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掉補選又面臨巫伊結盟,馬哈迪困境中炒作「星馬議題」已非頭一遭

輸掉補選又面臨巫伊結盟,馬哈迪困境中炒作「星馬議題」已非頭一遭
AP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黨和巫統非正式結盟,對希盟來說雖不至於是致命一擊,但肯定是雪上加霜。馬哈迪隔天就在星馬水供問題上發表意見,表示星國不會要把和大馬的水供糾紛帶上國際法庭,因為「如果是這樣,他們會輸」。

文:沈澤瑋

馬國政治亂糟糟,馬哈迪壓力越來越大,用福建話講就是「bo ho seh」,輸掉了好幾場補選,從金馬倫士毛月晏斗也是場硬仗。

馬國媒體報導,伊斯蘭黨和巫統決定非正式結盟,兩黨會在國會及補選合作,這場政治婚姻現階段對希盟來說雖不至於是致命一擊,但肯定是雪上加霜。

兩次補選的馬來選票已經表現不理想,巫伊兩黨眉來眼去更證明是搶攻馬來選票的不二門法,希盟下屆大選還有戲唱嗎?當然,馬哈迪還是希盟不可動搖的盟主,凝聚這個脆弱的執政聯盟還得靠他,但經過幾次補選失利,這位94歲老人在內外夾攻的窘境中已越陷越深。

不讓人意外,就在希盟近期輸掉雪蘭莪士毛月補選之後,馬哈迪隔天就在星馬水供問題上發表意見。他表示,新加坡不會要把和大馬的水供糾紛帶上國際法庭,因為「如果上國際法庭,他們會輸」。馬哈迪還老調重談表示,馬國以每1000加侖3仙的價格賣生水給新加坡「是很荒謬的」。

有句話說「會叫的狗不咬人」,用在馬哈迪身上再貼切不過,也就是說他越是高分貝喊話,就越不會有實際動作。還找那位被曝持假學歷的柔佛州務大臣出來對外放話稱:州政府計劃往後不再依賴新加坡的淨化水源,柔州要「靠自己」。

「靠自己」從2004年就喊得震天響,不管是要製造「飛天車」還是處理淨化水,新加坡外交部清楚表明立場不變,任何一方(包括柔州)都得遵守1962年簽署的水供協定,任何一方都不能單方面修改協定條款。

馬國政治人物可能唬弄了自己的國民,但做為鄰居的新加坡也被視為十分倒霉,因為當內部政治不穩定,就三番兩次拿新加坡來轉移焦點,怪不得最近有數據說,去年到馬國玩的新加坡遊客人次減少近15%。若馬哈迪身陷困境、找不到出路,新加坡是否該繼續倒霉?

看看馬哈迪的「外敵」和內鬨,看完就知道馬國政治前景動蕩難安:

「外敵」:被伊黨和巫統的種族及宗教主義綁架

金馬倫補選輸,士毛月補選也輸。兩次都是伊斯蘭黨和巫統聯手搶下絕大部分馬來票,希盟的馬來選票流失。希盟的馬來支持票本來就不高,上屆大選只拿下25-30%的馬來選票,下屆大選很不妙。

自去年12月,《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這五個英文字母被伊斯蘭黨操作成「反伊斯蘭、反馬來特權」的詞彙之後,馬國種族宗教政治這輛老車就踩不住剎車,一路往前衝。

財政部長是華人、總檢察長是印度人,以及馬來籍消防員在興都廟衝突中喪命,都被有心人操作成希盟政府已由非馬來族掌控的假象,據說鄉村馬來選民還真相信。網上甚至一度出現毀謗民主行動黨具「反馬來人、反伊斯蘭、親共產主義、親猶太復國主義」議程的謠言。

巫統與伊斯蘭黨決定非正式結盟,肯定是為選舉考量,這無疑給希盟更大的壓力。有輿論擔心,希盟被伊黨和巫統的種族及宗教主義綁架,大家為搶馬來和穆斯林選票市場而比賽看誰更加「伊斯蘭化」,這種在政治意識形態上走宗教主義偏鋒的玩法,不僅將壯大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也將把馬來政治推向更激烈的鬥爭漩渦中。

AP_1734215255270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斯蘭黨和巫統決定非正式結盟,兩黨會在國會及補選合作。

內訌:3月「政治巨變」傳言流竄

馬國3月「政治巨變」的傳言流竄,還出現「倒馬」名單包括安華、副首相旺阿茲莎、林吉祥、林冠英等人。無風不起浪,為什麼會有這些傳言呢?

馬哈迪的土團黨東渡沙巴擴張政治版圖,還接收六個巫統黨員,一躍成為成為國會第四大黨,引起盟黨猜疑。明明說好將傳位給安華,但行動上卻又傳遞另一種信息。新成立的經濟行動理事會,竟然容不下「未來首相」安華。

一邊刻意將公正黨主席安華邊緣化,一邊拉拔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甚至有傳言稱阿茲敏將出任副首相。這麼盤根錯亂的黨內關係,你說這個執政聯盟能不分崩離析嗎?難怪雪蘭莪和吉隆坡上個月出現印有公正黨黨徽的橫幅,公開要求馬哈迪下台並讓安華接班。

馬國政壇動蕩不安,倒霉的是新加坡,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吳作棟總理1990年至2004年執政時期,馬國首相正好就是馬哈迪。那時星馬關係風雨不斷,水供協議、丹戎巴葛火車站的遷移、白礁主權問題、西馬工人的公積金問題等雙邊議題都難談攏。這期間,馬哈迪正好也面對國內諸多嚴峻考驗,包括亞洲金融風暴,安華被革職,1999年大選烈火莫熄效應導致國陣流失大量馬來選票等等。

那場由伊黨挑起的「反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上演,在那之前的幾天,也就是12月4日,馬國交通部長陸兆福就在國會上表示,有意收回自1974年開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領空的控制權,還說新加坡為提升實里達機場而公佈儀表著路系統(ILS,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侵犯了馬國領空主權」。這個向新加坡「宣戰」的時間點也選得太巧了。

現在,伊斯蘭黨在退出國陣40多年後竟和巫統「拍拖、結婚」,無疑給希盟內馬來人為主的政黨和領導人施加更大壓力。如果不往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靠攏,就會失掉保守馬來選票,但一旦這麼做,希盟很可能會丟失中間選民的票。下一場補選如果再輸,看看馬哈迪會不會又拿新加坡來開刀?借炒作星馬議題來穩住馬來選票是他一貫的伎倆。

正如新加坡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說的:「馬哈迪把新加坡當成「妖怪」(bogeyman)鞭撻以爭取馬來選民支持,是一個屢試不爽的策略,以前當巫統領導人是這樣,現在成為希盟土著團結黨主席後也這樣。」

據《今日報》報導,比拉哈里說,那些被挑起的星馬雙邊課題一點都不新,但也無解。因為雙方必須有意願去解決,而馬來西亞只是想利用那些議題去爭取支持。實際上,星馬紛爭的本質是制度之爭,新加坡不分族群、任人唯賢的精英制度,和馬國的種族政策形成鮮明對比,新加坡越是成功,就越是馬哈迪眼中的刺。

李顯龍 馬哈迪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