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中美關係七十年與領袖特質(上):毛澤東「帝王思想」,中美建交卡在意識形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現實中,史達林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今(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這裡的「中美建交」是指美國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中共政權。中共與美國打交道當然不止這40年,至少從延安時代開始,美國就有與中共的直接接觸。在這七十多年來,中(共)美領導人的個人特質一直是影響中美關係的重要因素。中共的外交政策從來都是最高統治者一錘定音,美國總統的性格也發揮重要作用。

小羅斯福的理想主義與杜魯門

美國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是一個著名的理想主義者。二戰期間,他對蔣介石寄以厚望,從内心支持中國人民,同時也認為中國可拖住日本或作為反攻基地,戰後則可變成一個獨立、民主和親美的國家。在他的主持下,美國給予中國大量美援,在《開羅宣言》中承諾「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臺灣和澎湖列島等,須歸還中華民國」,又把貧弱不堪的中國強行拔高到(未來的)聯合國「五大國」的地位。可以說,小羅斯福是蔣介石最大的支持者。

可是,除了在緬甸戰爭中表現出英勇氣概之外,中國軍隊在戰爭後半期基本是消極作戰。日軍在1944年4月到12月發動豫湘桂會戰(一號作戰),國軍一敗塗地,失去大片土地,被日本打通連接東南亞的大通道,連美軍的空軍基地也失守。日本陸軍是三軍中最弱的一支,而且當時已經實力大降,中國還這樣不堪一擊,小羅斯福曾設想過的中國參與攻打滿洲、臺灣、琉球甚至日本本島就更不用指望了。

中國的失敗極大程度損害了美國對國民政府的觀感,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Joseph Stilwell)直指蔣介石政權腐化無能,主張由自己取代擔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則要求美方撤換史迪威。美國最後退讓,召回史迪威。但小羅斯福對蔣介石的信任已經動搖。

中共當年發表大量親美言論,給美國印象非常不錯。1944年,美國到中共根據地延安的考察團「迪克西使團」(Dixie Mission,Dixie是美國對南方的稱呼,這裡把延安比作美國南方)受到熱情接待,對中共印象良好,認為中共可成為美國盟友。其中,毛澤東本人的「大氣」給迪克西使團成員深刻印象,認為毛澤東比蔣介石更得人心。1944年底訪問延安的駐華大使赫利爾(Patrick Hurley)也同樣對毛澤東印象極好,直到他發覺被毛澤東「愚弄」為止。

杜魯門的對華無知

1945年盟軍對日本節節勝利,但中國貢獻幾乎為零。美國可以直接從太平洋諸群島空襲日本,又獨力攻下琉球,原子彈給日本最後一擊,完全不依賴中國幫忙。蘇聯的加入戰團又讓蔣介石在新疆、蒙古、滿洲等地焦頭爛額,能盡可能保住領土已經僥倖,之前設想的憑藉二戰讓中國擴張成東亞一霸的希望就此落空。

此時,小羅斯福已逝世,蔣介石失去在美國最有力的支持者。儘管如此,杜魯門(Harry S. Truman)還是按既定路線,讓蔣介石順利接管臺灣和澎湖列島,也讓中國成為聯合國五大國。只是副總統杜魯門匆匆上任,此前對外交事務認識很少,國際關係不得不嚴重依賴手下的外交班底,尤其是馬歇爾(George Marshall)。

戰後初期,美國的對華政策由一幫日後被麥卡錫主義稱為「叛國」的親中共派主導。美國對國民黨的腐敗(包括在臺灣的二二八屠殺)非常不滿,對中共反而沒有這麼反感。赫利爾受了毛澤東的「愚弄」,還興致沖沖地拉攏國共和談。國共和談之後,又立即面臨開戰。這時,馬歇爾作為總統全權代表,三次調停國共内戰。即便調停失敗,美雖在内戰中名義上支持蔣介石,實際給予幫助有限。

馬歇爾對蘇共非常警惕,但對中共有不同看法。他和親中共人士研判,認為中共領袖毛澤東不會屈服在蘇聯之下,若能成為東亞的狄托(Josip Broz Tito,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與蘇聯作對,雙方並非沒有合作可能。1948年,國民黨敗局已定,美國8月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嚴厲批評蔣介石在國共內戰中的失敗完全是國民黨自身的腐敗和無能所致,美在内戰中保持「中立」。即便駐華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被毛澤東一篇《別了,司徒雷登》趕跑,到了内戰最後一刻,杜魯門還希望與中共建立關係。

AP_61101001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毛澤東的帝王思想

美國對毛澤東的評估大致沒錯,只是存在一個時間差。毛澤東兼具帝王意識、理想主義(「階級鬥爭」、「平等」、「人民大民主」等)和現實主義。在内心中,他不同意蘇聯的那一套,更不甘成為蘇聯人的小弟。但現實中,史達林(Joseph Stalin)是毛澤東唯一畏懼的人,當時中共滿佈蘇聯模式培訓出來的幹部;而且當時中國是一個非常落後的農業國,中共只會打天下而不會治天下,中共急需蘇聯的武器和資金、需要學習蘇聯的管治和經濟模式,更特別需要蘇聯的科技轉移。毛澤東不可能像狄托一樣站在蘇聯的對立面。

於是美國的「中立」被中共大肆批判。不久,中國宣佈「一面倒」政策,全面倒向社會主義陣營,出兵朝鮮半島;美國則扶持臺灣蔣介石政權,除了派第七艦隊巡防臺灣海峽外,還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史達林去世後不久,中國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蘇聯援建的156項重點工程已完成大半,毛澤東就抛開蘇聯理論搞大躍進,釀成人道主義悲劇。他嘲笑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與蘇聯反目,但沒有與美國修好:中國在國際一面高舉「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一面輸出革命,爭當社會主義陣營領袖,對抗資本主義,同時與「美帝」、「蘇修」為敵。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