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有非常多問題,最嚴重的是已經沒有「品牌價值」可言

民進黨有非常多問題,最嚴重的是已經沒有「品牌價值」可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想到民進黨,品牌印象已經淪落到「台北文青挺同婚」,不然就是「選舉到了反黨國」。這兩種印象,都是會流失選票的印象。

今天(2019年3月16日)是個緊張的日子,結果應該是沙包黨慘勝。但今天也是個很愉快的日子,航海王剛出新番,娜美色堪比霸王色,我喜歡尾田這樣子畫。尾田把日本的文化特徵放在和之國突顯出來,而且運用許多吸睛美女的橋段,讓整個和之國政權戰爭,氣氛緊張肅殺,但也帶著活潑快樂。

今天還有另一件愉快的事情,是高嘉瑜拍時尚雜誌,實在是美呆,觀之令人身心舒暢。高嘉瑜這個人,與穎孟、耿葳、學姊比起來,更強大、更優秀、更穩定、更美麗,而且比柯文哲擁有更強的藍綠吸票能力(從得票率看來,柯文哲已經被證明無法挖到真正藍營票,只能操作中間選民跟聯考菁英崇拜,柯立足於年輕人支持率,但現在也正流失中)。

高嘉瑜在動態裡寫著「首次嘗試的新造型,目標群眾是18歲到34歲」。這句話其實不只是時尚雜誌的設定,也是高嘉瑜政治目標的設定。高嘉瑜以年輕、活力、氣質、愛笑、高學歷美女的形象,24歲就成為國大代表,過了14年她的長輩與同齡人仍然穩定支持,現在她要向下挖掘與鞏固年輕新選票。

這種貼合台北市首都文化菁英氛圍的選舉市場定位與操作模式,非常精準,非常驚人,非常高效率。高嘉瑜代表一個美麗、年輕、高知識份子的政治品牌,賞味期限還很長,甚至以她的知名度,10年之後很可能進入中樞,最少也會是個立法委員。

提醒一下,今天的主題是「品牌」。

高嘉瑜為什麼會友柯卻又不離民進黨?顯然高是對民進黨有感情、有認同的,但在選舉市場上,客源鎖定知識菁英與年輕族群的高嘉瑜,必然與踩在同樣市場區位的柯文哲立場友善。

如果綠營搞不清楚這一點,那就會死翹翹。

怎麼說呢?今天民進黨有非常多問題,管理問題(羅文嘉文青體系)、內奸問題(陳明文洪耀福投機體系)、財務問題(遠比國共窮),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在於,民進黨已經沒有品牌價值可言。

試問各位,民進黨的品牌價值為何?民進黨最原初的品牌與市場定位,叫做「本土勢力反對外來暴政」,後來演化成「清廉勤政愛鄉土,促轉反核搞台獨」。但經過扁朝,藍營媒體全力架構「貪扁宇宙」以後,民進黨「清廉勤政愛鄉土」這行整條槓掉;「促轉反核搞台獨」,雖然有做,但由於客觀條件不允許急獨,所以很多支持者已經倦怠了。

更慘的是什麼?現在想到民進黨,品牌印象已經淪落到「台北文青挺同婚」,不然就是「選舉到了反黨國」。這兩種印象,都是會流失選票的印象。本專頁絕對是挺同婚的,我也知道民進黨不是只有搞同婚,但是市場是無情的,不會管你幕後如何辛苦,客戶只要交到手裡的貨品跟服務無可挑惕,否則就狗幹你,叫你經理出來理論,關店去死不要礙眼。

懂嗎?

從(2018)11月24日以後,民進黨中央雖然清除了一批碩鼠,但是新上來的人並沒有找出對的方向。我一直在說「府院黨」三方之中,「府院」已經轉向並且進行新任務了,黨卻繼續迷航。府院現在正在收攏外交伏筆、保守化施政縮減戰場、開始轉向社會治理,下一步關鍵要看會不會對NCC開刀。但是黨呢?黨在做什麼?

羅文嘉出席西藏抗暴日遊行行前記者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前左)7日在台北出席「310西藏抗暴日60週年遊行行前記者會」,羅文嘉拿出圖卡表示,民主與人權沒有模糊的空間,宣示民進黨的立場。 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108年3月7日

民進黨的最高層主力放在府院為國家備戰,這是對的,只可惜接棒黨務的野百合世代太過氣質。羅文嘉用李晏榕、吳濬彥,這種用人取向根本是笑話。從黨釋出圖博抗暴消息,把補選升高到主權戰爭,更可以看清黨沒有理解市場需求。圖博抗暴非常重要,但是太遙遠了。主權之戰的訴求是正確的,但不能只講這個。從補選來看,用危機感衝高我方投票率是正確的,但就算僥倖勝了,大選還是會完蛋。

那些厭煩政治的人們,需要的是切身相關的UX。

請給消費者/選民最好的體驗,否則他們寧可擺爛。國民黨的存在至少捍衛了習慣的世界觀,共產黨的利誘又好像很偉大繁榮,民進黨呢?民進黨可以給我們什麼?

問題不在於錢而已,問題在於世界觀要共感,切身感受必須舒服,要讓人認同價值,產生信仰。「台灣價值」必須有更多的內涵,不能用主權論爭的語言去說服,而要用最微小最細膩,能夠給予選民「你」幸福的感受。

民進黨要徹底體悟到,現在是最黑暗的黎明前夜,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國族,需要怎樣的神話、怎樣的價值、怎樣的世界觀去撐起共同濃烈而歷久不衰的感情。民進黨有如此強大的信念讓人追隨嗎?

民進黨的品牌價值在哪裡?

回想高嘉瑜那句「首次嘗試的新造型,目標群眾是18歲到34歲」,裡頭富含深意。50 歲以上長輩的政治光譜幾乎是無可動搖的,因此只要做到假訊息澄清即可。真正該全力拉攏的,是中間選民,尤其是年輕選民。我認為年輕選民總括而言是18-45歲,高嘉瑜可能認為是18-34歲,這必須依選區結構去調整。

如果一套行銷策略,乃至一個選戰組織的大戰略,像我這篇文第一段話那麼含糊不清,顧客肯定會「三小?」然後就離開,不會停下來認識你,更不會支持你。

今天會公布又一次的市場考驗結果。

要如何創新品牌價值,民進黨該想一想,正在讀這篇的你,也該想一想。嘿,不是想你自己要怎樣,而是你想站在哪裡、拉攏誰,而我們該怎樣。認清誰不是客戶,誰是真客戶,現在的定位足以爭取夠大的市場嗎?該怎麼辦?好好想一想。

(我補充一下:品牌價值跟市場反應相關,品牌價值不等於從政理念或核心價值。韓國瑜沒有核心價值,但他有很強的品牌價值。)

本文由恕我無法支持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