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位活躍於大馬電競業界人物,看馬來西亞勢不可擋的電子遊戲趨勢

從三位活躍於大馬電競業界人物,看馬來西亞勢不可擋的電子遊戲趨勢
Photo Credit: Stadium Astr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電競產業在2017年的總收入為台幣183.6億元,玩電游/電競的人口高達1400萬。以電競產業在近幾年快速成長的情況,消息人士也估計,全球電競市場的收入將在2021年增至台幣515億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關家汶

編按:文中的「我國」意指馬來西亞

在電子遊戲剛剛竄起的年代,任誰也想不到,有一天它竟會成為價值數以十億令吉計的電競產業,甚至被公認為體育的一種,列入國際運動會的競賽項目。究竟電子遊戲是何時悄悄變成了電子競技(Electronic Sports)?《訪問》訪問三位活躍於馬來西亞電競業界的人物,近距離瞭解電子遊戲過去10年來如何飛上枝頭變鳳凰,變成了今天被列為正規運動項目的電子競技。

根據全球遊戲、電競研究分析公司Newzoo,馬來西亞電競產業在2017年的總收入為24.3億令吉(約新台幣183.6億元),玩電游/電競的人口高達1400萬。以電競產業在近幾年快速成長的情況,消息人士也估計,全球電競市場的收入將在2021年增至68.2億令吉(約新台幣515億元)。

002
Photo Credit: 馬來西亞訪問網,數據來源為Statista
那些年,電子遊戲只被當作遊戲

從2009年就投身遊戲行業的Justin蘇鴻利(33歲),原本是在一家在線遊戲發行商擔任營銷人員,工作約4年後,卻越發覺得這是一片值得開創的藍海(指未知的市場空間),於是辭去了原本的工作,和兩名夥伴共同創立了活動策劃公司——Genysis,以承辦電競比賽為主。

「其實2000年代就有電競,但沒有被公認為是一種體育(sport),政府沒有關注,也沒有現在那麼多community(社區),只被當成是遊戲。當時最多人關注的全球性電競賽事是World Cyber Games(世界電玩大賽),以前比的也不是Dota或CS:GO,而是Street Fighter、Red Alert和StarCraft等等。」

WhatsApp-Image-2019-01-11-at-4_42_41-PM
Photo Credit: 蘇鴻利
Justin蘇鴻利從2009年就投身遊戲行業,因看好電競的未來發展而開設了專門承辦電競比賽的活動策劃公司Genysis。

蘇鴻利向《訪問》指出,當時的電游潮流慢慢從MMORPG(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轉變為電競類,如First person shooting game(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及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讓他意識到,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電競比賽。

趁著大部分人還未意識到這股電競趨勢,蘇鴻利就成立了一家專門承辦電競比賽的活動策劃公司,讓人不得不佩服蘇鴻利一行人的大膽及遠見。

「剛開始沒有人懂電競是什麼,我們就從寫策劃書,寫營銷計劃做起,慢慢的,這些遊戲被公認為電競,電競比賽也越辦越大。從在網吧裡面辦,到去校園辦,之後在商場里辦,然後跳躍一點,在體育館辦,越辦越大型。以前的獎金只有馬幣1000令吉,現在可以是幾百萬令吉,甚至美金100萬也有,整個趨勢是在成長的。」

究竟電子遊戲是如何在這幾年間一躍成為「數以十億的電競產業」?蘇鴻利告訴《訪問》,想知道背後的答案一點也不難,只要從「商業」角度去想,就能略知一二。

「電競為什麼那麼火紅?當然,很多年輕人喜歡玩遊戲沒有錯,但前提是,必需有人去舉辦比賽,才會有後面的一連串效應。誰會出這筆錢去舉辦比賽?都是IT界的龍頭老大,比如Asus、MSI、Intel等,因為對他們來說,電競其實是一種營銷工具,能讓更多人認識他們的品牌。」

與此同時,遊戲開發商為了推廣自家產品,必定也肯「砸錢」辦電競比賽,借此增加公司及遊戲的曝光率。因此Genysis除了是一家活動策劃公司,也可說是一家營銷機構(Marketing Agency),專門替IT供應商和遊戲開發商做品牌推廣。

這個東西變成了一個三角(關係),一個是遊戲開發商,一個是IT供應商,一個是活動策劃公司,當三方連在一起時,就會變成一個遊戲界里的eco system(生態系統)。當然,玩家消費能力高時,其實就促進了整個遊戲界,因為IT供應商和遊戲開發商就會砸更多錢來舉辦活動、推廣自己的品牌,而消費者認識了這個品牌,就會去買這個品牌的產品,變成了一個循環。

蘇鴻利表示,電競所牽涉的領域其實很廣,並非只有電競選手及活動策劃公司才受其影響。

「外行人看電競,就是一群人在打遊戲,當打到專業級別時,就可以領薪水、打比賽,然後活動策劃公司可以賺大錢。但是,電競牽扯的領域卻不只這些。以遊戲開發為例,牽涉其中的專業領域包括程式設計師、遊戲設計專才、故事構想人員等,當遊戲開發完後,還需要經過測試,需要反黑客專才,需要有人策劃推廣工作等。」

他強調,電競業其實需要各種各樣的專才,當大馬電競業成功發展起來後,除了能製造許多就業機會,也能吸引人才回流 。

蘇鴻利指出,電競還牽涉到媒體領域的專才,例如直播比賽現況時,不僅需要導播、攝影師、燈光師、動畫設計師,還需要對電競了如指掌的主播或主持人。

「其實馬來西亞有很多人才,但很多都往外跑,我有好幾個朋友都是在美國或新加坡的遊戲公司裡面做遊戲,所以我認同賽沙迪(青年及體育部長)講的話,你開始發展了,人才才會回來,你不發展,人才就往外跑。按照現在的趨勢,電競極有可能發展成為像英超一樣的職業性比賽,如果大馬的電競業能夠做得起來,相信會成功帶動我國的旅遊業、貿易業及科技產業。」

電競選手在大馬能生存嗎?

相比起歐美國家,我國的電競業仍在起步,政府也尚未針對電競業立法,無論是電競選手應該擁有哪些權利,賽事的轉播權又或版權問題等,都處於模糊地帶。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馬的電競選手能夠生存下去嗎?

20歲的莫哈末法漢(Jangs)就是我國少數的職業電競選手之一,和另外3名隊友皆是隸屬Geek Fam旗下的PUBG(絕地求生)職業選手。

01
Photo Credit: 顏祖威
Jangs與隊友去年代表Geek Fam贏得了PUBG MY/SG Championship 2018,隨後更代表馬來西亞到泰國曼谷參加PUBG SEA,獲得第七名的佳績,創下大馬PUBG戰隊在海外的最佳記錄。

Jangs從17歲就開始接觸電競遊戲,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將打遊戲當作自己的興趣,後來卻在友人的鼓勵下,成了一名職業選手。

「升上中學後,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英文老師,所以之後到學院念書時,還特地拿了人力資源的課程。然而,當我念到第二個學期的時候,我就決定不再繼續深造,而是全心全意當一名職業選手。」

Jangs向《訪問》表示,他嘗試過邊打電競、邊念書的生活,但很多時候,大型比賽都會不巧地落在考試期間,讓他在不得已之下放棄了許多參賽機會。因此,第二學期結束後,Jangs便告訴自己,是時候做出取捨,決定自己究竟要往哪一條路走。

「當時很多同學都覺得電競是沒有未來的,只有少數人跟我說,如果你真的很喜歡這個興趣,覺得自己可以的話,那就去吧!那個時候,我也發現我對電競的熱忱已經超越了其他,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停學,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放棄深造,選擇當一名電競選手,對Jangs及許多年輕人來說,或許是一個只要努力就有機會成功的目標,但對完全不瞭解電競的人來說,卻是一個瘋狂且不成熟的決定,包括了Jangs的父母。

一開始,我的父母都不支持我,畢竟世上有哪個父母會樂意看見自己的孩子只把心思花在遊戲上?尤其是亞洲父母,幾乎都會教孩子做個‘正常人’,希望孩子能像‘正常人’一樣乖乖念書,畢業後當醫生或工程師。

儘管Jangs嘗試向父母解釋他這麼做的原因,也承諾若無法在2年內成為知名的職業電競選手,就會放棄這個夢想,聽從他們的安排,Jangs的父母,尤其是母親,依然會時不時就「開導」Jangs,勸他走回正軌,也不願意給Jangs祝福。

「去年參加PUBG tournament的時候,我有邀請我的媽媽來觀賽,結果那天她真的出現了,當下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後來我真的表現得很不錯,所以現場的觀眾一直在喊我的名字,也因為如此,我的媽媽很為我感到驕傲。比賽結束後,她就給了我她的祝福。」

Jangs表示,很多職業電競選手在踏入這個領域前,其實都會面對類似的問題,例如家人的反對、外人的不理解、酸民的攻擊、政府在早期無意發展電競等,因此能夠越過重重阻礙,成為一名職業選手是非常不容易的。

「其實我也沒有想到自己可以變成一名職業選手,有今天這樣的成就,我覺得很幸運,我可以成為現在的我。」

Jangs:走對的路,就能成功

如今,Jangs不僅擁有自己的戰隊,也加入了我國的電競俱樂部Geek Fam,擁有固定的收入及上班時間。

(編按:Geek Fam是於2016年11月所成立的電競俱樂部,是馬來西亞最大的電競組織之一,目前共擁有3支戰隊,包括Geek Fam Dota 2、Geek Fam PUBG以及Geek Fam Mobile Legends。)

02
Photo Credit: 顏祖威
Jangs曾承諾父母,若自己無法在2年內成為知名的電競選手,就會放棄這個夢想。

「我們有固定的薪水,也會參加一些本地的比賽賺取獎金,像是之前我們在PUBG MY/SG Championship 2018得了冠軍,當時的總獎金是4萬令吉(約新台幣30萬元)左右,冠軍的獎金則是1萬6千令吉(約新台幣12萬元)。有時我也會做直播,或是當其他人的教練。」

跟上班族一樣,Jangs的工作時間是週一至週五,而最大的不同,則是Jangs和隊友都被安排住在Geek Fam所提供的訓練屋(Gaming house),同住在一個屋檐下的還有戰隊經理及其他電競選手。

「除了週末是私人時間,我差不多每天早上10點起床,中午12點到4點就會開始玩PUBG、做直播,但不是認真的玩;下午4點到7點,我則會跟比較專業的玩家一起玩,訓練我的溝通技巧;直到晚上8點到11點,才會和隊友一起接受正規的訓練。」

固定的作息時間,擁有最好的設備,還有一個幫忙打理事務的戰隊經理,這些都是加入Geek Fam後,Jangs的戰隊才開始的新生活。因為就如Jangs所說,成為職業電競選手這條路並不容易,在獲得賞識之前,很多東西都必需靠自己掏腰包解決,好比到國外參賽時,就必須承擔自己的開銷。

「很幸運的是,我和隊友能夠加入Geek Fam,否則我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是怎樣。Geek Fam教會我如何做一個職業選手,雖然住在訓練屋裡,不代表我們每分每秒都是坐在電腦前,因為他們也會要求我們注意健康,要定時吃飯,也要定時做運動。」

電競選手沒有「退休年齡」

進入電競界已有2年的黃國永(Geek Fam戰隊經理,25歲)就認為,倘若沒有電競俱樂部,大馬的電競選手其實很難生存。

「如果只靠比賽獎金過活,肯定是不夠的,因為獎金太少,設備太貴。加盟俱樂部,選手們才能接受正規的訓練、培養默契,也不用擔心起居飲食。現在一些佔據電競比賽前幾名位置的戰隊,基本上都是來自不同的電競俱樂部。」

至於電競選手是否有年齡限制,到了一定年齡就必須「退休」?黃國永指出,這就得看選手能否「與時並進」了。

「我認為是沒有年齡限制的,只要選手能在電競遊戲每做一次改良時,跟著進步,就不會有所謂的退休年齡。像是Mushi,從他進入這一行到現在,Dota已經變了無數次,但他一直還在。所以只要你有領導能力,願意學,是不會被淘汰的。」

IMG_9092_副本
Photo Credit: 顏祖威
黃國永認為,電競選手並沒有固定的「退休年齡」。
勢不可擋的電競趨勢

儘管「電競」(eSports)這一詞還很新,有關電競是否屬於體育的爭議也還在上演中,對Jangs來說,電競其實和體育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雖然電競沒有太多體能上的消耗,但是和部分體育一樣,必需靠策略才能贏得比賽,所以我覺得電競應該被列為體育的一種。2019東運會將電競列為其中一個競賽項目的決定,就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2018年11月,2019東運會(SEA games)主辦國菲律賓宣佈把電競列為其中一項運動賽事,該項目一共會有6面金牌,等待東南亞各國的電競好手來爭奪。這項消息對本地電競界來說,無疑是莫大的鼓舞。而東運會也是繼亞洲運動會後,第二個宣佈將電競列為競賽項目的大型國際運動會。

無論你是否認同,電競顯然已成了一股勢不可擋的趨勢。

kuala-lumpur-major-1
Photo Credit: Stadium Astro
去年11月在吉隆坡舉辦的KL Major(Dota 2賽事),獎金高達1百萬美元。

本文獲馬來西亞訪問網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從「戲無益」到「勤有功」——未來是電競天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