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別穿得太花俏,看起來就像觀光客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別穿得太花俏,看起來就像觀光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柏林的夜店從週五半夜一路開到週一上午,而且越是「在地」的柏林夜店,越不能夠「過度打扮」,但只要通過了門房的檢驗入內,你就會知道為何入場前,他們都會在你的手機鏡頭貼上一張貼紙......

隨手打下「How to get in Berlin clubs (如何進入柏林夜店)」,Google隨即密密麻麻列出一排清單。這個城市,才不如同他們表面宣稱的自由平等,在這裡,夜店門房高高在上的掃視眾生,「Cool enough(夠酷)」 是唯一的階級,你態度夠不夠跩、夠不夠在地,決定了你夜生活的精彩度。

我的行李箱攤開,只有開深V的小洋裝和跟鞋,朋友皺起眉,我還沒意識到這幾件倫敦跑趴服有什麼問題。我說,全黑啊,能有什麼問題,她嘆了口氣,扔來件鬆鬆垮垮的薄毛衣,說穿上吧,還有把妳該死的跟鞋脫掉;她自己則換上洗到褪色的靛色Adidas外套搭件鐵灰色T-shirt,踩著底已磨平的Converse就出門了。

「別穿得太花俏,看起來就像觀光客。」談到觀光客時,她瞇起眼,那詞像是什麼髒話。

10552544_10201323513369751_8092274915474
Photo Credit: Su Suu

我們喝著Party前的暖身啤酒,她試著跟我解釋柏林人跑趴的裝扮。「主題式」的夜店有種嚴格的服裝規定,全部的人都必須換上比基尼、皮衣、馬甲、羽毛或是裸露的徹底,無論長得多好看,只要不符合就沒有通融餘地;另一方面,「Techno」系冷硬派的夜店,則是不能穿花俏浮誇的衣服,是全黑很好,不是全黑也無妨,關鍵是樸素、低調,展現出德式硬派實用。

不要高跟鞋,千萬不要,夜店是專心跳舞快樂的地方,你穿跟鞋跳什麼舞?

一旁戴著好看金絲框眼鏡的男人走過,他身上毛衣的破洞很明顯是使用痕跡而非裝飾,好的,硬派實用,看來被英國人養壞的我連平常走出門倒垃圾,都會被柏林人指責過度裝扮。

凌晨一點半,喝完兩輪後我們終於決定要去混夜店。柏林的夜店從週五半夜一路開到週一上午,她的朋友們信誓旦旦跟我說早上跑趴多好,整個夜店都沒有人,可以盡情跳舞。我其實不太理解什麼是沒有人很好,直到我走進「:://about blank」。

26220577_10155282901427749_2257306682463
Photo Credit:://about party

你們看過「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嗎?森林裡單身反叛軍的領袖對著柯林法洛說:「We all dance by ourselves, that’s why we only play electronic music. (我們只跟自己跳舞,這也是為何我們只播電子樂。)」 那段詭異而荒謬的森林電子派對,便是我對柏林techno夜店的第一印象,柏林人在techno夜店裡只有自己跟自己,他們盡情擺弄身體、伸展,不像倫敦夜店充滿著性感而浮誇的明來暗去,就是電子樂與自己。

不過,你想玩點什麼還是貼得起來,不然柏林的夜店怎麼震驚世人。

在經過漫長的排隊(後方來自布達佩斯的新創企業家,頻頻背著他從Reddit看來的小抄,以便等會門房問起時能夠應對自如),門房要求我必須將手機鏡頭貼起來,我邊咕囔著這樣我不能拍現實動態炫耀了怎麼辦,邊轉頭問朋友旁邊狹窄木門隔起的小房間做什麼。朋友聳聳肩,「做愛。」

做三小?

這才知道柏林夜店實在貼心,總是會設著幾間Secret room,讓慾火攻心的人們能夠直接拉進小房間裡辦事,門上也有小洞讓外頭的人觀看,多點參與感。如果不喜歡太開放也可以,只是少了間廁所讓其他人不太方便,我曾在柏林夜店廁所等了15分鐘,直到一女兩男終於走出來。鏡頭的貼紙,便是避免大家的香艷照成為醜聞。

多麽體貼,多麽柏林。夜店裡的故事,就讓它留在那夜吧。

更刺激的夜店也不是沒有,惡名昭彰的KitKat Club以Fetish(戀物癖)主題,這邊說Fetish不是日式清新的沈溺公仔CD咖啡壺,Fetish是乳膠衣、麻繩、皮鞭、手銬,嚴格的服裝要求,在螢光燈一閃一閃下,人們捕獵著喜歡的對象,或是展現自己的慾望。這樣的夜店不是少數,同性戀朋友在某個Gay club上廁所時,便有男子癱軟在小便斗前,等待著屎尿淋在身上的快感。

你或許帶著點獵奇的心情聽著我講柏林夜店故事,盤算著該如何安排場柏林冒險,但我希望你能在窺淫外保持著敬意。柏林是如此令人喜愛的城市,他們厲行著政治正確與性別實驗,正確到://about blank不但公社經營,還固定捐錢給女性主義團體;其他知名夜店像是Astra Kulturhaus和Bi Nuu在寒冷的冬天,會將未營業的時段開放給無家可歸的流浪者當庇護所。

你可以說KitKat和Berghain宣稱的性解放是種商業宣傳,但當無論如何離經叛道的性癖在夜店裡都受尊重,你不得不欣賞這座城市是如何言出必行。

在不影響他人,保持溝通的狀態下,人們自由來往各式性別、性向與嗜好,多好。

前提是你進得去。

至於怎麼進入柏林夜店,全世界最知名的夜店Berghain門房給了些小建議:除非主題之夜不然禁止「過度打扮」、喝太醉不行、背起夜店當晚活動、摸熟DJ有誰,還要在門口露出比門房還跩的樣子,少一臉觀光客,展現柏林這麼大,我他媽想去哪家Club都行的態度。

凌晨5點,我在://about blank的花園中抽著煙,旁人用廢油桶升起熊熊大火,盯著燄光,和朋友分著一瓶摻著伏特加的瑪黛茶。我說,我們回家吧,倫敦人的馬車要變回南瓜了。

她大笑,說什麼傻話,柏林人正要去第二家呢!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