一個律師拿著律師執照去「執行醫療業務」的時候,大家都會說他違法,叫他不可以這麼做,毫無爭議。同樣地,依照現行公路法的規範架構,將運輸業區分為九大運輸業,大致歸納為三大業別:客運業、貨運業及租賃業,同樣也是為了公路營運的公共利益下,依據不同業別給予不同規範的制度。依據《公路法》第34條規定:公路汽車運輸,分自用與營業兩種。自用汽車,得通行全國道路,營業汽車應依下列規定,分類營運:

  1. 公路汽車客運業:在核定路線內,以公共汽車運輸旅客為營業者。(客運業)
  2. 巿區汽車客運業:在核定區域內,以公共汽車運輸旅客為營業者。(客運業)
  3. 遊覽車客運業:在核定區域內,以遊覽車包租載客為營業者。(客運業)
  4. 計程車客運業:在核定區域內,以小客車出租載客為營業者。(客運業)
  5. 小客車租賃業:以小客車或小客貨兩用車租與他人自行使用為營業者(租賃業)。
  6. 小貨車租賃業:以小貨車或小客貨兩用車租與他人自行使用為營業者。(租賃業)
  7. 汽車貨運業:以載貨汽車運送貨物為營業者。(貨運業)
  8. 汽車路線貨運業:在核定路線內,以載貨汽車運送貨物為營業者。(貨運業)
  9. 汽車貨櫃貨運業:在核定區域內,以聯結車運送貨櫃貨物為營業者。(貨運業)

換言之,《公路法》對於營業汽車,是根據其營業特性及不同的管制目的,而給予不同業別的區分及規範,並明定應該「分類營運」,而其子法《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也是根據《公路法》所定的九大運輸業分章給予不同規範,基本的原則就是不得跨業(否則分業的執照管理即失去意義)。

理由很簡單,客運業以載客為共同營業的特性,因此必須特別著重在安全管理(因為載的對象是人),而貨運業及租賃業也各有其核心規範,這就是分業營運、分業管理的緣由,正如同醫藥分業後醫師、藥師也都各有核心業務,必須各依醫師法及藥師法等規定去執業,醫師不能再跨業執行藥師業務。

RTX26CMO
Photo Credit: Stefan Wermuth / Reuters /達志影像
二、小客車租賃業是出租車輛供他人自行使用,而非用於載客

Uber現在合作對象是台灣的小客車租賃業。

小客車租賃業的營業範圍,即是以出租車輛供他人自行使用以收取租金為營業內容,至於租車人租車之後如何使用,只要在合法範圍內都是租車人的權利,Uber作為租賃車的資訊平台,其媒合的內容當然是協助租賃車公司把車輛出租給有需要的租用人,每一Uber App的使用者下訂單,都是在租車,而非乘車。

縱使外觀上,因為租賃車有代僱駕駛制度(就是提供給租車人因租車後無法自行駕車,而由租賃車公司代僱一名駕駛代駕)而讓Uber的使用者變成好像是單純的搭車乘客,但實際上,雙方所訂定的就是租車契約,等於消費者是租用了該輛車,並且由租車公司代僱了一名駕駛代替消費者駕車。問題是,現況底下使用Uber的消費者真的有認知到自己是那部車輛的承租人,並且還雇了一個駕駛開自己租用的車嗎?相信絕大多數Uber的使用者,都不會認知透過Uber叫車會讓自己變成了租車人,並且還透過租車公司代僱了一名駕駛幫自己代駕。

這是因為,Uber App的介面及流程設計,完全是以客運業載客(僅需輸入上下車地點,而非租車模式是輸入租車時間)服務為基礎,而非真正的租賃車原有的業務內容所致。因此,Uber現行營運模式確實就是利用租賃業在從事客運業業務,就如同拿律師執照從事醫師業務一樣,但卻辯稱:我有合法執照啊,是合法的。但Uber沒講的是,他是拿租賃業去充當客運業使用的非法行為,縱使租賃業執照合法,但從事的行為,確屬違法。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依照現行《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0條第1項第3款規定:

「經營小客車租賃業及小貨車租賃業應遵守下列規定:

(前略)......三、驗明租車人駕駛執照內所載駕駛人姓名、住址、駕駛執照號碼及准駕車車類相符後,始得填製汽車出租單連同出租車輛交付租車人。小客車租賃業應承租人之請求代僱駕駛人時,並須驗明承租人之身分證件連同代僱駕駛人駕駛執照加以登記。

申言之,如果Uber要完全符合現行的租賃車法規,那麼每次叫Uber上車前,都必須先查驗叫車人(承租人)之身分證件!大家搭Uber的時候都有攜帶身分證嗎?司機開車前有請妳拿出身分證查驗是否為租車人本人嗎?顯然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因此,現行的每一趟Uber叫車服務,其實都不可能完全符合租賃車法規,這就是Uber「假租賃,真載客」不可能合法的原因,因為Uber真正的營業模式,其實就是以載客為主的客運業而非小客車租賃業。

RTX35COC
Credit: Reuters / Tyrone Siu

所以,交通部在2月公布《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103條之1的修正草案,針對租賃車使用資訊平台營業的部分特別增加規定,包括落實租賃業時租規定、不得巡迴待客租賃等等,其實都是原有合法的租賃業的規範,交通部只是把租賃業原有的規範訂的更清楚而已,所謂的最低起租時間一小時,原本就是合法租賃業的常態,按時、日租車,如果有真正租車經驗的人都知道,到實體租賃車公司去租車大都是按天數承租,按時承租的話也不可能只租你幾分鐘(正常租車公司會認為妳是來亂的)。

許多消費者及名人最近被Uber掀起的輿論戰所引導,不斷地提出應公平競爭、政府不該保護小黃、不該阻斷新創的說法,正如同一名光鮮亮麗的「小三」,大聲地出來嗆聲「正宮」又老又醜,憑什麼得到支持一樣,但不管小三有多麼美麗動人(否則可能也很難成為小三),小三的愛情有多麼轟轟烈烈,多麼勇敢大聲地嗆聲,但終究還是小三。也因此,這麼多名人、議員出來發聲聲援小三,甚至以嫌棄正宮(合法計程車)又老又醜的方式來而支持小三的時候,該思考的,就是在現行的法律下,正宮的正當性究竟何在?

更大的問題是,Uber是否願意好好遵守台灣法規營運,真誠地褪下小三的角色,蛻變為一個真正美艷動人的正宮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