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後回頭看克魯伊夫的「天鵝絨革命」

九年後回頭看克魯伊夫的「天鵝絨革命」
Photo Credit: Toby Melvill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九年過去,雖然克魯伊夫已經離開人世,但我們仍然可以隱約察覺到他提倡的改革帶來的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能鳴

九年前的歐洲聯賽冠軍杯分組賽,由馬田祖爾(Martin Jol)帶領的阿賈克斯作客聖地亞哥·伯納烏球場挑戰由穆里尼奧(José Mourinho)帶領的皇家馬德里,一如外界所料,主隊憑阿尼塔(Vurnon Anita)的烏龍球與伊瓜因(Gonzalo Higuaín)建功以2比0輕取阿賈克斯,畢竟這個年頭荷蘭足球已是明日黃花,面對如日中天的西班牙足球落敗也是非戰之罪。

然而在賽後,阿賈克斯的傳奇克魯伊夫(Johan Cruyff)卻大感不滿,「這再不是阿賈克斯了……這甚至比1965年米高斯執教前的阿賈克斯更差(This isn't Ajax anymore...this Ajax is even worse than the team from before Rinus Michels’s arrival in 1965.)」他在《電訊報》(De Telegraaf)的專欄寫道。

克魯伊夫的理想

對克魯伊夫有一定認識的人都會理解他的言論只是一貫的埋怨,卻沒有人會想像到他的埋怨會引發一場名為「天鵝絨革命」(The Velvet Revolution)的變革。九年後的今天,帶領變革的領袖早已撒手人寰,然而從前撒下代表改變的種子卻似乎踏入收成期,阿賈克斯繼2016-17球季奪得歐足總歐洲聯賽亞軍後,今年更相隔13年後首次晉身歐聯淘汰賽階段。

九年後的今天我們或者應該回顧這場變革的經過,重新定義它的成敗。

克魯伊夫的批評毫無疑問是出阿賈克斯熱愛,眼見愛隊被他討厭的穆里尼奧擊敗,他自然會感到憤慨,但有一部份卻是出於他對理想的追求。對克魯伊夫而言,一支理想足球隊的架構應該以足球員為主導,由球會的主席、董事會到總監、教練這些有重要決策權力的職位應當由有球員背景的人仕出任;現今阿賈克斯管理層太側重商業元素,只有徹底改革球會架構,停止花費大額轉會費在貴價的外籍球員身上,把對發展重點放在年輕球員的培訓才能使阿賈克斯走出90年代以來的低谷。

推翻阿賈克斯管理層

雖然克魯伊夫的名聲在荷蘭球壇有很大的影響力,但要成就重大變革單靠他一人是不能夠成功,所以當所有人認為他的不滿只留於文字渲泄時,他在暗中已經招募了鐘克(Wim Jonk)和博格坎普(Dennis Bergkamp)兩位與他意見接近的名宿策動這場「政變」,推翻腐敗的阿賈克斯管理層。

「政變」的第一步是打一場聲勢浩大輿論戰,而克魯伊夫專欄就是這場戰役的第一槍,此後,克魯伊夫一伙人一方面向外界宣揚他們的理念,另一方面指責阿賈克斯的管理層,把成績低落的責任歸究於他們商業化的決定。透過他們的名氣與聲望,克魯伊夫一方得到兩大球迷派系F-side與Vak410支持,在這段輿論戰期間,每次阿賈克斯的比賽進行到14分鐘,這兩派系的球迷都會站立並高叫:「Stand up if you support Johan!」的口號。

顯然在這場「天鵝絨革命」的第一役,克魯伊夫陣營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他們取得廣泛民意支持,而下一步就是等待阿賈克斯管理層的反應。

礙於阿賈克斯在當時的成績下滑,在此前球隊已失落7年聯賽冠軍而且債台高築,再加上球迷外部的壓力,管理層最終決定作出讓步,行政總裁雲達布爾(Rick van de Boog)被解僱,由管理顧問坦希夫(Steven tan Have)、律師奧菲斯(Marjan Olfers)、公關顧問羅莫(Paul Romer)加上戴維斯(Edgar Davis)及克魯伊夫組成5人委員會負責球會改革。

克魯伊夫在短時間內成功說服其他委員會成員,聘任他的伙伴鐘克擔任青年軍個人技術教練、博格坎普擔任一隊助教,並且由青年軍領隊提拔法蘭迪保亞(Frank de Boer)取代被解僱的馬田祖爾成為一隊教練,在幾個重要的人事任命上克魯伊夫似乎又贏得一場勝利,然而在行政總監的人選上一眾委員會成員卻遲遲未能取得共識,而且引發如鬧劇般的衝突。

林球立vs.范加爾

克魯伊夫向委員會成員建議聘用他的前隊友、擁有中國血統阿賈克斯名宿林球立(Tschen La Ling)為行政總監。林球立除了是克魯伊夫非常信任的隊友外,也是少數敢於與向克魯伊夫提相反意見的球員,所以我們可以理解克魯伊夫視林球立為提供客觀意見及制衡團隊迷思的人選。

然而林球立在退役後其實沒有豐富的球會管理上經驗,因此其他委員會成員都他抱有懷疑。在行政總監的任命上委員會成員維持了4個月的膠著狀態,對於一間頂級球會而言這個狀況絕對是異常,此時范加爾(Louis van Gaal)的名字漸漸在委員會成員的人選名單上出現。

相對於林球立,范加爾毫無疑問是更加合適的人選,擁有豐富的執教經驗、理解球會的運行、敢於作出改變,在種種能力、因素下范加爾都是比林球立更加合適的人選,但范加爾與克魯伊夫關系卻非常惡劣,有克魯伊夫在場的會議上,委員會成員根沒有可能取得共識、任命范加爾為行政總監。

AP_110330048205
Photo Credit: Manu Fernandez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天鵝絨革命」的陰暗面

在一次會議上,事情出現重大轉機。克魯伊夫身處巴賽隆拿慶祝女兒的生日,錯過委員會成員的來電,會議上不會再有反對范加爾任命的意見,在席的4位成員很快就取得共識,把聘用范加爾為行政總監的建議交上董事會決定。

在2011年11月,阿賈克斯董事會宣佈范加爾將會成為新任的行政總監。對於委員會與董事會的決定,克魯伊夫極為憤怒,指責委員會與董事會沒有充分咨詢他的意見,違反程序公義並要求法庭對行政總監的任命作出裁決。最終上訴法庭宣佈,委員會成員刻意忽略克魯伊夫的意見,並裁定范加爾的聘任無效。

克魯伊夫雖然在法庭上取得勝利,但卻引來部份球迷質疑他用人唯親、公私不分。

天才對天才的評價

天才對天才的評價往往是最為誠實,早在2008年天才射手范巴斯滕(Marco van Basten)擔任領隊時,曾與擔任技術顧問的克魯伊夫合作過(筆者按:克魯伊夫在2008年重返阿賈克斯擔任技顧問,但在短短一個月便以意見分歧為由而離職),當時范巴斯滕就指出克魯伊夫的計劃太激進。

時間回到2011年,克魯伊夫在行政總監的官司勝訴後繼續其改革,而阿賈克斯則後上姿態取得以聯賽冠軍,但這絕不能歸功於克魯伊夫的計劃,因為當時球隊依賴一些外購的外籍球員或高峰已過的回流球員組成。克魯伊夫的改革需要長時間投資才能成功,但因為性格缺陷,他始終不能見證改革成果。

在2012年4月,克魯伊夫再以意見分歧為由,辭任阿賈克斯的工作。

判斷改革成敗言之尚早

九年過去,雖然克魯伊夫已經離開人世,但我們仍然可以隱約察覺到他提倡的改革帶來的影響。

在2016-17年奪得歐霸杯亞軍的球季,阿賈克斯就有多位年輕球員——例如克拉森(Davy Klaassen)、范德貝克(Donny van de Beek)、迪列特(Matthijs de Ligt)、克魯伊維特(Justin Kluivert)、弗蘭基·德容(Frenkie de Jong)等——成為球會主力,後者更而破紀錄的轉會費在下個球季加盟巴賽隆拿;在球會管理上,阿賈克斯亦吸納了多位名宿如奧維馬斯(Marc Overmar)、范德薩(Edwin van der Sar)擔任重要崗位。

種種現象似乎都指向克魯伊夫「遺計」功效,但筆者認為要留意一些重要數據,近年阿賈克斯出售最昂貴的球員中,就只有克魯伊維特、克拉森、比連特(Daley Blind)及斯奈德(Wesley Sneijder)來自球隊青訓,而觀乎一眾外流青訓球員的表現或職業生涯,只有斯奈德能稱得上成功。要判斷克魯伊夫改革的成敗仍然言之尚早。

在商業為本的當代球壇,青訓的背後往往依賴著一班尋找黃金彩票(Golden Ticket)的球探;筆者不會質疑克魯伊夫的理念,但現今球壇某程度上只是為球迷帶來假希望,培育年輕球員從前可能是球會的傳統,現今青訓其實只是小球會長遠收入的另一包裝。

參考資料︰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