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現實中,史達林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這裡的「中美建交」是指美國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中共政權。中共與美國打交道當然不止這40年,至少從延安時代開始,美國就有與中共的直接接觸。在這七十多年來,中(共)美領導人的個人特質一直是影響中美關係的重要因素。中共的外交政策從來都是最高統治者一錘定音,美國總統的性格也發揮重要作用。

小羅斯福的理想主義與杜魯門

美國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是一個著名的理想主義者。二戰期間,他對蔣介石寄以厚望,從内心支持中國人民,同時也認為中國可拖住日本或作為反攻基地,戰後則可變成一個獨立、民主和親美的國家。在他的主持下,美國給予中國大量美援,在《開羅宣言》中承諾「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臺灣和澎湖列島等,須歸還中華民國」,又把貧弱不堪的中國強行拔高到(未來的)聯合國「五大國」的地位。可以說,小羅斯福是蔣介石最大的支持者。

可是,除了在緬甸戰爭中表現出英勇氣概之外,中國軍隊在戰爭後半期基本是消極作戰。日軍在1944年4月到12月發動豫湘桂會戰(一號作戰),國軍一敗塗地,失去大片土地,被日本打通連接東南亞的大通道,連美軍的空軍基地也失守。日本陸軍是三軍中最弱的一支,而且當時已經實力大降,中國還這樣不堪一擊,小羅斯福曾設想過的中國參與攻打滿洲、臺灣、琉球甚至日本本島就更不用指望了。

中國的失敗極大程度損害了美國對國民政府的觀感,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Joseph Stilwell)直指蔣介石政權腐化無能,主張由自己取代擔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則要求美方撤換史迪威。美國最後退讓,召回史迪威。但小羅斯福對蔣介石的信任已經動搖。

中共當年發表大量親美言論,給美國印象非常不錯。1944年,美國到中共根據地延安的考察團「迪克西使團」(Dixie Mission,Dixie是美國對南方的稱呼,這裡把延安比作美國南方)受到熱情接待,對中共印象良好,認為中共可成為美國盟友。其中,毛澤東本人的「大氣」給迪克西使團成員深刻印象,認為毛澤東比蔣介石更得人心。1944年底訪問延安的駐華大使赫利爾(Patrick Hurley)也同樣對毛澤東印象極好,直到他發覺被毛澤東「愚弄」為止。

杜魯門的對華無知

1945年盟軍對日本節節勝利,但中國貢獻幾乎為零。美國可以直接從太平洋諸群島空襲日本,又獨力攻下琉球,原子彈給日本最後一擊,完全不依賴中國幫忙。蘇聯的加入戰團又讓蔣介石在新疆、蒙古、滿洲等地焦頭爛額,能盡可能保住領土已經僥倖,之前設想的憑藉二戰讓中國擴張成東亞一霸的希望就此落空。

此時,小羅斯福已逝世,蔣介石失去在美國最有力的支持者。儘管如此,杜魯門(Harry S. Truman)還是按既定路線,讓蔣介石順利接管臺灣和澎湖列島,也讓中國成為聯合國五大國。只是副總統杜魯門匆匆上任,此前對外交事務認識很少,國際關係不得不嚴重依賴手下的外交班底,尤其是馬歇爾(George Marshall)。

戰後初期,美國的對華政策由一幫日後被麥卡錫主義稱為「叛國」的親中共派主導。美國對國民黨的腐敗(包括在臺灣的二二八屠殺)非常不滿,對中共反而沒有這麼反感。赫利爾受了毛澤東的「愚弄」,還興致沖沖地拉攏國共和談。國共和談之後,又立即面臨開戰。這時,馬歇爾作為總統全權代表,三次調停國共内戰。即便調停失敗,美雖在内戰中名義上支持蔣介石,實際給予幫助有限。

馬歇爾對蘇共非常警惕,但對中共有不同看法。他和親中共人士研判,認為中共領袖毛澤東不會屈服在蘇聯之下,若能成為東亞的狄托(Josip Broz Tito,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與蘇聯作對,雙方並非沒有合作可能。1948年,國民黨敗局已定,美國8月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嚴厲批評蔣介石在國共內戰中的失敗完全是國民黨自身的腐敗和無能所致,美在内戰中保持「中立」。即便駐華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被毛澤東一篇《別了,司徒雷登》趕跑,到了内戰最後一刻,杜魯門還希望與中共建立關係。

AP_61101001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毛澤東的帝王思想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毛澤東兼具帝王意識、理想主義(「階級鬥爭」、「平等」、「人民大民主」等)和現實主義。在内心中,他不同意蘇聯的那一套,更不甘成為蘇聯人的小弟。但現實中,史達林(Joseph Stalin)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當時中共滿佈蘇聯模式培訓出來的幹部;而且當時中國是一個非常落後的農業國,中共只會打天下而不會治天下,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需要學習蘇聯的管治和經濟模式,更特別需要蘇聯的科技轉移。毛澤東不可能像狄托一樣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於是美國的「中立」被中共大肆批判。不久,中國宣佈「一面倒」政策,全面倒向社會主義陣營,出兵朝鮮半島;美國則扶持臺灣蔣介石政權,除了派第七艦隊巡防臺灣海峽外,還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史達林去世後不久,中國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蘇聯援建的156項重點工程已完成大半,毛澤東就抛開蘇聯理論搞大躍進,釀成人道主義悲劇。他嘲笑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與蘇聯反目,但沒有與美國修好:中國在國際一面高舉「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一面輸出革命,爭當社會主義陣營領袖,對抗資本主義,同時與「美帝」、「蘇修」為敵。

1960年代末,中蘇對抗已走到戰爭邊緣,蘇聯在邊境陳兵百萬,甚至準備動用核武器。毛澤東不得不放下理想主義,轉到現實主義,開始尋求與美國緩和關係。而這時,美國現實主義的尼克森(Richard Nixon)當總統,國安顧問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力主抛開意識形態,重整戰略,「聯中制蘇」。1971年7月,季辛吉秘密訪華後,美國不再阻攔北京「重返聯合國」,向中國釋放善意。1972年尼克森訪華。

毛澤東礙於意識形態沒有和美國建交,也沒有和日本簽和約。前者因為臺灣問題未有共識,後者因為日本不願在和約中加入「反霸權主義」(指蘇聯)條款。這兩件大事到鄧小平時代才完成。

鄧小平的現實主義

與毛澤東不同,鄧小平是一個完全的現實主義者,其「黑貓白貓論」成為改革開放年代最有名的理論。

在文革過後,中共展開第一次在全國範圍内以獲得真實數據為目的的「家底」普查,當各地的人口、收入、經濟發展水平統計上來,據說主要領導看過後都久久說不出話。中國的貧困程度遠遠超出領導人的想象。鄧小平在70年代末帶隊到日本和美國訪問,資本主義世界的富裕、科技和軍事的全方位差距,令所有出訪人員震驚不已。認識到中外的巨大差距,鄧小平力主擱置分歧,儘快與日本簽訂和約以及與美國建交。

這樣,中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此外,多少有點「投名狀」取悅美國之意,中國在2月以「自衛還擊」為名,向越南發動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這場戰爭後來成為中國最少提及的戰爭,今年2月17日是中越戰爭40周年,中國媒體一概冷處理。

整個80年代,中美進入蜜月(這時候的中日則「一衣帶水」)。美國不是在中國投資最大的國家,但中美建交意味著中國「開放」,從此進入美國打造的世界體系,「環球同此涼熱」,人員交流大大擴充了中國人的想象和思想境界。一時間,美國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傳遍中國,經濟制度(乃至政治制度)成為改革模仿對象。美國還對華出售先進軍備。這種友好關係維持到八九六四。

(待續)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中):與鄧小平的私交,讓老布希知道「面子」對中國人的重要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