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發起「言論自由牆」,被學校判了停學一年不得上訴

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發起「言論自由牆」,被學校判了停學一年不得上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校方為了殺雞儆猴,在缺乏實際證據和解釋的情況下開先例重判四名學生,告誡往後的學生不能違背校方的意願,因為在威權統治下,當權者就是有能力清除異已——我本以為這些只會發生在極權國家,想不到極權的不一定是國家。

文:林穎恒

我是第25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的會長,我被學校判了停學一年,不得上訴。

事情始源於2018年9月24日,學生會為了記念雨傘革命,將校內的民主牆改名為連儂牆(Lennon Wall),並把原本十多條煩擾的民主牆規條刪減至三條,鼓勵同學發表自已的言論,擴大言論的自由空間。同時,我們亦相信身為大學生,同學們都應有自覺性,而不是用規條限制什麼可以説、什麼是不可説。一切的目的,就是單純地透過連儂牆讓同學謹記「雞蛋」們為了民主、為了公義,而奮起抵抗港共政權的香港歷史,希望同學可以反思現在香港的狀況,在連儂牆上發表和討論。

我們本打算維持兩星期試看同學的反應再作檢討和改善,可是最終的結局卻是兩名同學需要進行社會服務、一名同學被立即停學一年,還有一名被即時退學,並終生不會再獲取錄。

人民為什麼反抗?因為受到了壓迫

自上任以來,校方曾威脅過停止協助學生會收取學生會費,亦曾提出收回學生會管理的大樓和房間,更對我們的活動加以審查,處處阻攔。每一次雖然我們據理力爭,但仍未有升級的抗爭行動,希望可以為同學福祉,盡量配合學校,但校方則視學生會為病貓,步步進逼,最後向民主牆伸出魔爪,把我們逼至死角。

民主牆改名為連儂牆後, 學生會便在9月26日收到教務長來電,表示當天要跟我們開一個臨時會議。為了尊重校方,同時又擔心有特殊情況要處理,於是無論當天的日程有多麼繁忙,我們最終都選擇把一切事宜推辭,跟校方會面。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這個會議拉起了一切的序幕。

在會議中,學務長表示因學生會改變了民主牆的規條及民主牆的使用方式,所以限我們在24小時內把連儂牆拆下來。我當時感到十分奇怪,只因我曾詢問過歷屆的學生會成員,他們均表示學生會擁有民主牆的絕對管理權,民主牆規條的制定及修訂,自然也是由學生會負責。既然如此,此次事件為什麼自己修改訂下的規條,突然要學校恩准呢?

至於,我們被指改變了民主牆的用途更是令我摸不着頭腦。以前的民主牆也不過是學生會的告示板,是後來才由學生會自行決定改變其用途,供同學作為發表言論的平台。更重要的是,民主牆和連儂牆除了名字相異以外,性質和用法就跟以往沒有分別,又何來有改變其用途之說?然而,校方對所有疑點所存在的態度是:現在不是跟你理論,我們只是「通知」你們,還有民主牆不是給你們寫上敏感字眼的地方(當時有香港獨立的字眼在連儂牆上),而是用作學術討論。

會議的內容就是那麼直接而粗暴,面對突然其來的「通知」和不合情理的要求,以歪理掩蓋打壓言論自由的意圖,我等絕不妥協。

AP_143414009869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終於找到學校高層「討交代」之後,卻是暴風雨的開始

9月29日凌晨時分,有同學拍下學校保安將連儂牆拆毀並蓋上鮮紅色的畫紙一幕。

當我回到學校後,見到染紅的「民主牆」上張貼着校方告示:民主牆已經不再由學生會管理,而是交給理工大學學生事務處管轄。所謂在學校的管轄,就是每當有同學嘗試在紅紙上貼上評論,但第二天的凌晨又會有保安把評論字條拆下,並換上新的紅紙。自從民主牆被「染紅」後,同學唯一自由表達聲音的平台都被破壞,面對強權對待學生權益和學生會的管理,將言論自由、學術自由踐踏於地,這種有違大學之道的做法,讓我意識到這個牆,我一定要死守到底,要不然這間大學只會崩壞下去。

在9月29日起,學生會開始在牆上掛起黑布,並把其他學生會管理的報告板換上黑紙,每天在校內數個地點設立街站,向同學講述事情源由,我們又收集同學和學生組織的簽名 (最終有4000多個簽名和50多個學生組織聯署),同時學生會也張貼大字報要求學方清楚交代拆毀民主牆的因由,希望得到一個合理的答覆。可是過了一個星期,就算我們再多次給電郵校方,也完全收到任何回應。面對校方對學生訴求的無視,我們無法讓事情拖延而消耗下去,無奈之下只能直接找校方高層討一個合理的説法。

10月4日,一眾學生為了捍衛大學的聲譽,無奈下靠著碰碰運氣的心態走上我校的「李嘉誠樓」(即行政大樓),希望透過直接會面能讓事情有所進展。我們到達行政大樓的17樓,本是希望透過秘書通傳負責相關決定的高層前來跟我們商討,但等待過後,校方卻派了物業管理的高級保安打發我們。隨後我們再請高級保安直接往18樓(即校長室)通傳,希望校方不要再躲避學生,高級保安也答允我們很快就會有人下來與我們見面,於是我們便再次等待。

可是再一次令我們感到失望的是,校方根本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安排任何高層人員前來跟我們商討,所看見的,只是一個個高層人員在18樓的後樓梯偷偷離開的一幕。

眼見如此,我們也管不了保安的阻撓而直接往18樓走上去,但那時候高層人員都差不多走光了,就剩下一個代理副校長和學務長來不及離開。我們心急如焚,希望兩位還沒離開的校方高層可以代為向我們解釋清楚狀況,但他們只是不停帶我們「遊花園」,最終還是沒有給出一個答案。

因為這一天,暴風雨開始無聲無息地向我們來襲。

10月4日,我們再次向校方邀請出席公開論壇,可是再一次了無音訊。最後,在10月5日,我和學生會評議會的主席宣布絕食明志,以表對捍衛民主牆的決心。縱然在絕食44小時後,校長終於願意歸還民主牆的管理權於學生會,可是在這44小時內,不單沒有任何一位校方高層來過與絕食的學生見面,更可笑的是因爲一些校園活動,校方竟放置爆米花機和棉花糖機在絕食學生身邊。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