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台灣女孩」之口盛讚一國兩制,正是虛弱的中共需要的

借「台灣女孩」之口盛讚一國兩制,正是虛弱的中共需要的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國兩制」已禍害了香港還不夠,還要繼續消費臺灣,以僅有出生臺灣的這個身份,共同實施詐騙,還要禍害臺灣。這樣的人心該有多壞,臉皮該有多厚。她所盛讚的,這樣的國家,哪裡有所謂民主政治的影子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類社會進入到21世紀,一個普遍共識就是:政權乃國家公器,攫取國家公器實施個人、家族或利益集團獨裁統治,是可恥並不得人心的。

因此,即使是國家統治權已世襲三代的北韓金家王朝,還是中國共產黨,也不會承認自己的獨裁,還會在「獨裁」這塊腐肉上,噴灑一層厚重的香水,以掩飾「腐肉」的氣味。

中國每年都召開「兩會」。幾千名來自全國各地,所謂代表各自社會階層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匯聚在一棟寫有「人民」二字的,叫人民大會堂的富麗堂皇的建築內。持續為期一個星期左右的,聲稱代表人民來行使當家作主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的大會。僅僅從形式上,不得不承認,這些像極一個民主國家。

不過,這些聲稱是人民選舉出來「人民代表」,其實,絕大多數中國人,連選票什麼樣也不知道;這些聲稱是由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群眾團體等推選的「政協委員」們,其實不過是假扮的民主黨派、群眾團體推選出來的,中共利益集團成員。其本質,不過是這些代表、委員們,在北京這座以「人民」命名的叫「人民大會堂」的富麗堂皇的建築物內,奉命進行的一場名叫「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的傾情演出而已。

哪個委員說什麼、不說什麼,都是在總導演——中共的統一安排下按部就班的進行,當然,正如一場超大型演出活動一樣,龐大的演員群體中,總會出現一些個別演職員搶戲或者演不到位的演出事故的發生。

2019年「兩會」才剛結束,一位叫「凌友詩」的台灣籍港區女政協委員,就因在「兩會」上的台詞而走紅網絡。這是一位年過半百的57歲婦女,令人驚奇的,她竟稱自己是一位「平凡的台灣女孩」,面對會眾及媒體,她配合嗲氣的聲調,聲情並茂的大肆盛贊中國的一國兩制制度,並稱讚中共——這個眾所周知的是靠暴力革命推翻合法政府的非法攫取政權的暴力組織,竟然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權。

按理說,以她的年齡,和她父親曾經國軍將士的身世,不可能不知共產黨的本質,儘管沒有在中國生活,但是,中國所真實發生的一切以及正在進行的一切,她怎能不知道,中共靠「貪腐治國、厚黑治國、以黑反黑,以貪反貪」的治理模式;怎麼不知道,將依法治國寫進憲法,卻大肆抓捕律師,將法律做道具的政府;怎麼不知,連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都去掉,國家公器被利益集團攫取的貪得無厭的利益極端。

「一國兩制」已禍害了香港還不夠,還要繼續消費台灣,以僅有出生台灣的這個身份,共同實施詐騙,還要禍害台灣。這樣的人心該有多壞,臉皮該有多厚。她所盛讚的,這樣的國家,哪裡有所謂民主政治的影子呢。

比她上述言論,更讓稍具常識的人歎為觀止的,這位年過半百的婦女,竟然自稱自己是「一個平凡台灣女孩。」誰都知道,在中文語境中「女孩」一般是指年齡在20歲以內的未成年人,或者年輕的女性,一個57歲的婦女,再怎麼自認年輕,或保養得年輕,用「女孩」自稱,都是會讓聽者耳朵不適的;更有甚至,這位凌友詩委員,在做上述違背常識的對中共吹捧時的嗲聲嗲氣腔調,即使是隔著屏幕,筆者都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

AP_1907216068974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但,對中共來說,凌友詩委員的表演卻非常成功。

台灣女孩凌友詩成功了,她的發言也引起台灣、香港各界的關註。台灣陸委會也就凌女這件事表態,認為台灣人不得擔任陸方具政治性機關成員,並認為凌女已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並表示將促請主管機關內政部盡快處理。至於,已是港府官員,中共紅人的凌女而言,台灣方面對她的所謂處理,是否在意筆者實在表示懷疑。但對於中共來說,凌女的台灣籍身份,加上其父親還曾是國軍海軍副艦長,從她口裡盛贊「一國兩制」,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國政權的正統等這些話來,這才是中共所需要的。

首先,能滿足表面強大,實則虛弱無比的中共的心理需求。即使這個所謂「兩會」中共差不多是全國戒嚴,全部維穩機器全力開動,不僅對維權律師、訪民、退伍老兵等群體嚴防死守,甚至所謂參會的「兩會」代表委員也強調所謂政治紀律,嚴禁私下接受記者采訪,所謂接受采訪的人、以及內容,都是提前審查的,代表、委員的下榻酒店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甚至都用圍欄和外界隔絕。上述種種,不虛弱可能嗎?

其次,凌女其實是個「托兒」,通過凌女這個「托兒」可以蒙蔽不少並不了解中國實情及中共本質的台灣人,以為「一國兩制」後,就可以像她這樣,在中國混得風生水起,可以當大官、發大財。

至於,凌女肉麻過頭的腔調,年過半白仍自稱「台灣女孩」等在普通人看來明顯失當的舉止,可能在變態扭曲的中共官場裡,在那些正襟危坐裝腔作勢且變態的官僚來看,覺得凌女就像小姑娘一樣可愛無比也不一定呢。

成為中共政協委員,是中共和凌女的雙向選擇,各取所好。

不了解中共官場的,可能對凌女這樣的人,為何能成為全國政協委員存在疑問。其實,這需要了解中國的委員、代表的人員組成。首先,三千多名人大代表,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共產黨員,和同時還擔任政府官職的共產黨員,剩下極少一部分,大多是「申紀蘭」式的只知道鼓掌的人大代表。如果不了解「申紀蘭」的,可以自行Google。其實,即使這個農民身份的申紀蘭,其實也不是農民,也享受正廳級官員待遇。

至於, 全國政協委員,也是中共假扮的說法,善良的人民可能難以相信,或者認為筆者言過其實。其實,這些都是中國共產黨的所謂高明之處,諸君如若懷疑,可以適當了解這些所謂民主黨派、群眾團體的本質,即使通過公開的組織章程,只要稍加留意,也能得見端倪。中國的所謂參政黨的民主黨派,即使發展一個黨員,都需要中共組織部的批準。這些民主黨派的官員,拿著中共編制和俸祿,並且,他們的政黨的章程都有一條,就是擁護中共的領導。所有政黨都沒有獨立的政治主張。不要懷疑,一個都沒有例外。

總之,中國目前的政體,是一個人類世界之前沒有過怪胎,在這個怪胎裡面能夠遊刃有餘、左右逢源的,只能說,很難再有好人。至於凌女,我不知道,根據《聯合新聞網》消息,早已連續擔任了三屆福建省政協委員,並且還是中國共產黨的所謂群眾組織——全國婦聯的執委,在1997後的香港特區政府工作,還擁有美國綠卡。

「台灣女孩」凌友詩,果然不簡單。不過,凌友詩再厲害,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中共攫取政權後,那些對所謂新政權充滿期待的民國學人最後的命運,可謂是凌友詩們的前車之鑒。

甚至,讓凌友詩充滿自豪做一個堂堂正正中國人並充滿自豪感的這個國家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曲作者田漢、聶耳的最後命運,希望凌友詩們能記得。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志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