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Photo Credit: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記憶就是你的人生啊。」吳念真說,「閱讀可以提醒你,一個人的人生沒有想像得那麼單薄。」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初二的時候,老師出的暑假作業,是《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讀後感,讓我非常痛苦。」吳念真聊起一個難忘的經驗,「首先,這套書厚厚的上下兩冊,七十二塊,當時我爸爸一個月的薪水才三十塊出頭,雖然媽媽會幫我,但我根本不敢向家裡開口。我有個親戚,因為有隻眼睛看不見,所以沒辦法進礦坑工作,他專門幫礦場挑礦坑裡用的頂梁木,很粗的相思木,從山下扛到山上。我說我去幫他扛,一根八角,心想一天如果扛四根,扛二十幾天就差不多有錢可以買書。結果第一天我就覺得,靠北這實在太重了。」

出身瑞芳礦區、考進第一志願基隆中學,吳念真在鄉里間算是個出名的孩子。礦長看他扛著梁木,覺得莫名其妙,詢問之後,決定贊助書款,條件是吳念真讀完書後要把內容在講啥轉述給礦長聽。但是「有了書錢還是沒法子買書,因為買書得坐車去基隆市區,如果坐了車,錢就不夠了,所以得託人幫忙。」

請託過程比想像的更為曲折。有的人去市區是為了帶孩子看醫生,無暇再去找書店,有的人答應幫忙,結果臨時忘了書名;還有的人願意幫忙、也記得書名,可是非但沒買書,回鄉後還把吳念真罵了一頓——因為那人發現作者杜基妥也夫斯基是「露西亞」,也就是俄國人,擔心買了會惹禍上身。「最後是一個寄藥包的年輕人答應幫忙,他真是個好人,為了幫我買書,他隔天得從侯硐再爬一次山到我們那裡去。」

書買到了,能讀能寫的時間剩下不多,吳念真趕緊讀書,接著頭痛地發現:自己看不懂這書在寫什麼。「撐了好幾天,我硬著頭皮去找礦長,說書買到了,我也讀了」吳念真說,「礦長說我知道啊,我每天經過你家都有看到。我說但是我看不懂啊。我原來的想法,是要把書還給礦長,結果礦長說:你們老師告訴我,這是世界名著,你這十幾歲小孩如果讀懂就天才了。書先放你那裡,等你看懂了,再告訴我裡面寫了什麼。」

雖然礦長相當大度,但吳念真的麻煩並未結束——因為看不懂《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但得交一篇讀後感給老師。吳念真左思右想,決定乾脆把買書的過程寫下來,文章最後老實承認:雖然書買到了,但我看不懂。

開學過後幾天,老師走進教室,叫所有同學起立,「『你們這些傢伙自以為考進第一志願、是知識分子,結果做假騙人』老師破口大罵這類東西,連什麼『士大夫之恥是為國恥』都罵了。」吳念真解釋,「老師說他選這本書的原因,就是他也看不懂。但同學們為了交作業,有的去抄資料,有的找圖書館的大哥哥幫忙,所以老師很生氣。唯一獲准坐著、沒有被罵的只有我。結果一下課,同學們都跑來看我到底寫了什麼。」

人生沒有什麼時間可以浪費嘛!

吳念真認為,「閱讀」在到了一個年紀之後會變得簡單,有幾個原因。

「一個是年輕時聽說哪本書很厲害,就覺得要去讀一下,有時讀起來痛苦得要死,還是會撐著讀完,不然好像很浪費。」吳念真笑著,「但是有些年輕時讀不懂的東西,一個年紀之後再讀,人生經驗比較多了,就會懂了,不會讀得那麼吃力。而且年紀大了之後,也不會有什麼非要讀完不可的堅持——讀了開頭不喜歡,就覺得啊算了算了不要讀了,不是有沒有浪費買書錢的問題,是年紀到了就會明白:人生沒有什麼時間可以浪費嘛!」

而且,年紀大了,閱讀時想的面向可能就會多一點。「例如我後來重讀黃仁宇的書,書裡談到蔣介石,沒有什麼道德批判,」吳念真舉例,「年輕時讀到那些,只會覺得啊你就在幫掌權者講話嘛!但後來重讀就會想到,其實黃仁宇是從歷史的角度在看那些事件,沒錢的時候要接受誰的支援、要先發薪水還是先買武器,當時的情況就是有很多無奈的妥協。」

年輕時的想法不見得全是錯的,但多點面向,對世界的看法就會更多元完整。「況且雖然剛說小時候看不懂《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但讀另一本俄國小說《靜靜的頓河》就覺得很好看,當時這是禁書」吳念真說,「四大本,作者肖洛霍夫不像杜斯妥也夫斯基這樣一直跳出來說話,而是鉅細靡遺地描述故事細節,哪支軍隊在哪個地方哪個季節做什麼寫得清清楚楚,那時沒有太多電影可以看,小說家就會設法用文字呈現整個畫面,用文字在拍電影。」

怎麼會想過我要去拍廣告?

當年剛發表小說沒多久,吳念真就接到電視台的電話,問他有沒有興趣寫劇本。「他說我的小說幾乎就是劇本了,角色場景都有,對白很流利。」吳念真說,「其實我寫的故事大部分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或者是我聽過的事,如實地寫。我不會寫三百字描述月光是怎樣怎樣,我自己讀到這類作品時也不是說就覺得不好,而是覺得大概就是我笨、讀不懂。所以我喜歡的作家也都是這樣的,黃春明啦、陳映真啦,都是這樣。」

從編劇慢慢變成導演,透過演員表演出來的結果自然可能與創作時不盡相同。「有時就是一個角度怎麼弄都不對,他就做不到你想要的那個樣子,電影和戲劇畢竟不是小說,它是一整個團隊,得要所有的人都有能力配合才能達到標準。」吳念真說,「不過有時也會有比預期更好的狀況,演員一個眼神,比你原來想像的還屌,那就是合作時才會獲得的結果。」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