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奇隊長》:那些被男性觀眾靠北的細節,偏偏是女性觀眾熱愛的點

《驚奇隊長》:那些被男性觀眾靠北的細節,偏偏是女性觀眾熱愛的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批評者對《驚奇隊長》主要針對以下兩點:一個是,如果它是女性主義式的電影,片中對於父權既不抵抗,也沒有挑戰男性特權。第二點是,驚奇隊長的外表與個性毫不突出,主角看起來像電影中的路人。但我認為這是編導刻意為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篇略有暴雷,請斟酌閱讀)

漫威史上最強英雄之一「驚奇隊長」的單人電影《驚奇隊長》終於問世,它延續了漫威系列電影的傳統:「好看,但不具有開創性」的特質。

這部電影的女性色彩濃厚,而導演的文藝小品路數,也讓本片的風格走向稍偏於一般英雄電影,成了一部足以與《神力女超人》相提並論的女性英雄電影。

英雄電影無論主角是男是女,本身都反映著當代男性神話的各種寓意,也反應著男性視角的英雄價值觀,其中「道德正統」、「反叛性」、「陽剛」、「鐵漢柔情」等常見元素,在本片付之闕如。而一般女性英雄角色所具有的「女性魅力」、「肉體姿色」、「情慾想像」,也非導演要傳遞的重點。女性英雄人物必有的「情史」,在片中也完全略過。使本片除了開啟驚奇隊長的背景介紹之前導外,更多部份放在「女性自覺」的主軸上。

劇情與影像調度的細節,左右了本片的「女性意識」,最主要的表現方式來自動作設計。在漫威的諸多英雄之中,「正直」化身的美國隊長,已經是最不濫殺的角色,但驚奇隊長卻做得更徹底,她自吸收宇宙魔方的能量覺醒後,足以徒手摧毀克里人的星際巡航艦,但她在受囚脫困時,同樣的招式卻都只是擊倒其他的克里戰士,一個也沒殺。

而片中被人詬病的稍嫌混亂劇情走向,反過來也凸顯了一種女性化的視野。同樣要處理英雄角色面對身世與個人處境的種種困境,不管是美國隊長、鋼鐵人或浩克,最有張力的影像畫面與情節往往來自於英雄面對自身危機時的轉折。不管是金鋼狼面對農場老人被殺,因此氣憤撂倒敵人;或鋼鐵人自我放逐,跟窮人家的小孩建立朋友關係;黑豹必須面臨王子復仇記式的考驗等等。

而《驚奇隊長》則略有不同,驚奇隊長面對的是一種身世的空白(與漫畫設定不同),充滿了無法融入克里人的尷尬感,她自己一人流落到地球時,隻身的活動全都帶有一種舒適的安心感,反而所有的張力都來自跟他人的互動。不管是跟神盾局的佛瑞、過去美國空軍的老戰友家庭,以及因故必須拯救的克里人仇敵,那些所有該展現的英雄特性,全都在這些時候才顯露,反而在個人畫面時毫無存在感。

這跟其他英雄電影路數的差別是,其他男性英雄電影在深化角色的部分,全都是透過獨處時來展現內在情感,而在跟他人互動時展現「威能」,蝙蝠俠系列就是最好的代表。但驚奇隊長的存在感,卻只有在「跟他人互動」之上。這是一種較女性化的處理方式。因為一般女性特質之所以異於男性,是展現在女性做為一種「安定感」、「保護者」、「追求和諧」、「反暴力」的姿態。

所以片中驚奇隊長展現威能的所有狀況,畫面既不驚險,也沒有「制裁」的作用,反而像是一個媽媽要保護小孩,要阻止別人罵髒話的感覺。

而電影上映後,批評者主要針對以下兩個部分。第一點,如果《驚奇隊長》是一部女性主義式的電影,片中對於父權既不抵抗,也沒有挑戰男性特權,僅專注於「自我成長」與「女性自覺」。第二點是,驚奇隊長的外表與個性毫不突出,遠不如電影神力女超人令人景仰和愛慕的性感魅力,主角看起來像電影中的路人。

但我認為這反而是編導刻意為之,走出自己道路的作法,這從劇本的設定即可看出端倪。原作中的驚奇隊長,是接受克里人光束,成為變種人式的英雄,獲得近乎超人或上帝式的第一等超級英雄,所有畫風不但老套地把她塑造成性感、具有魅力、能力蓋過男人、讓男人想捕捉的存在。但電影從選角開始就選了一個很鄰家女孩,缺乏性感特質的演員,片中也毫無展露肉體的部分。一開始就沒打算照老路子走。

而劇情上,不但把第一代驚奇隊長從男性變成女性,使得二代驚奇隊長與她的關係成了一種類似母女之間情感、價值傳承的家庭關係。而驚奇隊長跟空軍的女飛官戰友的互動,或是她和飛官女兒的「阿姨、侄女式」情感交流,都在描述驚奇隊長如何在失去記憶後,找回自己人格定位的狀況,這些以主流英雄電影來說不但過多,且違背觀眾期待。

不過反過來看,這樣的手法反而受到不少女性觀眾的喜愛。電影上映以來,許多女性觀眾認為這是有史以來最好看的英雄電影,那些被許多男性觀眾靠北的細節,例如極其搶戲的橘貓戲份,偏偏就是女性觀眾熱愛的點。而驚奇隊長缺乏存在感對女性觀眾來說也不太重要,因為在導演的處理後,觀眾能輕易將自身代入驚奇隊長跟他人的互動。

以「投射感」來說,今天把驚奇隊長換成任何女性英雄角色也沒關係,因為細節都在一些女性喜愛的點上,例如鼓勵戰友的女兒、打壓克里指揮官的男性尊嚴、讓神盾局的佛瑞用膠帶展示小聰明,然後隨即用自己的光子砲解圍,打他的臉。

片中最令人振奮的畫面,就是驚奇隊長面對克里最高首腦時,她不斷回顧從小到大身為女性,被身旁的男人不斷打壓其自主性,說他身為女人就是沒能力自立,但她卻從來沒有氣餒過,每次失敗都重新站起,最後召喚自身擁有的能量,打垮克里人。這個操作,是全片最符合英雄電影傳統的橋段,當然這個模式稍嫌老套,也是被人說不夠女性主義的點。

而電影背景設定在1995年的地球,全片從頭到尾連播的90年代搖滾樂金曲,更讓全球懷舊民眾興奮不已。而超過一半的歌曲是女子樂團的金曲,這點也讓我勾起一些想法。

90年代,正是我個人的青春時代,也可以說是全球網際網路興起前,音樂出現在線上串流前的光輝時代,那可說是搖滾樂最後的復興時代。在當時可能還沒感受到,但現在回頭看,整個90年代出現了多少經典樂團,絲毫不遜於6、70年代的音樂成就。活過那個時代,也不能說沒有躬逢其盛。當Nirvana的歌曲響起時,忍不住也會想,這個時代除了全球性的、外在魅力與音樂兼具的媒體英雄外,能否再出現單靠音樂就打進全世界憂鬱青年內心的樂團或歌曲,這實在難說。

整體來看,《驚奇隊長》的電影成就大概一如《雷神索爾3》:電影風格特性強、娛樂度高,算是好片,但不具有經典性。是熱潮一過,未來也不太會有討論度的一部電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