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專訪吳念真: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
Photo Credit: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記憶就是你的人生啊。」吳念真說,「閱讀可以提醒你,一個人的人生沒有想像得那麼單薄。」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初二的時候,老師出的暑假作業,是《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讀後感,讓我非常痛苦。」吳念真聊起一個難忘的經驗,「首先,這套書厚厚的上下兩冊,七十二塊,當時我爸爸一個月的薪水才三十塊出頭,雖然媽媽會幫我,但我根本不敢向家裡開口。我有個親戚,因為有隻眼睛看不見,所以沒辦法進礦坑工作,他專門幫礦場挑礦坑裡用的頂梁木,很粗的相思木,從山下扛到山上。我說我去幫他扛,一根八角,心想一天如果扛四根,扛二十幾天就差不多有錢可以買書。結果第一天我就覺得,靠北這實在太重了。」

出身瑞芳礦區、考進第一志願基隆中學,吳念真在鄉里間算是個出名的孩子。礦長看他扛著梁木,覺得莫名其妙,詢問之後,決定贊助書款,條件是吳念真讀完書後要把內容在講啥轉述給礦長聽。但是「有了書錢還是沒法子買書,因為買書得坐車去基隆市區,如果坐了車,錢就不夠了,所以得託人幫忙。」

請託過程比想像的更為曲折。有的人去市區是為了帶孩子看醫生,無暇再去找書店,有的人答應幫忙,結果臨時忘了書名;還有的人願意幫忙、也記得書名,可是非但沒買書,回鄉後還把吳念真罵了一頓——因為那人發現作者杜基妥也夫斯基是「露西亞」,也就是俄國人,擔心買了會惹禍上身。「最後是一個寄藥包的年輕人答應幫忙,他真是個好人,為了幫我買書,他隔天得從侯硐再爬一次山到我們那裡去。」

書買到了,能讀能寫的時間剩下不多,吳念真趕緊讀書,接著頭痛地發現:自己看不懂這書在寫什麼。「撐了好幾天,我硬著頭皮去找礦長,說書買到了,我也讀了」吳念真說,「礦長說我知道啊,我每天經過你家都有看到。我說但是我看不懂啊。我原來的想法,是要把書還給礦長,結果礦長說:你們老師告訴我,這是世界名著,你這十幾歲小孩如果讀懂就天才了。書先放你那裡,等你看懂了,再告訴我裡面寫了什麼。」

雖然礦長相當大度,但吳念真的麻煩並未結束——因為看不懂《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但得交一篇讀後感給老師。吳念真左思右想,決定乾脆把買書的過程寫下來,文章最後老實承認:雖然書買到了,但我看不懂。

開學過後幾天,老師走進教室,叫所有同學起立,「『你們這些傢伙自以為考進第一志願、是知識分子,結果做假騙人』老師破口大罵這類東西,連什麼『士大夫之恥是為國恥』都罵了。」吳念真解釋,「老師說他選這本書的原因,就是他也看不懂。但同學們為了交作業,有的去抄資料,有的找圖書館的大哥哥幫忙,所以老師很生氣。唯一獲准坐著、沒有被罵的只有我。結果一下課,同學們都跑來看我到底寫了什麼。」

人生沒有什麼時間可以浪費嘛!

吳念真認為,「閱讀」在到了一個年紀之後會變得簡單,有幾個原因。

「一個是年輕時聽說哪本書很厲害,就覺得要去讀一下,有時讀起來痛苦得要死,還是會撐著讀完,不然好像很浪費。」吳念真笑著,「但是有些年輕時讀不懂的東西,一個年紀之後再讀,人生經驗比較多了,就會懂了,不會讀得那麼吃力。而且年紀大了之後,也不會有什麼非要讀完不可的堅持——讀了開頭不喜歡,就覺得啊算了算了不要讀了,不是有沒有浪費買書錢的問題,是年紀到了就會明白:人生沒有什麼時間可以浪費嘛!」

而且,年紀大了,閱讀時想的面向可能就會多一點。「例如我後來重讀黃仁宇的書,書裡談到蔣介石,沒有什麼道德批判,」吳念真舉例,「年輕時讀到那些,只會覺得啊你就在幫掌權者講話嘛!但後來重讀就會想到,其實黃仁宇是從歷史的角度在看那些事件,沒錢的時候要接受誰的支援、要先發薪水還是先買武器,當時的情況就是有很多無奈的妥協。」

年輕時的想法不見得全是錯的,但多點面向,對世界的看法就會更多元完整。「況且雖然剛說小時候看不懂《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但讀另一本俄國小說《靜靜的頓河》就覺得很好看,當時這是禁書」吳念真說,「四大本,作者肖洛霍夫不像杜斯妥也夫斯基這樣一直跳出來說話,而是鉅細靡遺地描述故事細節,哪支軍隊在哪個地方哪個季節做什麼寫得清清楚楚,那時沒有太多電影可以看,小說家就會設法用文字呈現整個畫面,用文字在拍電影。」

怎麼會想過我要去拍廣告?

當年剛發表小說沒多久,吳念真就接到電視台的電話,問他有沒有興趣寫劇本。「他說我的小說幾乎就是劇本了,角色場景都有,對白很流利。」吳念真說,「其實我寫的故事大部分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或者是我聽過的事,如實地寫。我不會寫三百字描述月光是怎樣怎樣,我自己讀到這類作品時也不是說就覺得不好,而是覺得大概就是我笨、讀不懂。所以我喜歡的作家也都是這樣的,黃春明啦、陳映真啦,都是這樣。」

從編劇慢慢變成導演,透過演員表演出來的結果自然可能與創作時不盡相同。「有時就是一個角度怎麼弄都不對,他就做不到你想要的那個樣子,電影和戲劇畢竟不是小說,它是一整個團隊,得要所有的人都有能力配合才能達到標準。」吳念真說,「不過有時也會有比預期更好的狀況,演員一個眼神,比你原來想像的還屌,那就是合作時才會獲得的結果。」

有時找不到合適的演員,自己又符合角色需求,吳念真就乾脆親自上場。「所以演舞台劇啦、配音啦,都不是原來自己想做的」吳念真苦笑,「從前怎麼會想過我要去拍廣告?但工作有需要,我就會認真做啦。而且我又是學會計的,如果拍攝一直不順利,我就會覺得不合成本,浪費了時間嘛。所以我的職業就亂七八糟呀,啊人家給你機會做,就認真做,啊人家覺得你做得不錯,就繼續做了。」

一些美好豐富的時刻

新書《念念時光真味》裡,吳念真提到自己已經喪失了嗅覺,「有一回按錯微波爐的時間,然後忘了,我太太跑過來說怎麼有怪味,才發現東西焦掉了。」嗅覺會影響味覺,「所以現在吃菜沒什麼味道,主要吃個口感,煮菜也沒什麼樂趣,尤其像在爆香的時候,東西放下去,啊,那些氣味統統聞不到,氣死人。」吳念真笑道,「不過也有個好處,就是幫小狗撿大便時不會覺得臭。」

吳念真認為,每條街道有自己的氣味,每個季節有自己的氣味,無法再感知這些味道是種損失,所幸記憶仍在。「我現在還是早上喝咖啡、工作時喝茶,聞不到香味了,可是身體仍然記得那種感覺」吳念真說,「而且這也是我覺得『閱讀』帶來的另一個好處,就像黃春明那篇買魚的故事。」

黃春明的短篇〈魚〉描述小孫子到山下工作,回程時替阿公買回一條魚,不料途中掉了。小孩子覺得阿公不相信他,在阿公百般安慰下仍哭了出來,而覺得孫子夾雜不清的阿公最後也發起火來,抄起扁擔打孫子。孫子逃出家門、阿公邊追邊罵,孫子大喊「我真的買魚回來了」,在傍晚寂靜的山間,祖孫倆一起聽到山谷的回音,「——真的買魚回來了。」

「這樣的故事會提醒你,讓你想起自己人生中的某些境界,不,說『境界』太假掰了,說『狀態』吧」吳念真更正說法,「你會記起一些已經遺忘的人、事或心情,發現自己以為的平凡人生裡,也有過一些美好豐富的時刻;你會讀到一些自己想過的、體會過的,但不知道怎麼表達的情緒,居然被作者很精準地寫出來。這是閱讀時很重要的收獲。」

2019年蒞臨台北國際書展的外國作家當中,包括吳念真欣賞的德國律師作家馮.席拉赫,不過吳念真沒有趁機與他見面,「有時看到那些很厲害的作者,我都不知道該和他們說什麼」吳念真說,「像有一次在美國書店,正好遇見卜洛克的簽書會,他先朗誦一段新書的內容,然後就開始簽書。我跟著排隊,輪到我時,我說我來自台灣、很喜歡你的書,然後就不知道要說什麼了——想了半天,才對他說:『我喜歡你寫一個人在一個城市裡的寂寞』。」

閱讀最重要的就是讓人覺得有樂趣呀!

事實上,光是從吳念真隨口說出的購書往事當中,就有許多這樣的元素——對「俄國」懷有某種恐懼、還有業務挨家挨戶「寄藥包」的年代,以及老師關於教育的想法、學生對於作業的應付、困頓年代裡孩子想方設法完成作業的過程,還有不同的人際情感——都能讓人憶起自我生命當中,一些掩藏在過往塵埃下方,小小亮亮的回憶。

「記憶就是你的人生啊。」吳念真說,「閱讀可以提醒你,一個人的人生沒有想像得那麼單薄。」

不過,總有人認為閱讀人口日漸減少,「每次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就說台灣天氣太好——好天氣大家都會出去玩啊,你看那個俄國冷得要死,大家才會在屋裡讀那麼厚的小說嘛,哈哈」吳念真大笑,「有次去國中演講,老師問我要給學生讀什麼來培養閱讀習慣,我就說讀金庸啊!因為很好看嘛,閱讀最重要的就是讓人覺得有樂趣呀!」

用文字、用影像,吳念真持續地講故事,他的故事或許有往昔現實的苦澀,但仍會充滿幽默(例如《多桑》),或許呈現鄉村住民的知識水準不高,但沒有嘲弄的姿態(例如《太平天國》)。有人認為吳念真的作品有時太過訴諸情感、缺乏現實控訴(例如一直以勞動階級為主角的保力達B廣告),吳念真的小說與散文當中,也的確鮮少出現完全負面的角色。

「我不會用故事去講什麼人生道理,我就是寫我知道的。」吳念真想了想,「但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那就是:人是良善的。」

相關書摘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