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沒有孔子,只剩一群追隨「無道之君」的讀書人

孔子學院沒有孔子,只剩一群追隨「無道之君」的讀書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來,有許多傳承中國舊學與道統的讀書人,一聽到要一起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便會把所有舊國學的菁華與糟粕,全奉獻給偉大的祖國,即使那個國家正是孔子口中所說的危邦亂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聲

如果遍佈全球的孔子書院裡沒有孔子——當然,不是指裡頭沒有孔子畫像,而是指不講孔子本身具獨立思考與批判當政者的言論與思想,那你還會想進這個藉孔子之名,向全球輸出所謂軟實力的國家嗎?

記得孔子語重心長的「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嗎?我不算是老派的讀書人,老派的讀書人可真的會把孔子的為人當榜樣,把他的叮嚀牢記在心,那麼,總不可能不顧當前中國執政者有如孔子斥責的「無道之君」,即使這個國家主政的政黨,在批孔揚秦的政治鬥爭後,努力辦各種儒學研究單位與研討會,就想讓這種能使「公民成為順民」的復興國學運動蓬勃活躍。

但在這風潮下,中國共產黨可從沒變更過其如封建皇權那般的專政獨裁本質,其革命政黨壟斷國家權力正當性的意識型態,猶如皇權奉天行運,強迫全民不得有二心的信黨愛黨,結果便是聽不進要這政黨節制自我權力的諫言,也受不了自我反省的面對歷史真相的教訓,以致於陷入全面遮掩諸如大躍進時人為饑荒、或文革無辜被鬥爭株連、或天安門六四屠殺人數等歷史真相。

如此不敢面對自身歷史的恐慌症,豈不是如同昔日朝皇權立下「謗上」者廷杖、流放、貶謫乃至賜死之罪刑嗎?難怪去年底竟恐慌到禁播全民正熱衷的宮廷劇,為的還不是怕觀眾一不小心借古論今,或藉古鑑今。

若當今真的有所謂的老派讀書人,真信了孔孟之學為成人也是成仁之學,這種人絕不可能欣欣然競奔今日專政皇權在握的中國,抽離現實大談「以道輔君」而非「以道殉君」的孔孟之學。然而,此地自詡為延續中華文化與道統的讀書人,似乎可以不管中國統治者仍用著延續傳統帝王的統御治術,不顧光鮮宏壯硬體建設背後的黯黑與不公,興沖沖,急忙忙樂孜孜的接受各種以「儒學研討會主辦單位」為名的招待,登長城、遊三峽、大啖孔府宴、觀八佾舞。

這些人,在研討會貴賓席尊大頭銜名牌後坐定時,文字學者會不會提簡體漢字啥時要廢除?儒學研究者敢不敢問如果孔子在世,是否會如異議份子或維權人士流亡海外?更別說那「予豈好辯哉」的孟蚵,如果發出微信言論,是否會被屏蔽、被合諧、甚或乾脆就成了當代因言賈禍的劉曉波。

我不是什麼老派讀書人,更沒引人關注的職位或頭銜,不會被甚麼「惠台政策」拉攏進中國。

或許是這樣也好,我不用因為學了墨子而思考當今中國的左派工運,不用因嚮往莊子逍遙而擔心全民信評監管的「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不自由,也因此,我才會為那些在台灣皓首窮經兼熱愛中華文化的學者、教師、與讀書人著急,他們若真明白孔子書院裡其實沒有孔子,能不能為自己找到不進這個危邦亂邦的理由?

還是,這些傳承中國舊學與中華道統的讀書人,一聽到要一起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有講風骨講氣節的老派讀書人,便會把所有舊國學的菁華與糟粕,全奉獻給偉大的祖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