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兼憲史《島耕作農業論》:向講求合理與效率的農業強國「荷蘭」學習

弘兼憲史《島耕作農業論》:向講求合理與效率的農業強國「荷蘭」學習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古以來,日本的農業都是以家庭為單位,與荷蘭對比之下,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若進一步細看荷蘭的農業,日本和荷蘭最大的差異在於「設施園藝」這一塊。

文:弘兼憲史

向講求合理與效率的農業強國「荷蘭」學習——如此小的國家為何能成為世界頂尖?

專門供應外銷的農作物

最早的時候,荷蘭的農業並非現在高效率的生產模式。

原先荷蘭的農業都是家庭式農業,歷經了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集約化後,才有今天的榮景。若用數字來描述這段過程,一九八○年荷蘭約有十四.五萬戶的農家,到了二○○七年減少到七.七萬戶。

其中,設施園藝面積不到○.五公頃的農戶,在一九七五年時有五九○六戶,二○○七年時劇減至六一三戶。另一方面,設施園藝面積達兩公頃以上的農戶,從一○一戶暴增到六九一戶,足足成長了七倍。

也就是說,在這三十年間,農戶的經營規模急速擴大。

此後,農業從業人員數量減少,農場的經營規模擴大,加上勞力往其他產業移動,農業從業人員每人的平均產能也隨之提升。雖然人數減少,但生產效率卻大幅度提升。

自古以來,日本的農業都是以家庭為單位,與荷蘭對比之下,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若進一步細看荷蘭的農業,日本和荷蘭最大的差異在於「設施園藝」這一塊。

荷蘭的設施園藝主要的生產項目是玫瑰、菊花、小蒼蘭等切花,還有番茄、彩色甜椒、茄子等果菜類。在二○○六年,其設施園藝的農產品產值佔全國的四成。

荷蘭的第二大強項是「草地酪農」。荷蘭的露天農地不種植其他作物,反而是用泥炭土種植畜牧業所需的牧草,這就是草地酪農。

所謂泥炭土(peat moss),就是沼澤或河湖地帶富含大量植物殘株的堆積土壤。濕地的植物生長茂密,植物死亡後沉積在下方,因底部的氧氣不足,微生物分解的活性受到抑制,而造成植物殘株分解不全,底部的土壤便含有大量的植物纖維。

在其他方面,還有食用的馬鈴薯、甜菜等農作物。園藝作物有高麗菜、花椰菜、青花菜等。另外還有肉雞、蛋雞、肉豬等集約型畜牧業。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主要作物——番茄,荷蘭的番茄自給率為百分之三一○。此外,豬肉的自給率為百分之二四○,產量遠高於國內的需求量。

設施蔬菜依品項、面積與日本相較,日本市場前三項的總合只佔全體的百分之三十七,荷蘭前三項則佔百分之八十。(譯按:意即荷蘭的農產品只有那幾樣,沒得挑。)

荷蘭的農業生產是「外銷導向型」,農產品多半因應外銷的需求,也可以說,他們並不在乎所有的項目是否在國內達到自給自足的程度。

例如,需要大面積生產的小麥等穀物,荷蘭在這項農作物上徹底棄守,這些品項全都由國外進口,也因為如此,荷蘭不只是農產品外銷大國,也是農產品進口大國。

荷蘭的農產品進口總額非常高,但其中藏了許多細節。

例如香菸、巧克力、可可脂這類加工製品,荷蘭進口原料,經過加工後再外銷成品。

以巧克力來說,巧克力的原料是可可豆,可可樹是熱帶作物,不可能在荷蘭種植,只能從過去曾為荷蘭的殖民地印尼等地進口大型農場所生產的原料豆。

世界知名的農產品貿易企業——聯合利華(Unilever)——在荷蘭設有據點,將原料的可可豆加工成巧克力或可可粉,提升可可豆的附加價值後再外銷到其他地方。除了聯合利華,像是 Droste 等標榜「荷蘭製造」的巧克力品牌也不少。

其他的還有香菸、飼料等,進口原物料後加工外銷,此加工貿易是荷蘭的強項。

此外,荷蘭也是歐陸的轉運站,來自西班牙等地的南歐蔬菜都匯集於此。荷蘭是轉口貿易的重要據點。

為了在歐洲立足

轉口貿易之所以可行,荷蘭的地理位置是重要的關鍵。

荷蘭位於萊茵河等大河的出海口,鹿特丹是條件不錯的深水港,荷蘭得以很輕易地從非洲等歐洲國家以外的地區進口農產品。其國土的地形平坦,鹿特丹的地理位置很容易透過陸路交通,與歐洲其他人口眾多的城市相連結,於是鹿特丹便成了歐洲的對外門戶。當然,從鹿特丹也可以利用海運向英國、北歐等國輸出商品。

荷蘭的貿易對象中,百分之八十的農產品外銷到歐盟(EU)各國,包括德國,很早以前就是荷蘭的貿易夥伴,荷蘭外銷的農產品有四分之一賣給了德國,其他依序有比利時、法國、英國等國。另外,荷蘭進口的農產品中,有六成是來自歐盟各國。

歐盟(EU)起源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至今共有二十八個會員國。歐盟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成立了歐洲中央銀行,隔年一月開始發行單一貨幣「歐元」。即使歐盟各國之間享有貿易免稅,荷蘭依舊貫徹以外銷為導向的農業路線。

不過,歐盟境內的免關稅是一把兩面刃。

歐盟其他國家有可能生產出比荷蘭更好、更便宜的農產品,荷蘭終有一天會面臨競爭對手。正因為如此,荷蘭很注重農業的研發工作。

荷蘭國內有六座由園藝生產者、研究機構、相關企業集結而成的 Green Port園區。我參訪了其中一座位於威斯蘭(Westland)的植物工廠。

威斯蘭在鹿特丹近郊,以前這裡就有很多溫室,因此有「玻璃的街道」之稱。

威斯蘭名副其實,大型玻璃溫室櫛比鱗次。以前威斯蘭多半是個體農戶,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農業集約化,現在都成了規模很大的企業。

荷蘭的農業之所以勝過西班牙等國,正是因為這種規模化的經營。有了經濟規模,便可帶入自動化的作業系統,提升生產效率並減少人事成本的支出,生產成本因而降低。

在威斯蘭也有品種改良的相關研究,「我們以十五年為一個時程,先興建園藝設施、拓展道路等基礎建設,當這些目標達成之後,才進入下一個階段的計畫。」負責導覽的人員說道。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