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沒演的黑暗倫敦:凶刀、硫酸、機車搶匪,和不配槍的英國警察

電影沒演的黑暗倫敦:凶刀、硫酸、機車搶匪,和不配槍的英國警察
photo credit: REUTERS/Neil Hall/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座城市,雖然不像小說筆下的壞蛋猖獗,日常中的小奸小惡也夠氣人,從青少年的持刀犯罪、近來越發「流行」的潑酸,到連當地人都頭大的機車搶匪,以不配槍聞名的英國警察又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說到倫敦治安,雖然不像影集《內政保鏢(Bodyguard)》中的恐攻齊發,也不像《路瑟督察(Luther)》中的愉快犯亂竄,但作為一個容納880萬人口的國際大都市,且海納百川廣招四方(好啦,至少在脫歐之前是),無論文化、階級、種族衝突都難免,跟台灣小國好民的治安狀態,完全不能比。

留學生或許較少遇見,但長居倫敦的人,必曾耳聞或目睹過持刀犯罪案。

持刀作案的理由以攻擊為大宗,搶劫緊追在後。住在「好區」的朋友前幾天才發文抱怨家附近地上多了一大灘血;也曾聽說朋友深夜回家時在路上遭搶,全身財物洗劫一空外,搶匪連她手上的餅乾都不放過。

驚人的是,去年持刀犯罪的人中,有5分之1是未滿18歲的青少年,這也是8年來最高的數字。

關於青少年持刀傷人的原因在英國一向爭論不休,政府報告將問題歸咎給藥物與社群軟體,然而,此類案件從2015就持續發酵,至今無解。部分青少年輔導團體如Ben Kinsella Trust認為青少年犯罪的問題是貧窮,他們群聚於街角、快餐店聚集,無所事事,因網路上的糾紛一言不合就開打。過去,暴力的發生僅限於口耳相傳,然而社交網路的興起使得紛爭被數十倍轉發,星火燎原下引起更大的戰爭——區域糾紛(postcode wars)。

RTX26RSB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區域糾紛和青少年幫派息息相關,無論市郊的Walthamstow,還是北倫敦Tottenham,好區壞區皆被毒販與幫派劃地為王,他們為了生意、為了面子在地盤間起衝突,使得部分倫敦青少年不敢越出自己的區域一步。此外,幫派領袖在社交軟體上炫耀其奢華的生活來招募新的成員,烈酒、玩伴、藥物,青少年受吸引進入幫派後,被年長的幫派成員指使從事犯罪。這也是為何青少年刺傷事件中,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年紀都小的驚人,某種程度上,他們也是食物鏈底層的犧牲者。同時,這也解釋了為何即使青少年持刀犯罪的再犯率很低,但案件的數量不斷攀升。

警察預算的縮編也是問題。2009年前英國還設有警哨站供警方巡邏用,然而現任首相梅伊(Theresa May)擔任內政大臣時期,因為警察對於少數族裔和黑人傳出有執法不公的傾向,加上執勤盤查權(stop and search)是否正當的議題發酵,內政部大量裁撤了警哨站,接著就如許多員警所感覺的,「鄰居警察」功能下降,警察不再介入社區,導致無法有效排解社區糾紛。

不過,就數據上來說,2009到2013持刀犯案數字其實是逐年降低的,因此上述的推論準確與否仍待商榷,但是警察人數減少,使其得疲於奔命於各式案件,倒是毋庸置疑。

(英國歌藝雙棲的藝人Ben Drew在2012年的電影《Ill Manors》中,就演出了倫敦底層的青少年犯罪問題)

為了降低青少年持刀犯罪,英國制定法規,要求買刀要看身份證件確認年滿18歲,但也因如此,倫敦市的犯罪者卻改用硫酸或其他化學藥品作為替代。由於酸類並不會直接致命,但其腐蝕性也會造成身體和心靈永久的損傷,它有時被用來懲罰違規的幫派成員,甚至作為宣洩仇恨的道,另外,許多起潑酸案也和白人至上種族主義或感情糾紛息息相關。

潑酸的高峰為2017年,那年春天甚至有男子在東倫敦Dalston的夜店Mangle E8,朝人群丟擲腐蝕性溶劑,造成22個人灼傷。爾後英國修法,將潑酸的刑責提高到跟持有刀械一樣,潑酸案才逐漸減少。在此之前,無論任何年齡的人都能自由購買腐蝕性物質。話雖如此,酸類輕便易持有的特性,仍然讓它在搶劫案中佔有一席之地。倫敦的犯罪者利用結合摩托車與酸類,至今倫敦人仍不時有朝路人潑酸趁機搶包包手機的案件。

講到摩托車,怎麼能忘記倫敦最具地方特色的犯罪案:摩托車/單車搶手機。

在倫敦要分辨觀光客最好的方式,就是看那人會不會靠著路邊狂拍照、傳訊息或是查Google地圖,如果這麼做,肥羊,肯定肥羊。網路銀行盛行的倫敦,人們早就不仰賴現金交易,因此,一個人全身上下最值錢的莫過於那台手機。BBC 2018的紀錄片「Inside Britain's Moped Crime Gangs」便記錄著飛車黨如何瞄準獵物,尤其是戴著耳機等待過馬路、以為自己將手機拿很穩的人。他們輕巧地掠過人們身邊,手落手起,行人尚未意會過來時,手機便消失無蹤,朝著黑市永遠不回頭。

比起持刀和潑酸,搶劫手機才是倫敦人心目中最日常而惱人的犯罪。由於曾發生警方追捕搶手機犯人時,犯人自撞身亡的案件,好長一段時間警方只能眼睜睜看著犯罪揚長而去。然而現在不同了,倫敦警方乾脆地訓練了一支擅長開車的專案小組,他們技巧性地圍捕犯人,將犯人撞下機車而不受傷害。雖然影片看得很療癒,但警方是否執法過度的問題也浮上檯面。

說得似乎嚴重了些,然而倫敦作為一個容納各種人類的大都市,出現這些問題,真也難免。

這座城市,雖然不像柯南・道爾筆下的壞蛋猖獗,日常中的小奸小惡也夠氣人。今天的倫敦市政府,目前仿效蘇格蘭將暴力事件定調為疾病,培養了一群前幫派份子,希望能借重他們的經驗深入各社群,從源頭解決問題,在青少年尚未成為犯罪預備軍時拉回正軌,然而這個計畫一來許多人批評預算不足,加上倫敦作為一個大都會,也不若蘇格蘭問題單純。

話又說回來,以一個大城市來講,倫敦治安其實算不差了,只要平時提高警覺,別單獨走夜路、看到狀況不對閃遠點了,遇上犯罪的機率其實比因種族歧視被人在路上喊「滾回去」的機會,還要低不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