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女性將包頭巾視為必要,是否會影響以「開放、進步、自由」為榮的印尼?

穆斯林女性將包頭巾視為必要,是否會影響以「開放、進步、自由」為榮的印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說由此可證明,在印尼本地發展的伊斯蘭教,一直以來是不拘泥於這些外在的形式,且心態上也更包容。但現在在印尼蔓延的風氣,卻是以頭巾「區分」信奉伊斯蘭教的「真誠」程度,

近兩年若在印尼,會發現相較於前些年,甚或我剛至印尼的十多年前,包上頭巾(印尼語:Jilbab)的穆斯林女性比例劇增,以往大抵不到一成,但現今卻至少可見五成以上的穆斯林女性將包頭巾視為必要之舉,在工作場合、公共場所,舉目所見,各式各樣色彩豐富風格各異的頭巾常在眼前飄逸而過,常吸引我忍不住多看兩眼。

老實說,本來就不太趕流行的我,實在沒想過原以為簡單樸素的穆斯林頭巾,卻也可如此千變萬化。兩三年前,因為印尼本地幾位當紅演藝界人士開始戴上頭巾,公關照片、拍攝影片、從事演藝事業時,都將頭巾納入整體設計的一環,因而霎時間頭巾好似在整個印尼社會爆紅,成為時尚的象徵,就好比英國凱特王妃穿過的衣服總是搶購一空般。

日前有機會與印尼最大女性雜誌Femina的總編輯兼營運長餐敘,她擔任Femina主編一職至今已超過15年,對於印尼多年來的時尚的脈動可算是最佳見證者。我們聊著談到這股頭巾潮,她卻顯得有些憂慮,她擔心這股風潮背後,是來自中東極端伊斯蘭教義組織,試圖影響一直以來以建立「開放、進步、自由」的伊斯蘭教國家為榮的印尼。她也憂心這些極端組織試圖運用特定人士與媒體,讓印尼建國至今自由平等的民風開倒車。

她說她小時候成長在萬隆(Bandung,印尼第四大城市),大家族一直以來都是信奉伊斯蘭教(她是印尼原住民),周遭的親朋鄉里,通通都是信奉伊斯蘭教,但即便是三四十年前那個保守的年代,穆斯林女性在印尼戴頭巾的是少之又少,頂多會看見一兩位老太太在頭上披上一條長巾做象徵,像如今這樣用頭巾緊包的方式當時也甚是少見。

image1
Photo Credit:賴珩佳
包著頭巾的穆斯林女子經過選舉看板

她說由此可證明,在印尼本地發展的伊斯蘭教,一直以來是不拘泥於這些外在的形式,且心態上也更包容。但現在在印尼蔓延的風氣,卻是以頭巾「區分」信奉伊斯蘭教的「真誠」程度,外型上也藉著「頭巾」與其他宗教有更明顯的區隔,她認爲這對國家的融合、社會的安定等更增添了負面的能量,這股力量不容小覷,令人擔憂。

這也讓我聯想到將在4月17日舉行的印尼總統大選。2014年以如日中天的聲勢當選的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不論選前選後都不斷向人民強調,國家該不分宗教種族彼此共榮。但在這次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他卻選擇了宗教色彩強烈的伊斯蘭教士聯合會主席安明(Ma’ruf Amin)為副手,為的就是與對手普拉伯沃(Prabowo)所提倡的「將印尼建設成偉大的伊斯蘭教國家」分庭抗禮。

普拉伯沃的政見包括增建宗教學校(意指伊斯蘭教學校)、與將印尼建設成世界的伊斯蘭金融中心(Islamic Banking(註))等等,意圖激化印尼將近87%信奉伊斯蘭教的人民,冀以此策略催出可觀的選票。

即便普拉伯沃的副手,是剛當選雅加達副省長不到一年,旋即決定投入總統選戰的桑迪(Sandiaga),離「做好做滿」還有一大段距離,媒體上批評聲量卻是微乎其微,由此或可窺見此組候選人的選戰策略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似乎奏效。若女性包頭巾風潮背後真有某股勢力的刻意推動,是否與此選舉策略有交叉關係、加乘作用,實在耐人尋味。

RTS1WTGK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任印尼總統佐科威與競選副手安明(Ma'ruf Amin)

雖說現任的佐科威總統以清廉愛民著稱,但巨大的國家機器與官場文化卻非一人說改即改如此容易。另外,佐科威任內雖有多項重大工程的投資與建設帶出差強人意的經濟成長數字(根據世界銀行組織的資料顯示,印尼2018年的GDP為5.2%),但其實如火如荼的世界貿易大戰,讓許多進不了歐美等國的產品(尤為中國製產品)因而傾銷到無需關稅的東協國家如印尼,可惜印尼政府卻未能及時反應處理,導致本地許多製造業與零售產業者苦不堪言,也讓許多人開始懷疑佐科威領導的政府其應變能力與執行能力。

加上印尼盾已跌至近20年來最低值(印尼幣值在2018年就跌了8.93%)等因素,民間實際的經濟力實為重挫。經濟不盡人意,民心就易思變,佐科威的願景再美好,也總要讓人民生活有感才得以支撐,否則就讓對手有了可趁之機。

《21世紀的21堂課》作者哈拉瑞(Harari)所提出「民主投票訴諸於感覺,而非理性」的論點,我讀後覺得很有趣也頗有同感。想想政治人物們講話總是口沫橫飛、慷慨激昂,或許早已清楚這個道理。2014年的總統選舉,佐科威以將近6%贏了普拉伯沃,再過一個月又將第二次交手,目前民意走向似乎仍是五五波,端看這一個月兩大陣營營造的社會氛圍如何影響選民投票那刻的「感覺」。

不論選舉結果如何,我多麼希望,選舉的激情過後,印尼仍能踏在向前行的道路上,不論包著頭巾與否,人民臉上的笑靨依然燦爛,心中仍是溫暖敦厚,一如往昔。

(註)伊斯蘭金融的基礎是根據回教可蘭經所規定教義發展而出的特殊金融體系。詳請請參照小作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