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彥勳:在亞運從第一天打到最後一天 我沒有任何遺憾

盧彥勳:在亞運從第一天打到最後一天 我沒有任何遺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我來說,打中華隊就是如此。你沒有辦法換一隻腿,那就這樣走吧。我覺得我能拚,我就繼續拚,就算是剩一隻腳跳,我也要把賽事完成,擊敗對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 / 陳楷、攝影 / 張恩浩、執行 / 施俐渟、服裝造型 / 王子琪

盧彥勳,一個台灣網球迷永遠不會忘記的名字。10年來站在亞洲網壇浪潮頂端的選手,2010年晉級大滿貫溫布敦男單八強,他把台灣網球推上了世界舞台。

職業網球是極度個人英雄主義,贏家全拿、輸者回家。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可以鞭策選手,而盧彥勳無疑是對自己最嚴苛的那一位。知道在球場上100%的付出尚且不一定獲勝,於是他從年少開始就要求付出120%,也曾因為不懂訓練竅門而受傷流血、走冤枉路。

網球的國際賽事地位其實遠不如職業賽,但在亞洲球王之後,他仍然承諾把這種態度帶進仁川亞運的中華隊,在職業協會跟綜合運動賽會史無前例要選手選邊站的衝突對抗中帶傷奮戰,務求無愧於國家榮譽,即便最後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

2014年,盧彥勳從年初的奧克蘭公開賽決賽開始,三度晉級過去從未到過的ATP巡迴賽四強席位,世界排名追平了4年前靠溫布敦衝到的33名。他先後打敗了世界第三的西班牙費瑞羅(David Ferrer)跟第五的捷克柏迪區(Tomas Berdych),對30名到50名之間的選手八勝四敗,寫下生涯職業賽戰績最輝煌的一年。

「今年在競爭最激烈的環境還能有穩定表現,證明了自己是真正的ATP選手。我不必打挑戰賽維持排名,也不用懷疑自己可不可以、做不做得到,不管面對前20、30還是40名的選手,都可以打出我想要的球。」

境由心轉,正面思考比賽

其實暑假在美國過31歲生日的盧彥勳,已逐漸邁入一般網球選手的高齡期,但是他卻能克服體能限制,再創顛峰。「我以前是想比較多的人,比較容易給自己額外的負面壓力,當年溫布敦打到八強都還戰戰兢兢很緊張。我很希望自己能達到設定的目標,達不到就會一直鑽牛角尖,這可能是我個性的問題吧。」

在奧克蘭的第二輪打敗費瑞羅,讓盧彥勳期待新球季好好發揮,沒想到下一場卻打得荒腔走板,雖然勉強獲勝,盧彥勳卻因為沒有拿出應有的水準而懊惱不已,幸好教練的一席話點醒了他,教練說:「也許你有些地方表現不好,但你是贏球的人啊,如果你贏球了還愁眉苦臉,輸球的人要怎麼辦?去跳樓嗎?」

我開始有點醒來的感覺。是啊,我贏了,而且10年來第一次打進ATP的四強,但我卻是用這麼痛苦的心態面對自己。這場比賽讓我改用正面思考,以後不管表現如何,我告訴自己要笑。在奧克蘭,我突然有不同的感受,為什麼不能用這種開朗的心情面對比賽呢?

天人交戰,身心俱疲的亞運

只是職業巡迴賽的成功,並沒有轉換成國際賽的榮耀。盧彥勳為國征戰,無役不與,2002年第一次參加亞運,就在釜山抱回混雙金牌,但連兩屆個人單打都在八強止步,上屆廣州更因為受傷根本無法下場。今年的世界排名節節高升,可能是最後一次打亞運的盧彥勳下決心拿回屬於他的單打金牌。

「年初就計畫好,也把時間空下來,照著自己的步驟準備。沒想到團體賽八強輸給大陸,心情已經比較悶,想好好打個人賽補回來,但又發生這件事,整個過程突如其來,措手不及。」

盧彥勳口中的「這件事」,就是ATP以亞洲網總沒有報備為理由,要求選手退出亞運參加ATP巡迴賽,否則要處以罰款、扣除職業積分,甚至禁賽處分。

相關報導:

盧彥勳不是唯一被ATP點名的選手,但其他烏茲別克、哈薩克球員都立刻打包走人,只有頭號種子盧彥勳陷入爭取國家榮譽跟個人職業危機的兩難,畢竟禁賽3年幾乎等於結束了他的職業生涯,但他又不想放棄已經等了4年的亞運會。

「 運動員下場打球,當然不想輸,但每場賽前都會覺得到底該不該贏。如果輸了,問題就不存在了;但這樣不負責任草草結束亞運,又違背當初參賽的初衷,胡思亂想把自己有點壓得喘不過氣來。自己想打,卻不能好好打,情況不明朗時還要強迫自己繼續往前進,但前進的方向又不一定是正確的。可能愈來愈黑暗,也或許會光明,你完全不知道。」

盧彥勳場上一場一場贏球晉級,下場到處打聽轉圜斡旋的空間,卻沒有人能給他肯定的答案,再加上混雙第二輪網前救球拉傷大腿,更讓情況雪上加霜。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還能承受多少,他也不知道打完亞運還能不能繼續打職業,但是當下他是中華隊的國手,他不只代表他自己。

「如果是個人賽,我受傷大可以放棄,反正下個禮拜還有其他比賽,但你背負著國家榮譽又不一樣,你的身體某個階段並不是你的。對我來說,打中華隊就是如此。你沒有辦法換一隻腿,那就這樣走吧。我覺得我能拚,我就繼續拚,就算是剩一隻腳跳,我也要把賽事完成,擊敗對手。但最後的結果並不是我們期望的,金牌輸掉了。」

決賽時,盧彥勳左右移位困難,發揮的水準連平常一半都不到,直落二敗給日本西岡良仁,但另一方面也終於得到解脫。「離開仁川的時候,感覺終於從籠子裡放出來。至少我不後悔,因為我繼續打,我很努力在亞運從第一天打到最後一天,我不會有任何遺憾。」

這是成功的一年,也是失敗的一年,但他不再像18歲的時候一樣以勝負當成唯一判準,而能坦然面對生命中的完美與不完美,學習接受與放下。

年少喪父的盧彥勳,在各方不看好的情況下,拚一口氣咬牙闖蕩海外,一支拍子一捆線、一罐網球一雙鞋打出天下,即使父親盧慧源送給他的十字架已然消失無蹤,但他從沒有忘記父親的教誨,認真看待自己打出的每個球。

盧彥勳相信31歲的自己還能進步,放下亞運場上的失落,以他的獨特風格,再迎向兩年後的里約奧運殿堂。

延伸閱讀:

本文獲GQ TAIWAN授權刊登,原文:《2014 GQ Men Of The Year》盧彥勳 成功與失敗總是同時存在,坦然面對生命中的完美與不完美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GQ』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