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是恐怖情人嗎?》:言語貶抑與羞辱,是控制者慣用手段

《他,會是恐怖情人嗎?》:言語貶抑與羞辱,是控制者慣用手段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申訴能發現,她們被貶抑成比垃圾還不如、她們的存在令人嫌惡厭煩,而她們是何等幸運能獲得施虐者的接納與容忍。除了口出尖酸刻薄的惡言,施虐者也剝奪伴侶的人際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麗莎・馮特思(Lisa Aronson Fontes)

高壓型控制,指得是關係中的一方以濫權施虐的過程與手段,去支配與脅迫另一方,也是社會上最常說的「恐怖情人」。高壓型控制常常讓人誤以為是愛,但是溫柔會跟中傷、脅迫並行發生,而且範疇並不只限於肢體上的暴力。

高壓型控制的伴侶也常使用「孤立」的手段,讓另一半沒有朋友與親人的援助,漸漸感覺自己的無價值感,更覺得自己無法逃離這段關係──因為他們相信,就算逃離了自己也無處可去。在《他,會是恐怖情人嗎?》一書中,美國心理諮商博士麗莎・馮特思列出了幾種最常見的高壓型控制手段,其中,言語的貶抑與羞辱,也是一種控制者慣用的方式:

貶抑與羞辱意謂著輕視某人,將對方視為較低微、較渺小的對象──當成孩子,或不把對方當成人。很多熟練高壓型控制的男人,刻意貶抑或羞辱他們的伴侶以建立他們的「擁有權」,與道德上的優越感,同時將女人的自尊自重踩在腳底。掌控型男人喜歡讓女人感覺低賤糟糕,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她越是自卑自憐,他越是自鳴得意。讓她無能為力,則他越感覺自己力大無窮。

於是,他越來越覺得凌虐有理,因為她在他心目中根本不值得被善待。如果男人覺得自己在某方面不夠優異或不如他的伴侶,那麼,他可能會貶損她拖累了自己,甚至怪罪她「把事情搞砸」。

在許多伴侶的互動關係中,難免聽到各種羞辱性的言語來回交鋒,或其中某一方可能就是粗言粗語、舉止無禮;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正處於高壓型控制的關係中。一般而言,高壓型控制關係下的貶抑是單方面出擊的,而且更為激烈也更持續不斷。從受害者的申訴中不難發現,她們被貶抑成比垃圾還不如、不可愛、她們的存在令人嫌惡厭煩,而她們是何等幸運能獲得施虐者的接納與容忍。

除了口出尖酸刻薄的惡言,施虐者也剝奪伴侶的社會網絡與切斷她們的人脈關係,免得她們受外界支助而恢復自信。她在面對與回應他的羞辱時,顯得異常脆弱而無力,因為她極其孤單。甚至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力量去抗拒或遠離這些羞辱性的言語;如果她試圖回應或反擊,那他可能會變本加厲。

在一段高壓型控制的關係下,施虐者的身體與社會需求一直是中心點,而他的伴侶的需求則不斷被壓縮、被否認、被擱置、被扭曲。他負責訂定條規,而她則被要求遵守規範。他主張自己擁有決定大小事的權力。什麼議題需要在近期內討論,他說了算。如果她做了些微不足道的小決定──譬如說,為家裡添購小東西──他總會嘲笑她的品味。他也會刻意送她顯然不合她意的禮物,然後再責怪她不珍視他送的禮物。他一意孤行,不徵詢她的意見便自作主張,當她反對時再嚴厲批評她老愛唱反調。

施虐者嘗試說服他的受害者──他比她更知道她的需要。結果是:她越來越無法為自己的生活做決定。

克萊格反覆不斷地告訴他的妻子露德,她「老是太忙碌」,她「需要學習放鬆」。於是,當克萊格盯著電腦閱讀或瀏覽網路時,他迫使露德坐他身邊,「就只是那麼坐著」陪在他身邊,而且時間越來越長。當他們的這段關係結束之後,露德回想過去時,感覺自己像隻訓練有素的狗,被主人綁在身邊,要求「乖乖坐好」。克萊格想方設法說服露德他一心為她好,也知道什麼對她最好。

有時候,施虐者會將羞辱的言語對準伴侶的優勢與強項。如果伴侶以自己的外表為傲,則他會對她的外型評頭論足。如果她對自己的廚藝自信滿滿,則他不只批評她的廚藝,還故意延遲回家晚餐時間,確保這些食物經過加熱後而過熟,那他便逮到機會挑剔一番。另一方面,有些掌控型男人卻偏好選擇攻擊伴侶比較缺乏安全感的地方。譬如,如果一個女人覺得自己太胖,則她的伴侶可能叫她「胖牛」。如果她覺得自己不夠聰明,則他會反覆不斷地說她「愚蠢」。

掌控型男人經常使女人在公開場合中自覺卑微,處處不如人。

亞瑟堅持他的太太露絲在公眾場合中,要保持眉目低垂,不可高調或直視他處。他會在餐廳替她點餐,也會在對話中代替她回答所有提問。當兩人走在人行道時,亞瑟也堅持露絲要走在他前面,好讓他可以隨時監控其他人與她的互動。

無時無刻不貶損的言行舉止,使受害者心力交瘁,也戕害並癱瘓她反抗的能力。如果不把自己放在更長遠的危機中來考量,深陷貶抑窘境的女性通常不能採取任何積極的回應,來反擊這些限制與羞辱。

屈服於高壓型控制的人,鮮少會問自己這個問題:你需要什麼來讓你這一生感覺像個完整而自由的人?

她們可能不止一次被提醒,這是個自私的問題。但事實上,這是個關鍵而必要的問題;而且值得你每一天捫心自問好幾次。不斷釐清與認定你的需要,可以指引你朝向目標前進。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他,會是恐怖情人嗎?:我的親密關係診斷書》,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麗莎・馮特思(Lisa Aronson Fontes)
譯者:童貴珊

「高壓型控制」(Coercive Control)是指在一段親密關係中,某一方使用暴力威脅手段來支配和掌控另一方的行為。這種貌似愛的控制,容易讓人混淆,因為熾烈的愛與威脅、孤立、懲罰、傷害同時並存。

高壓型控制關係比我們以為的還要幽微,有時,外人根本無法從伴侶關係中看出任何跡象。許多高壓型控制的加害者,經常會在外顯的關係互動上,刻意為自己營造美好的形象。

高壓型控制的時程可以長達數個月、數年甚至數十年。隨著社會時代變遷,由女性發動壓迫的案例也逐漸增多,作者馮特思博士在此書中,亦針對外來移民女性、同性伴侶、青少年戀人等關係中的高壓型控制有所著墨。

如果你自己或你所關心的人,正深陷在高壓型控制的困局之中,這本書不僅提供了希望與解答,也給出了許多可行的評估與計畫。馮特思博士以她曾身為高壓型控制受害人的親身經歷,結合長期的專業研究,為讀者整理出重要的參考指標與行動方向。

getImage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出版社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