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們對性平教育的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

家長們對性平教育的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家長們對「性別平等教育」有許多焦慮,但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其實是我們對「成長」、「學習」的想法都出了問題,還有整個福利政策、經濟體制對家庭的箝制,性別不平等的秩序,使得教養成為一種左右為難的災難。

文:張翊(清華大學社會所碩士生)

從去年公投,「性別平等教育」的內容被熱議,很多家長陷入焦慮:學校怎麼可以教這種東西?為什麼台灣教育變成這樣?家長們開始有許多抗議行動,激發許多衝突發生,很多人都因此第一次上了街頭,更不用說在家中的爭執不斷發生。不過,這篇文章不談課程,想談一個更根本的事情:為什麼家長不曉得自己孩子在學什麼?而且還很擔心這件事?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台灣因為歐美國家的產線外移,配合政策而有了經濟起飛,社會在進步,個人好像也要進步:「過更好的生活」成為一個世代的集體期待,約從1950年後出生的人,都相信著只要努力未來會更好。念書、工作、結婚、生小孩、退休,只要好好努力、一切順順利利。但為什麼努力到了現在,生活變得這麼困難?家庭成了一個痛苦的空間?每天盯著孩子寫作業,但還是覺得自己不夠了解他?會對他在學校的生活感到恐懼?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夠多?

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好好努力、一切順順利利」這種想法根本就是迷思,它有兩個問題,一個是過度的自我中心,沒辦法看到其他人、環境、社會、政策的影響。我們都知道「結婚是兩家的事」,卻還覺得「維持家庭幸福是個人的責任」,尤其是女人的責任,另一個是我們對「順順利利」的想法實在太單調,無法包含任何的意外,我們會覺得這種人生是自我實現,但其實這不過是社會的標準人生。看似很有個性的事情只是讓自己變成普通、無聊的人。

當我們開始問「為什麼我的孩子變成這樣?」反覆質疑的時候,其實不是孩子怎麼了,也不是教育怎麼了,而是「你想要你的孩子變成怎樣?」出了問題。

什麼是長大?「適合」的教育應該是什麼?

台灣現在還非常流行美國在1950年左右提出的心理學,如Piaget、Erickson,這些心理學家在公民課本、家政課本、親子雜誌、師資培育都非常常被引用,這些心理學家的共通特徵就是將人生看做是有「階段」,但過了快要70年,台灣竟然還在流行這些理論?1950年美國才正在戰後重建,工業重新復甦,現在已經邁入全球化,工業衰退的時代,我們對人生、家的想法卻沒有改變,這其實是非常不健康的事情,用舊觀念看新事情當然會看不懂、會誤會。

年齡並不是一致的標準,同齡的人並沒有相同的能力、相同的想法,心理學家是通過「分析」來得到知識,而分析的對象會影響影響理論結果,台灣流行的心理學知識都是從美國傳遞而來,和現實有很大的落差,例如1950年的美國人壽命很少超過60歲,但現在的台灣70幾歲已不稀奇,這空白的十年根本沒有被分析到,而這十年還可能讓前面的階段有所延長,甚至創造新的階段,這些事實顯示這些理論根本就過時了。而且,這些理論通常有嚴重的男性中心偏見,完全沒有呈現女性被職場排擠、在家必須負擔龐大照顧責任的生命經驗。

或許會說:「那我們不看Piaget、Erickson就好」,但如果不是很熟悉心理學理論,我們很難判斷日常閱讀的媒體、親子雜誌中,那位侃侃而談的作者夠不夠認真,是不是光會包裝過時的心理學理論?更何況,理論之所以是理論而不是真理,就代表它需要「驗證」,理論幫助我們了解,卻不能告訴我們答案。

然而,過時的東西影響力卻十分龐大,這些心理學家創造了一種教育觀念,就是「每個人有『適齡』的學習過程」,包括適合的方法和適合的內容。這種觀念放在台灣尤其諷刺,我們熟悉的教育體制,幾乎都是仰賴那些1950年的美國心理學建立起來的,台灣心理學界仍還在努力創造本土理論,還在努力的意思就是說:還沒有。

年齡不是一個客觀的事物,就像你的生日要過國曆、農曆?年齡要算實歲、虛歲?這些事情在學習和成長過程,都不是重要的事,只有算命的時候才有關係;每個7歲大的人對課本的了解不可能完全一樣,學習成就的差距都是社會造成的,不是年齡造成的;學習是很複雜的事情,沒辦法說「幾歲該學什麼」這麼簡單。從學數學來舉例就很好理解:不會加減乘除,就不可能了解未知數的解法,並不會因為心理學家說人在10歲時數理智能發展成熟,小孩生出來10年後就自動會算未知數,這是很明顯的道理。所以我們才需要教育,需要老師,需要家長。

「教」、「學」就是一件不自然的事情,事實上,「學不學得會」和幾歲的關係不大,你之前學過什麼關係才大!所以真正的「適合」絕對不是「適齡」,真正的「自然成長」絕對不「自然」,在台灣的心理學家完成理論之前,陪伴孩子成長就是一件沒有捷徑的事情。要認真聽孩子的話,要從他不會什麼教起,不會的東西都有學的必要。只有教學不力的人會放棄檢討自己的教學方法,而推給「他還不夠成熟」這種理由。

可是,真正的問題不是不願意了解孩子,而是「願意但不能夠」。

家長的焦慮,還是性別不平等的社會問題

結婚是兩家的事,但顧家是媽媽的事,這是台灣仍然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我們身邊一定都有很多個因為結婚、生小孩而離開全職工作崗位的女性,但非常非常少認識因為結婚、生小孩而離開全職工作崗位的男性,這源於國家的社會福利太不健全,許多教養、照顧工作都必須由家庭承擔。而為了養一個家,讓裡面的成員活得下去,往往是薪水低、兼職工作的人放棄工作,那就會是女性。這個過程都經過個人的理性評估,但卻是性別不平等。

顧家、養小孩都是花掉非常多時間的事情,要抱、要哄、維持環境清潔、準備三餐(營養無毒)、打疫苗、小孩感冒還要陪著感冒(可怕的傳染力)。孩子成績不好要煩惱、沉迷手機要煩惱、交不到朋友要煩惱,問題很多,但最可怕的是很多人(尤其男性)都認為家庭主婦是輕鬆又不務正業的工作。好不容易到了小孩上小學,早上有了空閒,問題才剛要開始。

熟悉的家庭景象是,孩子上學,爸爸工作,媽媽開始獨力承擔家庭轉型的任務,她想要學習新事物,繼續陪伴孩子成長,卻因為之前帶小孩時被迫封閉在家,跟不上時代變化,跟不上流行、漸漸和孩子沒有了話題,想要享受休閒卻又擔心被先生碎碎念(很多已婚女性仍沒有獨立持有財產),「當媽媽」對女性而言成為可怕的心理災難,但「當爸爸」往往沒什麼太大的轉變,因為爸爸做的事情在孩子上學前後都是工作而已,他的家庭角色沒有調整。

依照台灣教育改革的速度,「孩子上學學什麼?我為什麼不曉得?」這件事情再正常不過,絕大多數的父母和子女都有20歲以上的差距,但台灣的課程調整(無論解嚴前後)都是10年一調,近年調整的週期還有縮短的狀況。所以,孩子上的小學和自己的小學至少相差了兩輪,那這改變能不大嗎?但為什麼在這個時代這種焦慮會爆發出來?因為我們的觀念還太陳舊,還要承擔整個台灣社會在工業社會累積的性別不平等代價,甚至要面對在當代的國家捲入全球市場所引發的財政危機,家庭、親子關係的維持必定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接納無知,克服教養的災難

或許家長們對「性別平等教育」有許多焦慮,但問題可能不在課程內容,而是為什麼要這麼焦慮?其實是我們對「成長」、「學習」的想法都出了問題,還有整個福利政策、經濟體制對家庭的箝制,性別不平等的秩序,使得教養成為一種左右為難的災難。

孩子上學學什麼?我為什麼不知道?其實這些問題都不一定要有答案,我們很難打破社會結構,我們也很難一眼辨識迷思。但我想提醒所有家長:我們還有不知道的權利。

無法理解孩子是常態,也不需要時時刻刻拿著「不知道」為難自己。前面提到「適齡」的迷思,它會讓人搞不清楚自己的孩子,其實會在不知不覺間有了自己的見解,會覺得「國小生」很單純,「國中生」很叛逆,「高中生」會懂事。但這都是自我安慰的話,國小生也可能很叛逆,家長也不需要等到高中才開始要求懂事,這大概是每個人都心知肚明的事。何不接受它呢?「了解孩子」絕對不是聽別人的意見就以為自己知道了,還要誠實的對待孩子。一個好的教養、好的親子關係來說,理論永遠比不上眼前孩子的意見和需求,試著相信它是真的,它會發生。孩子就是在你眨眼的時候長大了,讓他自己去學吧。

性別平等教育就是希望從小學習,企圖改變性別不平等的社會,如果家長有興趣,何不跟著孩子一起學習?或許有個機會了解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樣,了解自己絕對不是件壞事吧。

就像一般人不會質疑學校教微積分太難一樣,對性別平等也不需要雙重標準,希望每位家長都能從適齡的魔咒中解放,肯定自己孩子有成長的空間,也讓自己有生活的空間。如果真的期待教育「適合」,我們應該讓知識有機會在老師、專業人員的陪伴下建立起來,而不是覺得某天他自然就會曉得了。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