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一場「政治不正確」的大起義

法國黃背心運動,一場「政治不正確」的大起義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之所以陷入動蕩的邊緣,就是因為少數藐視多數所引起。前者是都會中產階級,他們從1968年以來漸漸取得權力,而這幾十年以來,他們不斷地大聲訓示、教誨其他的國人,終於引起他們的反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Gavin Motimer《觀者雜誌》
譯:觀念座標

根據最近媒體報導,自去(2018)年11月中開始的法國黃背心運動,已有消退之勢。然而,此運動尚未止息,相關討論與影響仍難以估計。本文刊登於今(2019)年初1月中的《觀者雜誌》。

1月中,黃背心運動進入第九週,對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來說,可喜亦可憂。喜的是此一全國性的示威活動已變得和平多了,示威者與警察只有小衝突沒有大對打。可憂的是,參與的人數增加了:上街頭的人數總共有8萬4000人,比起上週末多出3萬4000人。

考量法國冬天的氣候,下雨、下霙、零下的溫度,8萬4000人上街頭是很令人刮目相看的數目,但對抗議者來說,比起國家前途的大問題,氣候嚴寒實在不算什麼。為了消弭抗議的聲浪,馬克龍舉行為期一個月的「大辯論」(Big Debate),希望以諮議取代對抗,並在最後達成共識,以期國家團結,一起向前。

「馬克宏大辯論」是民主修正轉捩點,還是危機處理公關秀?

然而他的期待落空的機率似乎相當大。民調顯示,70%法國民眾認為此一全國「大辯論」無法達成預期的目的。

法國人為什麼如此悲觀?因為這不是第一次。2009年,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鑑於全國對於移民以及伊斯蘭是否能融入法國的問題日感不安,也辦過「法國認同」的全國辯論。結果惹惱了左派的政治人物與記者,薩爾科齊不得不道歉了事。

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雖然黃背心運動造成全國反對總統的印象,堅定支持馬克龍的法國人依然所在多有。例如一位土魯斯的年輕工程師,組織了一個「支持共和」的街頭遊行活動,1月27日在巴黎街頭與黃背心對壘。他們自稱「紅領巾」(’foulards rouges’),一張海報顯示一個男子握拳展示二頭肌,上繫紅領巾,旁邊寫著「我非黃背心」的字句。(Je Ne Suis Pas Gilet Jaune.)

民間還有朋友,法國政府知道了大概會覺得很窩心,但另一方面,卡車司機與砌磚工人跟戴著紅圍巾的工程師在街頭對打的畫面,大概會讓他們膽寒。

兩邊應該互相尊重,特別是紅圍巾,最好不要推出太過挑釁的海報。法國之所以陷入動蕩的邊緣,就是因為少數藐視多數所引起。前者是都會中產階級,他們從1968年以來漸漸取得權力,而這幾十年以來,他們不斷地大聲訓示、教誨其他的國人,終於引起他們的反感。

左傾的《世界報》鑑於記者遭攻擊的案件日益增加,最近在報上刊登「黃背心為何憎恨媒體?」的專題。因為,對法國許多人來說,媒體與政治階級日益畫上等號;政治人物高高在上,但是記者則不然。好幾十年來,白種工人階級的生活方式備受記者、政治人物的批評與「指教」,被冠以許多罵名,通常以「主義」(-ism)以及「恐懼症候群」(-phobia)作為結尾。

另一方面,政治人物與媒體大力主張開放國界,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歐洲欠第三世界的債。他們以為貧窮與悲慘只存在於非洲與中東,不了解到法國鄉村地區已經陷入困境。全球化的受害者到處都是。

所以,在法國(也在歐洲其他地方)峰起的,不是民綷的反抗,而是政治不正確者的怒吼。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曾經諷刺地描寫中產階級是:「一群無趣的族群,自以為道德高尚的女人、穿涼鞋、喝果汁的鬍鬚男,一聞到『進步』,就湧上前去,好似蒼蠅湧向死貓。」被這群人諷刺、嘲笑、邊緣化數十年,老百姓覺得真是夠了。

喬治・歐威爾在1936年發出此語時,與現在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那個「無趣族群」當年沒有影響力。他們直到1960年代才成為文化顯貴,卻可能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裡再被打回原形:因為沉默的絕大多數發現了自己的聲音,並要求其他人注意聆聽。這對於已經叱咤文化界半世紀的「進步人士」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但不聆聽他們的話,可能會給歐洲帶來悲慘的後果。

馬克龍發表了2300字的宣言,邀請全國舉行辯論,他強調「這不是選舉、也不是公投」,所以任何話題都沒有禁忌。但他接下來又出爾反爾地暗示,恢復課徵富人稅絕無可能,他也不會增加企業收入的稅率。

這是馬克龍的豪賭:他問法國老百姓有什麼問題,老百姓肯定會給他回應。許多問題一定會讓政治不但正確又進步的馬克龍十分反感,但他一定要提供一些正確的答案,否則他跟第五共和可能會完蛋。

文章來源:The yellow vests are at the vanguard of a politically incorrect uprising(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