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的家底》:財政收入空前絕後,宋朝怎麼做到富甲天下?

《王朝的家底》:財政收入空前絕後,宋朝怎麼做到富甲天下?
Photo Credit:陳枚、孫祜、金昆、戴洪、程志道@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宋朝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年,達到了1.6億貫(1貫=1000文),即使是後來失去了北方半壁江山的南宋,財政收入高的時候也能達到一億貫。這樣的收入記錄在古代中國不僅空前,也堪稱絕後。

文:波音

趙匡胤此人是職業軍人出身,按理說應該好勇鬥狠,熱衷攻伐,重武輕文。誰料到這位宋太祖竟然是個熱愛生命、熱愛世界和平的好男兒,解決事情儘量避免殺戮。

比如初登大寶不久,趙匡胤就在太廟的一間密室中立了一塊碑,此後大宋新皇登基,都要由一位不識字的太監帶到密室裡瞧瞧那塊碑。碑上到底寫了些什麼,直到金軍攻破汴梁城,打進太廟才真相大白,碑上赫然書寫著三條,大意是:第一,不殺柴氏子孫(後周後裔),如果他們謀反,就在監獄裡讓他們自盡,不能公開殺掉;第二,不殺士大夫,尤其是那些諫臣;第三,子孫如果違背了前兩條,天誅地滅。

這「勒石三戒」不僅給大宋歷代皇帝劃下了執政的底線,也給大宋的經濟方針定下了基調,通俗來講就是三個字:不折騰。全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對外能和平解決爭端,就不訴諸武力;對內能調和矛盾,就不激化衝突。在不折騰國策的指引下,大宋的經濟一舉超越了此前歷代的各項記錄。宋朝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年,達到了1.6億貫(1貫=1000文),即使是後來失去了北方半壁江山的南宋,財政收入高的時候也能達到一億貫。這樣的收入記錄在古代中國不僅空前,也堪稱絕後。比如明朝在財政收入上比北宋差了整整一個數量級,清朝康乾盛世時狀況稍好,但也不及北宋財政收入的一半。

宋朝平民百姓的生活也要好於其他朝代。司馬光曾經痛心疾首世風日下,連農夫走卒都穿絲質的鞋子,實在太奢靡了!看看《水滸傳》裡的那一百單八將上水泊梁山的原因,有因殺人放火來的,有因觸犯朝廷律法來的,有遊手好閒圖快活來的,就是沒有窮困潦倒吃不上飯來的!

這樣一個安定團結奔小康的局面是如何得來的呢?我們不應該把1000年前宋朝的成績過分拔高了,這個朝代的經濟基礎還是廣大的自耕農們,這些農民上交的皇糧和稅款,支撐起了大宋的江山社稷,骨子裡大宋還是很傳統的。

高產耐旱的占城稻就是在宋朝進入中國並得到推廣,激發了宋朝人口突破一億。西元742年唐朝統計的戶數是89萬73634戶。到了西元1080年,宋朝的全國統計戶數是1656萬9874戶,大約兩個半世紀的時間,全國的戶數增加了將近一倍。同一時期,如果只看長江中、下游流域和東南沿海地區,戶數增長到原來的三四倍之多。人口多了,稅收自然也多了。

但在經濟上,宋朝同其他朝代相比,有兩個亮點,一是開源,就是海外貿易搞起來了。原本古代中國通過陸地上的絲綢之路與其他國家做貿易,但宋朝建立沒多久,西北的党項人就造反,建立了西夏,阻斷了宋朝與中亞、西亞的路上貿易通道。不得已,宋朝的對外貿易轉向了東南沿海,竟然開闢出了繁榮的海上絲綢之路。宋朝先後在廣州、臨安(今杭州)、明州(今寧波)等沿海十幾個沿海城市設立了市舶司,專門管理海外貿易。

其中廣州、泉州和明州的貿易量最大,特別是泉州,在南宋時期,一躍成為當時世界第一大港,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宋朝出口貨物包括絲綢、瓷器、糖、紡織品、茶葉、五金。進口貨物包括象牙、珊瑚、瑪瑙、珍珠、乳香、沒藥、安息香、胡椒、琉璃、玳瑁等幾百種商品。南宋時每年通過市舶司獲得的稅收已經達到200萬貫,占到了全國財政收入的6%。這只是官方的收益,民間也有許多人從事海外貿易,獲利頗豐。

雖然不能直接從陸上絲綢之路做長途貿易,但宋朝還是積極與陸上鄰國開展貿易。比如宋在與金、大理的交界處開設市場,對外出口藥材、茶葉、棉花,進口人參、毛皮、馬匹等,這些陸上貿易的收益也不容小覷。

俗話說,馬無夜草不肥,雖然大宋的稅收主要來源還是農業,但有了大規模的對外貿易,日子自然要比閉關鎖國的那些朝代富裕多了。此外,古代中國許多朝代的財政往往是皇族經濟、戰爭經濟、工程經濟,稅收收入主要是充當滿足皇族奢華享受的私房錢、對外戰爭的軍費和工程建設的撥款。這些經濟類型,宋朝經濟當然也都不缺,但它還有另一個亮點,就是消費拉動型經濟。

前面已經提到,宋朝從趙匡胤開始就十分重視讀書人,科舉制在宋朝得到了發展,只要中了科舉,就可以直接授予官職,這等於是給民間讀書人打了一針雞血,不用看出身、不用看門第,只要中舉,前途將一片光明。科舉制繁榮的結果之一,就是宋朝的文官隊伍膨脹,比如在北宋的都城汴梁集中了大量的朝廷官員。

汴梁城內皇族、官員、軍人、商人雲集,人口達百萬之眾,這些人的吃穿用不是附近州縣能夠充足供應的,於是北宋依靠運河漕運,從日漸富庶的江南地區運送大量的物資到汴梁。一船船送抵汴梁的貨物,不僅有糧食,還有絲綢、茶葉、瓷器、木器等,吃喝玩樂的裝備一應俱全。當時的歐洲處於中世紀的黑暗之中,美洲的馬雅人還在叢林中亂闖,大宋的汴梁城猶如地球上文明的第一燈塔,照耀著四夷蠻荒之地,令四方心神往之。

汴梁城龐大的消費力和強大的購買力,刺激了全國各地的生產力。宋朝和古代許多重農抑商的朝代不同,它對商人的限制相對寬鬆,並不懼怕商人做大後威脅皇權。而經商獲得的利潤,要比務農高出許多倍,手工業、商業發達的國度一般來說要比畜牧業、農業發達的國度富裕。

比如說宋錦,顧名思義,是宋朝發展起來的織錦,源起於吳地,在兩宋時期形成氣候。吳地處於長江中下游平原,物產豐饒,給手工業的發展提供了物質和經濟基礎。這裡的氣候條件又非常適合桑樹和蠶的生長,很容易就發展成為南方絲織業的中心。宋朝史書曾記載,全國各地上貢皇室的絲織物中,只有四分之一來自北方各路,卻有三分之一來自蘇浙地區。這是之前歷代不曾出現過的手工業局面。

以宋錦為代表的江南地區絲織業不僅在數量上超越了北方,宋錦的精工細作簡直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讓其價格昂貴到只有皇室才有權支配用途的地步。後世的考古挖掘中,昔日宋朝疆域內幾乎沒有那時宋錦的遺物出土,倒是塞外一些墓葬中曾出土過一些宋錦。

也許,當時作為絲織品中最高檔次的宋錦,由於物以稀為貴,除了宋朝皇室自己享用外,就是拿去作為國禮,送給虎視眈眈的北方強鄰,謀求一時的和平,延續繁華之春夢。

宋朝的手工業、商業的發達程度在歷朝歷代中堪稱高峰,所以能夠富甲全球也就不奇怪了。

相關書摘 ▶《王朝的家底》:隋唐大運河是文藝青年楊廣的驚天力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朝的家底:經濟學家PK政治學家,從經濟角度替中國朝代興衰算筆明白帳!》,楓樹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波音

經濟學家PK政治學家!
歷史不只是朝堂之上的打打殺殺,更是朝堂之外的吃喝拉撒!
3000年帝國興衰淬鍊而出的財政教科書!

【本書特色】

  • 透過錢眼重看中國三千年來的政治情勢發展。
  • 行文不帶刻板的資料規章,用通俗好玩的說書口吻暢聊歷朝更迭!
  • 任何關心政治、經濟,民生大計、生活水平的人都該看看,本書以紮紮實實的歷史告訴你,搞民生比攘權奪利更實在。

《王朝的家底》是透過經濟角度給歷代王朝算了筆明白帳,通過對先秦-清中期金融史的梳理,從錢糧等經濟學的視角來觀察中國歷史發展脈絡。經濟學家在此與歷史學家打了場擂台戰,顛覆歷史課本皇權爭奪的說法,從錢眼重看中國的朝代更迭!

王朝的家底
Photo Credit:楓樹林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