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掉補選又面臨巫伊結盟,馬哈迪困境中炒作「星馬議題」已非頭一遭

輸掉補選又面臨巫伊結盟,馬哈迪困境中炒作「星馬議題」已非頭一遭
AP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黨和巫統非正式結盟,對希盟來說雖不至於是致命一擊,但肯定是雪上加霜。馬哈迪隔天就在星馬水供問題上發表意見,表示星國不會要把和大馬的水供糾紛帶上國際法庭,因為「如果是這樣,他們會輸」。

文:沈澤瑋

馬國政治亂糟糟,馬哈迪壓力越來越大,用福建話講就是「bo ho seh」,輸掉了好幾場補選,從金馬倫士毛月晏斗也是場硬仗。

馬國媒體報導,伊斯蘭黨和巫統決定非正式結盟,兩黨會在國會及補選合作,這場政治婚姻現階段對希盟來說雖不至於是致命一擊,但肯定是雪上加霜。

兩次補選的馬來選票已經表現不理想,巫伊兩黨眉來眼去更證明是搶攻馬來選票的不二門法,希盟下屆大選還有戲唱嗎?當然,馬哈迪還是希盟不可動搖的盟主,凝聚這個脆弱的執政聯盟還得靠他,但經過幾次補選失利,這位94歲老人在內外夾攻的窘境中已越陷越深。

不讓人意外,就在希盟近期輸掉雪蘭莪士毛月補選之後,馬哈迪隔天就在星馬水供問題上發表意見。他表示,新加坡不會要把和大馬的水供糾紛帶上國際法庭,因為「如果上國際法庭,他們會輸」。馬哈迪還老調重談表示,馬國以每1000加侖3仙的價格賣生水給新加坡「是很荒謬的」。

有句話說「會叫的狗不咬人」,用在馬哈迪身上再貼切不過,也就是說他越是高分貝喊話,就越不會有實際動作。還找那位被曝持假學歷的柔佛州務大臣出來對外放話稱:州政府計劃往後不再依賴新加坡的淨化水源,柔州要「靠自己」。

「靠自己」從2004年就喊得震天響,不管是要製造「飛天車」還是處理淨化水,新加坡外交部清楚表明立場不變,任何一方(包括柔州)都得遵守1962年簽署的水供協定,任何一方都不能單方面修改協定條款。

馬國政治人物可能唬弄了自己的國民,但做為鄰居的新加坡也被視為十分倒霉,因為當內部政治不穩定,就三番兩次拿新加坡來轉移焦點,怪不得最近有數據說,去年到馬國玩的新加坡遊客人次減少近15%。若馬哈迪身陷困境、找不到出路,新加坡是否該繼續倒霉?

看看馬哈迪的「外敵」和內鬨,看完就知道馬國政治前景動蕩難安:

「外敵」:被伊黨和巫統的種族及宗教主義綁架

金馬倫補選輸,士毛月補選也輸。兩次都是伊斯蘭黨和巫統聯手搶下絕大部分馬來票,希盟的馬來選票流失。希盟的馬來支持票本來就不高,上屆大選只拿下25-30%的馬來選票,下屆大選很不妙。

自去年12月,《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這五個英文字母被伊斯蘭黨操作成「反伊斯蘭、反馬來特權」的詞彙之後,馬國種族宗教政治這輛老車就踩不住剎車,一路往前衝。

財政部長是華人、總檢察長是印度人,以及馬來籍消防員在興都廟衝突中喪命,都被有心人操作成希盟政府已由非馬來族掌控的假象,據說鄉村馬來選民還真相信。網上甚至一度出現毀謗民主行動黨具「反馬來人、反伊斯蘭、親共產主義、親猶太復國主義」議程的謠言。

巫統與伊斯蘭黨決定非正式結盟,肯定是為選舉考量,這無疑給希盟更大的壓力。有輿論擔心,希盟被伊黨和巫統的種族及宗教主義綁架,大家為搶馬來和穆斯林選票市場而比賽看誰更加「伊斯蘭化」,這種在政治意識形態上走宗教主義偏鋒的玩法,不僅將壯大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也將把馬來政治推向更激烈的鬥爭漩渦中。

AP_1734215255270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斯蘭黨和巫統決定非正式結盟,兩黨會在國會及補選合作。

內訌:3月「政治巨變」傳言流竄

馬國3月「政治巨變」的傳言流竄,還出現「倒馬」名單包括安華、副首相旺阿茲莎、林吉祥、林冠英等人。無風不起浪,為什麼會有這些傳言呢?

馬哈迪的土團黨東渡沙巴擴張政治版圖,還接收六個巫統黨員,一躍成為成為國會第四大黨,引起盟黨猜疑。明明說好將傳位給安華,但行動上卻又傳遞另一種信息。新成立的經濟行動理事會,竟然容不下「未來首相」安華。

一邊刻意將公正黨主席安華邊緣化,一邊拉拔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甚至有傳言稱阿茲敏將出任副首相。這麼盤根錯亂的黨內關係,你說這個執政聯盟能不分崩離析嗎?難怪雪蘭莪和吉隆坡上個月出現印有公正黨黨徽的橫幅,公開要求馬哈迪下台並讓安華接班。

馬國政壇動蕩不安,倒霉的是新加坡,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吳作棟總理1990年至2004年執政時期,馬國首相正好就是馬哈迪。那時星馬關係風雨不斷,水供協議、丹戎巴葛火車站的遷移、白礁主權問題、西馬工人的公積金問題等雙邊議題都難談攏。這期間,馬哈迪正好也面對國內諸多嚴峻考驗,包括亞洲金融風暴,安華被革職,1999年大選烈火莫熄效應導致國陣流失大量馬來選票等等。

那場由伊黨挑起的「反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上演,在那之前的幾天,也就是12月4日,馬國交通部長陸兆福就在國會上表示,有意收回自1974年開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領空的控制權,還說新加坡為提升實里達機場而公佈儀表著路系統(ILS,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侵犯了馬國領空主權」。這個向新加坡「宣戰」的時間點也選得太巧了。

現在,伊斯蘭黨在退出國陣40多年後竟和巫統「拍拖、結婚」,無疑給希盟內馬來人為主的政黨和領導人施加更大壓力。如果不往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靠攏,就會失掉保守馬來選票,但一旦這麼做,希盟很可能會丟失中間選民的票。下一場補選如果再輸,看看馬哈迪會不會又拿新加坡來開刀?借炒作星馬議題來穩住馬來選票是他一貫的伎倆。

正如新加坡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說的:「馬哈迪把新加坡當成「妖怪」(bogeyman)鞭撻以爭取馬來選民支持,是一個屢試不爽的策略,以前當巫統領導人是這樣,現在成為希盟土著團結黨主席後也這樣。」

據《今日報》報導,比拉哈里說,那些被挑起的星馬雙邊課題一點都不新,但也無解。因為雙方必須有意願去解決,而馬來西亞只是想利用那些議題去爭取支持。實際上,星馬紛爭的本質是制度之爭,新加坡不分族群、任人唯賢的精英制度,和馬國的種族政策形成鮮明對比,新加坡越是成功,就越是馬哈迪眼中的刺。

李顯龍 馬哈迪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馬哈迪是玩火老手知道紅線在哪裡,下一個馬國首相會不會更糟?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注定就要纏繞幾代人吧,誰叫新加坡的隔壁就是新山呢?現在這位馬哈迪首相雖然玩火,但至少是一個玩火老手,第一次執政當了22年首相,他知道怎麼和新加坡玩才不會玩出火。

那些年輕的馬國部長會不會玩得更兇呢呢?如果是一個弱勢的政治人物接任馬國首相,情況可能會更糟,甚至會有樣學樣、不知道克制。聽來很反諷,馬哈迪給星國添麻煩,但他們可能還要感謝他繼續撐著。

新加坡第四代領導人接下來就要接班,馬國肯定不會放過這種試探對手意志力的大好機會,新加坡到時也只能拿出「架撐」,秀肌肉划紅線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