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德章律師:守護台南的二二八遇難者

湯德章律師:守護台南的二二八遇難者
Photo Credit: 台南市政府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日混血兒湯德章在日據時期擔任警察時,感慨體系對於台灣人的不公平,因此決定成為律師。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被控叛亂罪並遭到刑求,但也盡力保全了不少台南人的性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47年3月13日,「碰!」湯德章40年的生命,在民生綠園(現為湯德章紀念公園)被結束了。3月13日也在2014年成為台南「正義與勇氣」紀念日,就讓我們看看這位寧願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拯救他人的湯德章律師!

台日混血兒

湯德章,又名「坂井德章」,湯德章的爸爸坂井德藏,其實是日本熊本宇土的富二代,坂井家是宇土的資產家,擁有廣大的農地與一間大型的釀酒廠。但身為長子的德藏,卻是一個反骨青年,在當時社會氣氛下,德藏選擇的不是繼承家業,而是前往未知的台灣,擔任警察一職。

25歲的德藏與在玉井遇到湯德章的母親湯玉墜入愛河,1902年,兩人結為夫妻。但當時日本人和台灣人其實是不可以結婚的(1933年才出現《內台共婚法》)。兩人的結合,違反了當時的政府政策,影響了德藏的升遷,但德藏不以為意。

西來庵事件

1915年8月2日這一天,是改變德章一家的轉捩點,而這一天是我們在歷史課本上熟知的「噍吧哖事件」(也就是西來庵事件)。德藏服務的派出所,就是西來庵事件突襲的派出所之一,在雜工黃木春的協助下,德章才得以逃過一劫。但德藏、其他的同仁及來不及逃跑的眷屬,一共22人遭到殺害。而日本政府對於西來庵事件,採取極為嚴厲的報復,追擊、清鄉,讓西來庵事件成為最慘烈的抗日活動。

退學後至燒炭村工作

資質聰慧的湯德章,很受學校老師看好,在他的努力下,也成功考上台南師範學校,在當時能夠當上老師就是生活的保障,但湯德章對於內地人(日據時期對日本出身日本人的稱呼)歧視台灣人的行為感到排斥,他發現自己並不想聽從內地人的指示和教育方針,所以湯德章毅然決然地退學了。

退學後,湯德章在燒炭村中找到一份工作。燒炭村是日治時期形成的聚落,為了要製造糖業所需要的木炭。燒炭村中聚集了許多不一樣的人,湯德章在這裡學習到柔道、拳法以及漢文,累積了相當多學識基礎。這段燒炭村的經歷也成為湯德章人生中相當重要的一段經驗。

鹿沼事件

半工半讀間,湯德章在即將滿20歲時參加了巡查考試,並以高分通過考試,成為一名警察。湯德章通過普通文官考試後,也以很快的速度當上派出所的次巡查,看起來前途似錦,卻因為一件肇事逃逸案,被外調至中國廣東擔任顧問。

這起肇事逃逸,是鹿沼正雄醫生開車撞到一位台灣人後,快速逃離現場,事後僅用5元作為和解金,但由於鹿沼正雄的爸爸是台南的有力人士,在得知湯德章打算嚴格執法時,警界上級不斷勸說,但在湯德章的堅持下,鹿沼最後被判決須賠償被害者20元。

湯德章從鹿沼事件明顯地看出警察體系對於台灣人的歧視與不公平,並體悟到在警察體制內是無法改變這個狀況的。在擔任警察的過程中,湯德章也對人權有了強烈的意識,他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受到尊重,在法律前獲得平等的待遇。

在獲得父親弟弟坂井又藏的消息後,湯德章決定去東京挑戰高等文官考試,湯德章想要成為一名律師。

為台南奉獻生命

經過一番努力,湯德章通過了考試,獲得律師資格,但他放棄了在日本飛黃騰達的人生,決心回到台灣,為台南打拼。而湯德章回台灣不到兩年,日本就戰敗投降了。但日本的戰敗並沒有影響湯德章想要為人權努力的心。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台灣各地都有不少的抗議活動。而台南在湯德章的遠見下,成功勸說學生不要採取過於激烈的活動,也讓台南免於被鎮壓情況。

但湯德章台日混血的身分,讓他背上了日本人煽動民眾的罪名,而當初勸說學生們繳械的行動,也成了後來被嚴刑逼供的主要內容。但不論受到多麼殘酷的刑求,湯德章仍然未供出任何一名學生或參與治安工作的人員名單。湯德章的風骨,正足以為法律人的典範。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門田隆將,玉山社,2016年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法操FOLLAW』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