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委內瑞拉街頭少年:我吸毒,是想暫時逃避生活的痛苦

【圖輯】委內瑞拉街頭少年:我吸毒,是想暫時逃避生活的痛苦
Photo Credit: epa-ef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委國首都卡拉卡斯有不少孩子露宿街頭,在垃圾堆中找食物、嬉戲,甚至是在污染骯髒的河流中游泳;有些吸食毒品的青少年,可以藉由藥物效果暫時逃避這些痛苦的生活感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委內瑞拉政治危機陷入僵局,馬杜洛(Nicolás Maduro)與瓜伊多(Juan Guaidó)的總統之爭至今仍沒有落幕的跡象。然而,這些政治角力之下最無辜的就是平民百姓,尤其是無家可歸的孩子。

委國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有不少孩子露宿街頭,在垃圾堆中找食物、嬉戲,甚至是在污染骯髒的河流中游泳;有些吸食毒品的青少年,可以藉由藥物效果暫時逃避這些痛苦的生活感受。

這些被蹂躪的未成年者,正是這個蘊藏豐富石油的國家最嚴重且不堪的悲歌。

h_54870268
莉莉安娜與她當時尚未滿月的兒子在首都街頭|Photo Credit: epa-efe

17歲的莉莉安娜(Liliana)在公立醫院生下一名孩子,而醫院本身經營其實已岌岌可危。在分娩後不久,莉莉安娜發現自己感染梅毒,剛出生的兒子身上也證實遺傳了這個病症。即便如此,卻沒有任何機構可以幫忙莉莉安娜。

目前委國國家系統癱瘓,官方無法統計具體的流浪兒童與青少年總數,不過這個社會現象顯而易見,不言而喻。

h_54870262
莉莉安娜與她的兒子|Photo Credit: epa-efe

替青少年安排庇護所的雷博萊多(Miguel Rebolledo)說,被遺棄的兒童人數大增:「社會上的家庭越來越支離破碎,有個婦人甚至棄養了她的八個孩子,其中年紀最大的兩個由我負責,分別是12歲與11歲。看著他們的家庭案例,我意識到孩子們上學可能都成問題,因為得留在家中照顧弟妹。」

h_54870200
15歲的寶拉,她的脖子上隱約可見被母親與母親男友傷害的痕跡|Photo Credit: epa-efe

寶拉是另一個例子。她13歲離家,如今15歲的她,認為在街上比待在母親身邊好,因為母親的「男朋友」不喜歡寶拉。「我經歷最慘的事情是他們試圖殺了我,脖子上的傷口就是他們造成的。」後來寶拉被母親及母親男友丟到加拉加斯的蝸伊雷河(Guaire)中,整座城市的汙水和廢棄物都丟在那。

寶拉能活著,真的是個奇蹟。

h_54870205
16歲的耶蘇,他會用賺來的錢去買毒品,照片中的他也正在抽大麻|Photo Credit: epa-efe

16歲的耶蘇(Jesús)已在街頭生活四年,他用貶值到谷底、沒人想要的委國貨幣主權玻利瓦紙鈔製作錢包,靠著販賣手工錢包謀生。耶蘇並不是首都加拉加斯人,「我曾和我的母親、兄弟姊妹、叔叔一家住在馬拉凱( Maracay,首都以西約100公里處)。我之所以離開家,是因為壓力很大,每天都需要為了大量的食物奮鬥拼命,但始終不夠餵飽所有人,我厭倦了那一切。」

包括耶蘇在內,雖然給街頭孩子食物他們會很高興,但收到有價值的貨幣會讓他們更開心,可以去購買擺脫現實的毒品。孩子們通常都打赤腳走在布滿碎玻璃、鐵釘和尖銳物的路面,導致許多人的手腳都有傷口或感染。

h_54870245
耶蘇就是製作這樣的鈔票編織,賺取生活費|Photo Credit: epa-efe

1998年,查維茲(Hugo Chávez)在發動了玻利瓦革命的選舉中贏得勝利,他在選後的記者會上承諾,要解決孩子無家可歸的問題。「我要求自己,不再允許孩子出現在街頭;我要求自己,不能再有任何孩子住在街上。」這是20年前,查維茲說出口的承諾。

現在看來,這場查維茲革命的遺產,已證明是失敗的。

h_54870248
委內瑞拉街頭孩子時常吃這樣的食物當作午餐|Photo Credit: epa-efe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