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與幽冥世界》:每個夢都是心靈為死亡所做的一種準備

《夢與幽冥世界》:每個夢都是心靈為死亡所做的一種準備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活著的時候,我們的靈魂是死了並埋葬在我們之內,當我們死了的時候,我們的靈魂又再次恢復生命而活著。在這一段文字裡,「死」可以放在夜間世界的脈絡來解讀,也就是放在夢世界。

文:詹姆斯・希爾曼(James Hillman)

夢,死亡的工作

讓我們想想,夢工作如果是幹活兒,這工作更像個修補匠(bricoleur),而不只是審查員(censor)。審檢員讓人聯想到道德,或是暗示著密探、密碼或偵查等。而修補匠卻是手巧的雜務工,能夠把白天殘餘的垃圾取來,毫無目的地隨便做做,慢慢將這些殘餘拼湊成一幅拼貼畫。當塑出夢的這些手指在破壞了這些殘餘最原初的感覺時,同時將這些殘餘依新的脈絡形塑出新的感覺。如果夢正如佛洛伊德所說的,是有關本能的,那麼就是要依據這兩個原則,愛和死亡。死亡是廢料零售商,它把這世界拆解成零件,分離或破壞其整體的連結(EI, p.53);而愛(繼續使用佛洛伊德最初的隱喻)則是把世界焊接成新的整體。夜間的想像力從生活中抽取出事件,而聽命於死亡本能的修補匠則是在白天殘餘物中找尋有用之物或糧草,將個人世界越來越多的經驗垃圾從生活中移除,因為愛的緣故將這一切轉移到心靈之中。

想像力的運作在同一時刻的去除形式(deforming)和形成形式(forming)。巴修拉曾經討論「想像力裡的去除形式的活力」,彷如想像力運作形成的因素主要就是去形式原則或將意象病理化(pathologizing)的原則。病理化或去形式的意象是煉金術和記憶的根本(MA, p.192f.),這兩者皆呈現了靈魂形成的情結方式。在夢裡病理化的意象是古怪、罕見、生病或受傷的人物,也就是破裂的元素;而我們必須找到為這些進行夢工作的鑰匙。這裡是夢的形式因素進行去形式工作的最佳地方,將夢的類型鑄打成想像力的彈性。

這時似乎有個什麼東西(或許是心靈本身),似乎在想要的同時卻又要抗拒這些形成不自然形狀的扭轉。一方面,在佛洛伊德的想像中,心靈在最嬰兒的狀態是倒錯的:原始本能的小孩自然就是扭轉的。而另一方面,我們內在還有另外的東西,在同樣深的地方,想要「一切都不是極端的」,想要保持在自然地平衡和和諧的幻想之中。

煉金術對於這個兩難困境的解決之道,是將去形式的工作視為「違反自然的工作」(opus contra naturam):一種違反自然卻因此服侍活生生且具有靈魂的更廣大自然。煉金工作必須把自然去除形式以服務自然。它必須傷害(煮沸,截斷,脫皮,腐敗,窒息,淹沒等)自然的天性以釋放活生生的自然。如果要將心靈納入考量,只有自然是不夠的。靈魂製造就像政治、農業、藝術、愛的關係、戰爭等等任何其他富有想像力的活動一樣,都是需要工藝的,需要獲得任何的自然資源。然而,只接受自然所給予的一切是沒法讓完成這歷程的;還需要一些從中製造出來的東西。而這些顯然是某個來自靈魂深處的東西,從唯一的自然中奪取出來的:我們經驗了這一切彷若是倒錯的扭轉或彷若是酷刑和折磨的病理化扭轉之後,被迫在靈魂製造之所在的這個扭曲又彎折的迷宮中摸索我們的出路。

分析是針對這些扭轉的推敲,轉而面向我們稱之為情結的本性中,然後讓這一切趨向消散(lysis),也就是一條出路。我們向來是假定病理化來自情結,而情結來自歷史的力量;然而情結為何不是來自我們的性格本身,這個與生俱來的本質?自然人難道不是從出生開始就是情結?難道不是從一開始,諸神就是披上我們的情結作為外衣而透過這些情結來發言的這些內在具有極端張力的複雜人物?

因此,當文藝復興時這些意象的製造者將王國的鑰匙交到黑帝斯、普魯托的手中時,這一切要表達的是:啟動祕儀(所有隱藏在靈魂內部的所有)的開啟鑰匙,是在神的手中,祂將透過去除形式而將事物從自然中取出而再放到心靈之中。對自然的毀滅、殘酷、傷害、缺乏和掠奪,甚至是所有在夢中不合常理的事件,將可以經由黑暗的光而完成。

巴修拉堅持,對想像力來說是必要的這些充滿活力又可流動的新意象,將可以引導它去找尋尚未公認的、意義尚未靜止的意象。他問說:「我們要如何將意象從我們熟悉的記憶中,從過於穩固的根基中,鬆解開來?」 當這一切對我們已經有了某種意義,我們又如何加以撕開而讓它自由呢?我們或許會說:透過去除形式的衝擊,尤其是病態化的去除形式,可以讓意象恢復能力以儘可能地擾亂靈魂,這樣一來意象貼近了死亡,在這同時又讓意象再次復活了。這些教人驚嚇的夢(我們記憶最深的惡夢就是典範),是最能擾亂靈魂記憶(memoria)的。

對夢進行工作是夢工作以後的事。我們對夢的工作,不是像佛洛伊德所說的拆譯(unravel),不是去恢復(undo)夢境未做的部分(undoing),而是運用我們工作的相似性去回應夢境,目的是像夢般地說話,像夢般地想像。對夢工作不是要放棄分析,但這分析是依循原型原則而帶出不同於平常的態度。當然,分析意味著分離及區別的產生。夢於是被撕開甚至是侵入,這對智性及區分能力來說,確實是必要的破壞性工作。然而現在,用來進行夢分析的原型,不僅用來讓夢意識化(而意識意味著陽光),也將這破壞性的分析和黑帝斯作連結。黑帝斯將從所有自然的預設狀態、所有對未來的預想當中取走生命;或是憑藉修補匠及他荷米斯一般的手藝,將我們想要抱緊的一切東西都給偷走。

分析性的撕裂是一回事,概念性的解釋又是另一回事。我們可以有夢的分析而不需夢的解釋。解釋將夢變成意義。夢本身被翻譯所取代。儘管我們將意象的血肉和骨頭解剖分開,對它們內部連結的組織進行檢查,在細部裡四處走動,但夢的本體還是攤在桌上。我們不曾詢問夢的意義是什麼,而是去問這夢是誰,是什麼,又是如何了。

我們也許瞭解了,首先對夢的阻抗,是對黑帝斯有「自然」本性的阻抗。對於夢境,我們「記不得」,因為變模糊了、忘了記下來或太潦草無法辨識了,然後強調夢相當滑溜而來給自己找理由。然而,如果每一個夢都是踏入地下世界的一步,那麼對夢的記憶就是死亡的回憶,因而在我們的腳下迸開了可怕的裂縫。另一種選擇是:愛這些夢,迫不及待進入下一個夢,像是熱情少年(puer)的心理狀態看到的,這原型和這舒適的死亡相愛的程度是如此強烈,以致看不到下面的一切。

又一次地,表裡不一了。這一次的表裡不一是恐懼和慾望。我們就像波瑟芬妮一樣,既同時要抵抗又被吸引,有時抓住的只是一半的經驗,像抗拒夢的擄掠一般地掙扎,但同時又投向夢的懷抱,並坐在夢的寶座上掌權。黑帝斯除了作為破壞者及情人以外,他還有無法比擬的才能。跟夢進行工作就是要得到這隱藏的才能,要在夢裡跟神溝通。因為夢既是黑也是白的,夢的智力不是完全模糊也不是完全清楚。赫拉克利特(frg.93)在相似的脈絡下也觀察到類似的情況:「在德爾菲神的神諭,既沒有說出也沒有隱藏,只是給出訊號。」

馬可維奇(Marcovich)在他的評論說:「這樣的說法就是個意象(隱喻)。」「它的意涵可能如下:『就如同阿波羅既沒有說出也沒有隱藏,祂只是呈現出事實的一部分,邏各斯所存在的一切也是如此,既不是為人類的知識所觸及,也無法不驗自證(self──evidence),只能透過人的智性努力』,也就是,洞悉力(insight),或是對邏各斯發出的信號可以正確解讀的本領……。」

這種智性或想像力的努力,是清醒自我對夢的貢獻。我們可以稱這努力是西方的塔偉經義(ta’wil)版本。這智性的努力引導我們進入夢,努力跟隨想像力去除形狀而帶來的引導,在那裡註解是出口/死亡(exitus),將引導生命跳出生命,在這時夢的解釋不是生命科學而是死亡科學,像是哲學化一樣也是將生命引導到死亡。

前頭塔偉經義(ta’wil)引導著夢回到它的原型根基,回到它的背景,也就是引導夢既是「進入」靈魂也是「離開」生命,然而對原型背景這樣的發現帶出了原始性(primordiality)的感覺,一切開始的開始;用巴修拉的話來說:「生命湧起的狂熱浪濤。」「在我看來,原型儲藏著熱情,讓我們能相信這世界,能去愛這世界,能創造我們的世界。」我們從夢移到這世界的快樂不是直接完成的:從夢直接到世界;而是間接的:從夢到原型再到這世界。

而第一步就是經義(ta’wil),這是這世界的出口。

我們對夢工作採用深度心理學這一名詞,來表達夢邏輯的和最嚴肅的推論。夢引導我們從榮格回到佛洛伊德,再回溯到在佛洛伊德之前的浪漫傳統;這傳統可以用赫拉克利特未完成的作品來引述,他的作品是我們視為有關靈魂深度隱喻的源頭,我們也視他為西方傳統上的第一位心理學家。就像我們之前提過的,赫拉克利特提出所謂的領導者(archon)或是所有東西的根本原則,不是空氣也不是水,不是原子也不是數字,不是衝突也不是愛情,而是靈魂。

當我們活著的時候,我們的靈魂是死了並埋葬在我們之內,當我們死了的時候,我們的靈魂又再次恢復生命而活著。(frg.26)在這一段文字裡,「死」可以放在夜間世界的脈絡來解讀,也就是放在夢世界。以下是馬可維奇翻譯的相同段落:

人在夜晚為自己點燃一盞燭光,
即使他的視覺是熄滅的,
即使活著,他只在睡著時是觸碰死亡的,
即使醒著,他也觸及睡眠的人。

——馬可維奇

換句話說:「睡」將我們放置的位置可以觸及「死亡」、「幽靈」(eidola)、「本質(essences)或「意象」;「清醒」將我們放在可以觸及「睡者」的位置,是自我意識的人格。用浪漫主義的觀點來看:我們在睡眠時,是清醒的,是活著的;我們在生活的,反而是睡著的。(參考frg.1)

在另一個未完成的作品(frg.89),赫拉克利特說:「清醒,讓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宇宙(cosmos);相反地,睡眠,讓每個人進入其個人的世界。」在每人的個別宇宙中,是夢工作產生的地方。夢工作的目的是讓來自白天觀點及自然觀點的靈魂得以個體化。因為夢的個體性,想要對夢提出普遍的概念必然會失敗的。就像赫拉克利特所說的(frg.113, Freeman):「思考的能力是都一樣的」,但是「靈魂有它自己的邏各斯,這是依循靈魂的需求而長成的」(frg.115, Freeman)。透過對白天殘餘物的消化及轉化,依循靈魂的邏各斯(智性)而非一般思想的規律,夢工作可以形成個體化的靈魂。然而,這不可能只靠白天世界來完成,赫拉克利特說(frg.106):「每一天都像另外一天。」在夢裡,去除形狀及轉化的工作建造了黑帝斯的廳房,也就是個體的死亡。每個夢都是建造在這廳房之上,每個夢都是進入地下世界的練習,是心靈為死亡所做的一種準備。

相關書摘 ►《夢與幽冥世界》導讀:後榮格時代的基進者,原型心理學大師希爾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夢與幽冥世界:神話、意象、靈魂》,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詹姆斯・希爾曼(James Hillman)
譯者:王浩威、康琇喬、陳俊霖、陳世勳、鄭惠如

冥王黑帝斯的空間如今是個心理學領域,不再涉及末世論。──詹姆斯・希爾曼

我們慣常將目光投向有形生命、投向清醒意識,忽略了必然伴隨的死亡與睡夢。然而希爾曼認為,所有的靈魂歷程與心靈事件,都走向冥王黑帝斯,人們無法總是迴避心靈裡的暗黑境地。在希爾曼眼裡,佛洛伊德與榮格兩位先驅已率先潛入幽冥,下探了由黑帝斯主掌的地下世界,那裡是靈魂的大本營,也是夢的發源地。但可惜,他們對於夢工作的主張,仍是將夢視為素材,用以服務日間意識自我的成長。希爾曼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一味強調成長、希望等「地上」的概念是無助於靈魂的,相反地,治療師要與黑帝斯合作,讓自我要臣服於夢,才能讓夢工作幫助靈魂。「我們要逆轉將夢翻譯成自我語言的習慣程序,反而是將自我轉譯成夢語言……找出它隱喻的夢,看透它的真實。」

希爾曼認為,神話即是古代的心理學,因此在本書裡,他磅礡援引神話,解析黑帝斯幽冥地府裡各個角色隱喻的心靈原型。他開啟了屬於「深度心理學」的夢工作典範,也顛覆著我們對生死、夢境與自身存在的既有認知,帶來看待生命的嶄新眼光。

終點是黑帝斯,終極目的也就是黑帝斯。
於是所有事情都可以更深入,
以可見的聯繫走向看不見的部分,透過死亡而有了生命。

當我們弄錯了夢,便弄錯了靈魂。 ──詹姆斯・希爾曼

本書特色

  • 造訪靈魂居所,看透心靈本質。
  • 前所未見的解夢觀點,顛覆佛洛伊德與榮格,翻轉生命與自我。
  • 循黑探訪幽冥地府,和黑帝斯、波瑟芬妮、戴奧尼索斯、荷米斯、赫克力斯等眾神打交道。
  • 原型心理學大師詹姆斯・希爾曼繼《靈魂密碼》、《自殺與靈魂》之後另一顛覆之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企業勢必需要明確轉型策略,搭配適合的雲端工具作為入場券,一來降低數位化門檻、二來減少摸索資源的浪費。

打造敏捷開發流程、加速前後端工程師的協作效率,是許多企業在面臨疫情之後,認為亟需將彈性元素納入為企業文化當中。雲端運算服務領導業者 AWS 台灣,觀察到前端工程師主要負責處理最貼近用戶的 Web、行動應用程式,但他們往往需要與後端團隊合作過程,遭遇耗費大量討論時間,才能處理使用者介面事項。

為了降低前後端的溝通成本,有些前端工程師在掌握介面管理能力之後,開始橫跨到後端的伺服器、資料庫開發經驗,甚至進一步培養技能,成為能負責測試、安全、效能多面向的全端工程師。

有的人會透過 Side Project(利用業餘時間開發有興趣的專案)或參加 Hackathon(黑客松)方式,運用 AWS 雲端工具嘗試自行擴展後端,並建立簡單易用的工具程式。究竟,AWS 平台提供哪些資源幫助前端工程師擴展更多元的技能樹?

掌握入門教學!前端工程師如何將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

前端工程師運用 AWS Amplify,快速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

事實上,AWS 的入門課程指出,運用 AWS Amplify 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及服務集,只需五個學習歷程,包含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初始化本機應用程式、新增身份驗證、新增 API 和資料庫、新增儲存體。如果想快速了解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的方法及示範教學,本文節錄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內容,幫助前端工程師更快掌握重點。

首先,何謂 AWS Amplify?AWS Amplify 是一項全托管 Front-End Web & Mobile 服務,採取無伺服器模式,在後端建立、部署和託管單一頁面 Web 應用程式或靜態網站的 Git 型 CI/CD 工作流程,加速開發過程直接整合其他 AWS 服務。舉例來說,像是整合封裝好的 Library 資源、或運用一些 Components UI 軟體去配置後端,以及利用 Admin 的 UI 做資源上的管理。

打造第一個你在 AWS 上的應用程式

AWS Amplify加速Develop、Deliver 與 Manage流程

AWS Amplify 主要優勢展現在三大項工作階段,分別是 Develop、Deliver 和 Manage。Develop 部分可利用 CLI(Command-Line Interface)或 Admin UI 設定後端,使用 GraphQL 或 REST API 設定也是可行的,進而快速建構一個前後端專案。此外,開發者還能搭配 AWS 其他服務,例如使用 AWS Authentication 全托管認證服務,或 DataStore、Storage 等多項 Feature Categories。

到了 Deliver 階段,若是要透過 AWS Amplify 執行 Web Hosting 任務,可拆解出三個流程。首先是將 Repository 與 AWS Amplify 進行連結,這邊可整合 Amplify Console 提供的支援資源包含 Github、Bit Bucket、Gitlab、以及 AWS 的程式碼代管工具 AWS CodeCommit。一旦連結以後,開發者可透過自己的 Configuration,决定在各個不同的 Build 要執行什麽樣的指令,最後再透過 Deploy 方式,幫助工程師進行前端的 Hosting。

在最後一個 Manage 階段,開發者則可利用 AWS Amplify 的 Admin UI,以開啓瀏覽器方式,透過視覺化介面統一管理資源。例如在 Admin UI 介面左側選單,涵蓋 Content、User Management 的區塊,讓參與專案但沒有 AWS Console 權限的使用者,可利用 E-mail 方式邀請使用者進到 Admin UI,進行一些設定或觀看其他相關資源;甚至在 Set Up 區塊還有相關選項,例如要針對 Data Modeling 或 APP User 做權限管理,以及可連結到 AWS 其他服務。

透過 AWS 增加你的雲端技能 在組織發揮你的影響力

運用開放資源 AWS Amplify Framework,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還介紹到另一個 AWS 提供的開放資源 Amplify Framework,一樣可利用 Amplify CLI 的方式,配置 Web 和行動應用程式的前後端,以及開發者需要用到的服務,讓應用程式更易於構建,並獲得安全、高性能的使用體驗。

Amplify CLI 一樣有支援多個不同 Category,例如較常使用的幾個 Comment Line,像是Amplify Init 指令做初始化或創建幾個不同資源;或是 Amplify Status 指令,隨時在開發過程查看各個 Category 狀態;甚至專案結束後,可利用 Amplify Delete 直接把 Amplify 所創建的資源做一次性删除。另外也可透過 AWS Amplify Client 利用比較抽象化方式,讓開發者直接利用 Component 實現想要完成的項目。

實際示範給你看,設定 React 程式可以如此簡單

假設前端工程師現在要快速部署一項有驗證功能(Authentication)還要搭配 Rest API、GraphQL、Analytics 等服務的應用,如何快速設定 React 程式?在 AWS QUICKSTART 的學習資源後半段,有詳細說明要啟動這類型專案的操作方法。

開發者可以先利用 AWS Lambda Function 結合 Amazon API Gateway 方式,創建出一個 Rest API,到了 Authentication 階段,則使用到 AWS Cognito 的服務,接著針對 GraphQL 需求,可利用 AWS AppSync 服務,以及最後如果有 Analytics 的需求,也可以串聯 Amazon Pinpoint 工具。Amazon Pinpoint 是一項彈性而可以擴展的行銷通訊服務,開發人員可利用 Amazon Pinpoint API 追蹤 Web 使用者的行爲,或是針對 APP 推送、電子郵件、簡訊點擊行為蒐集到具體的資訊。

在這整套流程示範之後,值得特別強調的是,AWS AppSync 是一項全托管的服務,能及時更新,甚至在使用者離線時仍可以持續去創建和修改數據。一旦設備連上線之後,這項應用程式就可重新連線,並接到後端同步數據,達成彈性、自動化擴展或減縮各式 API 的請求。

AWS 最後強調,Amplify 是相當適合建構出一個靜態 Web、Apps 服務模式,例如說像是打造部落格,或者是一項 APP 內的代辦事項應用等;加上 Amplify 具全托管服務特色,可串聯上述 AWS 在雲端所提供的資源,都能在部署過程加以整合,加速開發流程及效率,並且有效節省開發資源。如果想用低門檻的雲端解決方案,其實前端工程師是能在開發流程更靈活配置資源,甚至為公司的商業、服務模式挖掘出創新價值。

填寫表單諮詢專人 快速在 AWS 找到適合你的快速上雲服務與工具!

了解更多:AWS 開發者系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