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恐攻的「直播槍手」出庭,不發一言比出「白人力量」手勢

紐西蘭恐攻的「直播槍手」出庭,不發一言比出「白人力量」手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表示,「此人取得擁槍執照,也獲得那些武器,很顯然我覺得人們會要求做出改變,我也承諾了⋯⋯我現在就能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將修改槍枝法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28歲的澳洲右翼極端分子塔倫(Brenton Tarrant)直播在紐西蘭基督城的清真寺行凶過程,造成49人喪命,他今天因被控一級謀殺罪出庭受審。而對於他非當地人卻「合法擁槍」,紐西蘭總理承諾將修改槍枝法規。

《法新社》報導,穿白色囚服的塔倫戴著手銬出庭,法官宣讀他所犯下的一項謀殺罪罪名時,塔倫面無表情地坐著。塔倫料將面臨更多罪名的起訴。另2名男子仍在關押中,但與攻擊案有何關係不得而知。

以安全為由而未公開舉行的聆訊期間,曾當過健身教練、自稱是法西斯主義者的塔倫不時會看向媒體。他沒有要求保釋,因此會被收押直到4月5日下次出庭為止。法庭外有全副武裝的武警身穿防彈背心嚴密戒備。

《蘋果日報》報導,當法官宣讀對他的指控時,塔倫面無表情,無動於衷,全程保持沉默。但有記者鏡頭捕捉到,塔倫在庭上竟然狂妄地比出「白人力量」手勢,這個手勢具有種族歧視意味,被視為是支持極右翼白人至上主義。

美國部分民眾認為,倒過來的「OK」手勢中,伸出的3指代表英文字母W,圈起來的大拇指和食指,則和手心構成英文字母P,因此合在一起變成「white power」的縮寫WP。

他行兇前幾個小時,在網路上發表一份長達74頁名為「偉大補充兵」(The Great Replacement)的宣言,詳細敘述他執行大屠殺的計畫。

這份74頁的宣言詳述塔倫的不滿,包括為何會選擇基督城的清真寺為犯案地點,以及他是如何被挪威大屠殺槍手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啟發。布列維克2011年持槍濫射,奪走77人性命。

他寫道:「我曾讀過魯夫(Dylan Roof)和其他許多人的文字,但布列維克才讓我真正獲得啟發。」

塔倫把布列維克視為支持聖殿騎士團(Knights Templar)的挪威人。聖殿騎士團是12世紀的極端基督教團體,由專業戰士組成。

塔倫宣稱,自己是為了替瑞典恐攻喪生的一名年輕女孩「復仇」。他寫道:「2年前的一段時間,戲劇性地改變我的觀點。這段期間是2017年4月至2017年5月。」

「第1件開始改變我的是2017年4月7日發生在斯德哥爾摩的恐攻。我再也不能對暴力置之不理。這次有所不同。」「不同的是艾巴.阿克倫德(Ebba Akerlund)⋯⋯艾巴下課正要走去見他的母親,結果卻被一名信仰伊斯蘭教的攻擊者殺害。」

塔倫形容自己是一名生在澳洲的「平凡白人男性,來自工人階級、低收入家庭」。他寫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白人,來自一個普通家庭。決定站出來保護我們種族未來的人。」

塔倫在澳洲新南威爾斯省(New South Wales)北部格拉夫頓(Grafton)長大,他的許多家人仍住在那裡。塔倫在這份宣言中表示,自己對「讀書沒興趣」,「對大學教授的課程沒興趣,所以沒去念大學」。

他表示,最初鎖定丹尼丁(Dunedin)一座清真寺,但改為努爾清真寺(Al Noor)和林伍德清真寺(Linwood)的原因,是這裡有「更多入侵者」。

塔倫解釋他的屠殺計畫時寫道:「要站出來保護白人未來」、「對大部分入侵者展示,我們的土地永遠不會是他們的土地,我們的家園是我們的,且只要白人仍存在的一天,他們就無法征服我們的土地,且無法取代我們的人民。」

塔倫也透露,其實一開始不是計劃在紐西蘭發動攻擊。原本只是在紐西蘭短暫居住,但他很快發現這裡和西方其他地方一樣。「其次,在紐西蘭發動攻擊將會引起人們對我們文明遭入侵真相的注意。」

此外,塔倫作案前聲稱,與他的政治價值觀最接近的國家是中國,引起中國網民議論。有人直指,中國在新疆廣設「再教育營」的作法,塑造了仇視穆斯林的印象。

紐西蘭沒有死刑。依法律委員會(Law Commission)對殺人罪的量刑,最高僅為無期徒刑,且有屢犯才加重的「三振條款」,必須是再犯才會判到最重的終身監禁、不得保釋,塔倫有可能不會被判無期徒刑。

澳籍嫌犯非當地人卻「合法擁槍」?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表示,塔倫周遊世界各地,偶爾會到紐西蘭,也並非基督城居民,最近是住在南部城鎮丹尼丁(Dunedin)。紐西蘭當地媒體披露,塔倫是紐西蘭奧塔戈地區一間在地步槍協會的會員。

阿爾登說,塔倫是2017年11月取得「A類」(Category A)擁槍執照,隨即在2017年12月開始陸續合法購買5把昨天用於基督城清真寺恐攻的作案槍枝。

阿爾登在首都威靈頓告訴媒體,槍手持有的武器包括2把半自動步槍、2把霰彈槍與1把桿動式(lever-action)步槍。

她說:「事實是⋯⋯此人取得擁槍執照,也獲得那些武器,很顯然我覺得人們會要求做出改變,我也承諾了⋯⋯我現在就能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將修改槍枝法規。」

RTS2DBV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紐西蘭1990年曾發生1名精神病患於南部城鎮阿拉莫阿納(Aramoana)槍殺13人的案件,2年後紐西蘭於1992年將槍枝法令緊縮,禁止使用半自動武器,但和鄰近的澳洲相比,紐西蘭的槍枝法規相對較為寬鬆。

澳洲在1996年發生類似屠殺事件後,與大多數美國以外的已開發國家一樣,建立了嚴格的槍枝管制制度。

不過,任何16歲以上者,只要完成安全課程和經警方的背景查核,都可以在紐西蘭申請槍枝執照,時效10年。

紐西蘭的槍枝法令未規定擁槍者需向當局登記,這點與澳洲不同,警方也不確定紐西蘭有多少合法、非法槍枝目前在流通,僅粗估約有120萬把,相當於每3人就有1人持槍,遠高於澳洲每8人才1人有槍。

紐西蘭總理定調是「恐攻」,穆斯林在西方遭恐攻不是第一次

紐西蘭發生西方國家近代針對穆斯林最嚴重的攻擊後,仍有42人受傷住院治療,其中包括一名4歲兒童。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今天表示,受害者來自穆斯林世界,土耳其、孟加拉、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都已提供領事協助。

根據阿拉伯電視台(Al-Arabiya)新聞頻道,有一名沙烏地阿拉伯人死亡,另有一人受傷。根據約旦外交部長,至少2名約旦人喪命。巴基斯坦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有5名國人失蹤。

這樁慘劇讓挪威總理瑟爾貝克(Erna Solberg)回想起曾發生在這個北歐國家的悲劇。2011年7月22日挪威首都奧斯陸市中心政府辦公大樓附近發生爆炸,數小時後烏托亞島(Utoya)爆發槍擊,共造成77人死亡。

挪威右翼極端分子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犯下的大屠殺猶歷歷在目,瑟爾貝克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對抗各種極端主義。「真是令人感到悲傷。這起不幸令人想起我們曾經歷的7月22日慘劇,這是二次戰後挪威經歷過的最艱難時刻。」

《法新社》報導,2017年1月2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一名27歲男性在一所清真寺的傍晚禮拜過後,進入寺內開槍掃射,造成6名禮拜者死亡和35人受傷。6名死者全都擁有雙重國籍,他們近幾十年才移民到加拿大,包括2名阿爾及利亞人、2名幾內亞人、1名摩洛哥人和1名突尼西亞人。

攻擊者是加拿大學生畢桑奈特(Alexandre Bissonnette),他認同極端民族主義,但不屬於任何組織。他被捕後今年2月遭判處無期徒刑,且40年內不得假釋。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曾譴責這是一場「恐怖主義攻擊」。直到今天以前,這是西方國家在穆斯林場所發生過最嚴重的單一攻擊行動。

2017年6月19日,在英國倫敦北區芬斯伯瑞公園(Finsbury Park)的清真寺外,48歲威爾斯男子歐斯本(Darren Osborne)駕駛廂型車衝撞宵禮後準備離去的穆斯林群眾,造成1人死亡12人受傷。

歐斯本在廂型車上留下字條寫道,他是為了報復伊斯蘭激進派的恐怖攻擊,和替1名兒童性醜聞受害者討公道。他去年2月已被判處無期徒刑。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