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危機陷入僵局,但時間並不站在反對派那邊

委內瑞拉危機陷入僵局,但時間並不站在反對派那邊
Photo Credit: epa-ef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眾所皆知的是,在瓜伊多的計畫中顯然沒有一刻排除過美國的軍事干預。這是一個引人注目的發展,因為「山姆大叔」已經在這個區域內扮演重要的角色太長的時間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Karl Vick
譯:許睿洋

2月21及22日,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息伴隨著瓜伊多(Juan Guaidó)從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us)駛往該國西部的邊境。這個持續衰弱的產油國中有兩人自稱為總統,而這名年輕的反對派領袖便是其中之一。在這段長達500英里的路程中,他的車隊穿過了一個又一個由軍隊看守的哨點,而軍方則聽命於自稱總統的另一人: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儘管馬杜羅看起來贏得了選舉,但許多人認為選舉結果並不合法,甚至認為選票係遭「竊取」而來,然而他至今仍緊抓著總統大位不放。

每一個邊境上的路障處都是雙方競逐國家控制權的縮影。瓜伊多或許已被包括美國在內的逾五十國承認為委內瑞拉合法的統治者,但對於政府的控制卻是操之在那些穿著軍服、手持槍械、又效忠於馬杜羅的軍人手上。

作為挑戰者,瓜伊多不顧馬杜羅對他祭出的旅遊禁令,而這趟旅程是一場經過策畫的賭注,希望能將武裝勢力拉入反對派之列。他於邊境的計畫旨在呼籲軍方拆除障礙物,並將在原地等待已久、裝載於卡車之上的食物與醫療物資(由美國提供)運入貧瘠的委國境內。這樣的想法非常精巧,藉由展現對國家的武裝部隊及邊境的雙重控制,瓜伊多能有效彰顯他在幾個月前名義上主張的權力,同時能至少餵飽一些正在挨餓的人民。

然而,這樣的理想並未發生。雙方2月23日於哥倫比亞邊境的對峙差點激化為安全部隊與平民之間的新一輪街頭衝突。援助物資仍無法入境,障礙仍高高聳立,儘管瓜伊多誇耀有武裝部隊「參與」他的行動,但320個叛逃士兵幾乎所有人都還效忠於馬杜羅。如果真要說行動前後有什麼不同,應該就是委內瑞拉人民過得更加苦不堪言。

由於這場危機懸而未決,它已演變成一場全球性的緊急事件。目前聯合起來反對馬杜羅的國家幾乎已經與委內瑞拉經濟衰退的程度同樣引人注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時常拋出狠話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委內瑞拉被證實擁有世上最豐富的石油儲量,但現在卻有近90%的人民生活於貧窮線以下。委內瑞拉雖然以拉丁美洲自由化的發源地聞名,但過去三年來已有逾300萬人(佔該國總人口的十分之一)自我流放到周邊的國家。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 2月25日和瓜伊多及其他區域領袖於哥倫比亞會面時告訴瓜伊多:「我們100%支持你。」

儘管特朗普對委內瑞拉的態度看似好戰(這與他在其他地區的孤立主義外交政策形成對比),但彭斯澄清短期美國不會有任何軍事行動。當他被問到是否有告訴瓜伊多(包含軍事行動在內的)「一切選項」皆仍在考慮範圍內,彭斯在會後表示:「我是這麼向他保證,但我們希望情況更好,我們希望(政權)和平轉移。」

眾所皆知的是,在瓜伊多的計畫中顯然沒有一刻排除過美國的軍事干預。這是一個引人注目的發展,因為「山姆大叔」已經在這個區域內扮演重要的角色太長的時間了。有歷史學家總結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拉丁美洲地區經美國干預而政府更替的案例共有41宗,這還只包括成功的案例,也就是說每28個月就會有一次成功的政府易幟。

然而,這次華盛頓面對的不只是頑強的委內瑞拉政府,還有一系列心生隱憂的周邊鄰國。2017年8月為了解決委國危機共組「利馬集團」(Lima Group,以秘魯首都利馬為名)的14個國家致力於以和平手段恢復委內瑞拉的民主,例如透過對馬杜羅的親信與軍事將領的經濟制裁,迫使他們放棄政權。

馬杜洛黃金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這些國家強烈反對以軍事行動解決此次危機。無論是與委內瑞拉緊鄰的巴西或哥倫比亞,沒有人願意做為發動攻擊的基地,而專家與官員也警告軍事攻擊可能會帶來巨大的風險。馬杜羅在飢餓的委國大眾間或許非常不受歡迎,但對他投以忠誠的不僅有整個委國的貪腐體系,更包含了政府不吝花錢收買的武裝部隊。

華盛頓拉丁美洲辦公室的傑夫・拉姆西(Geoff Ramsey)說道,任何入侵委內瑞拉的部隊預計需要面對50萬到200萬名武裝民兵的抵抗,這是由查維茲總統(Hugo Chávez)於2008年所建。拉姆西說道:「就算10%的兵力到達山區,你還得面對比FARC規模更大的武裝團體。」他指的「FARC」是哥倫比亞50年內戰中的反政府團體「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Ejército del Pueblo,FARC)。而一場由美國主導的入侵行動「將會是一場災難,更是後勤補給上的夢魘。」

然而,拉丁美洲各國領袖也非常謹防與馬杜羅開啟任何「對話」。他不僅導致國家崩潰、主導被認為「不合法」的選舉、禁止政敵參選,更停擺了國會。他的脆弱之處或許能從他對瓜伊多的回應中窺得一二,當英國億萬富翁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在哥倫比亞邊境上(也是瓜伊多的目的地)舉辦演唱會時,馬杜羅也在邊境另一端的委內瑞拉舉辦了自己的演唱會。但他仍擁有盟友俄羅斯與中國的支持,且目前並無任何讓步的跡象。

因此,這樣的僵局持續上演。而儘管反對派的氣勢有所提升,但我們無法確定時間是不是站在他們這邊。美國為了孤立馬杜羅支持者而祭出對石油產品的制裁,可能會使委國百姓的生活更加絕望,對於缺乏法治長達數十年的委內瑞拉而言,制裁的生效將是雪上加霜。拉姆西表示,如果現在進行於首都卡拉卡斯的示威開始演變成類似邊境上的衝突,他們可能會遭到武裝團體「集體黨」的暴力鎮壓。他說道:「比起示威活動演變成暴力行動,我現在更擔心政府缺乏控制武裝團體的能力。」

2月23日的暴力衝突可能為未來的景象做出預告。在哥倫比亞的古庫塔市(Cúcuta),委國青年朝著對他們發射催淚瓦斯的軍隊扔石子。而在軍隊所佔據街道的另一端,戴著口罩的男子對空鳴槍,並攻擊異議者。據報導,有逾285人在周末受傷,有四人在巴西和委內瑞拉的邊境喪生。

最大的挑戰或許不是控制軍隊,而是控制憤怒的青年群眾。在古庫塔市的玻利瓦大橋上,來自卡拉卡斯的29歲青年奈爾森・西斯內羅斯(Neyerson Cisneros)蹲坐在堆滿援助物資、卻只能滯放於橋上的平板推車上。當他被問起外國勢力可能帶來的混亂,他聳聳肩並說道:「軍事干預?我完全同意。我的意思是,委內瑞拉已經有來自中國、俄羅斯和古巴的干預。重點是,委內瑞拉早已混亂不堪了,所以有任何差別嗎?」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