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沒落了幾個商圈和夜市而已嗎?最黑暗的時刻恐怕還沒來臨

只是沒落了幾個商圈和夜市而已嗎?最黑暗的時刻恐怕還沒來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些名店、老店陸續收攤而引起媒體連番的報導。這代表的是,即使在天龍國,原本熱鬧的商業區域都面臨一致性的衰退,量變導致質變,商圈沒落只是必然的結果,而非單純高房租可以解釋,因為大多數商業區房租的變化並不會像商圈那麼的大。

台北市東區近年人潮衰退,店面租金仍持續高檔,店家陸續倒閉,多年老店如「永福樓」「錦華樓」,大型外國連鎖店如「FOREVER 21」,瑞士錶店Swatch都歇業。前北市副市長張金鶚指出,「鬼城效應」已蔓延台北。

不僅東區店面空蕩蕩,就連民生社區、龍山寺地下街等昔日人潮聚集點,都逐漸出現歇業潮。這波空屋潮逐漸蔓延,饒河街夜市外圍、八德路四段一帶,竟有十多家店待出租。

不是只有台北,調查台灣最知名的逢甲商圈,2018年整體人潮僅1091萬人次,是統計11年來最低,另去年營業額僅剩85億元,跌到相當於2009年金融海嘯的水準。高雄之前的夜市,新崛江商圈也都面臨沒落,才有韓國瑜市長的崛起,他也很努力地希望可以扭轉高雄的「又老又窮」。韓風之所及,連台北柯市長也遭殃,好像這些商圈的沒落他要負起責任一樣。我從來不擁柯,不擁蔡,沒必要為他們開脫,也希望靜觀韓市長如何能在高雄振衰起敝。

作為一個學科學的人,凡事要講求邏輯與證據,有些趨勢其實早就有跡可循,像去年在台北市的中山區、松山區、信義區就在各大馬路旁陸續出現許多空置的店面,有些大馬路的三角窗即使在營業,也都是臨時的特賣會。這些空置的店面在幾年前根本沒有,但最近卻是舊的依然租不出去,新的招租廣告又貼出來,一天又一天的惡化。直到現在因為太多拉上鐵門的空店面,實在怵目驚心,而更因一些名店、老店陸續收攤而引起媒體連番的報導。這代表的是,即使在天龍國,原本熱鬧的商業區域都面臨一致性的衰退,量變導致質變,商圈沒落只是必然的結果,而非單純高房租可以解釋,因為大多數商業區房租的變化並不會像商圈那麼的大。

以筆者熟知的台北市來說,其實有幾個因素是非常明顯的:

  1. 人口沒有成長,甚至下降:2018年以桃園市增加2.3萬人,臺北市減少2.0萬人變化最為明顯。近7年淨遷入累計數以桃園市、台中市、金門縣及新竹縣等4縣市淨遷入人口較多。這些還沒有計入設籍台北,但實際旅居國外,或在異國工作者,單單筆者在台北的病人就越來越多在這幾年出國工作,長期待在中國、日本、澳門、新加坡。
  2. 少子化跟老年化降低消費力:台灣15-30歲人口2005年約530萬,2010年約500萬,2015年約470萬,每年減少30萬消費力強的青年族群,預估到2020年甚至不到420萬,和大學入學人數一樣在急遽下滑之中。65歲人口2005年約220萬,到了2015年接近300萬,消費力較弱的老年族群十年中足足增加快80萬。這些因為人口結構改變所造成的消費力下降是可以計算、可以預期,但是卻沒有人可以輕易在短期內扭轉,除非開放大量移民。
  3. 電子商務(及網購)的崛起:網購夯,據經部統計,107年無店面零售業營業額達2387億元,創歷史新高、年增4.8%,已連續11年正成長,其中佔比7成電子購物業營業額,平均每年成長7.4%,優於整體零售業1.9%。

上述這3個因素都會造成零售商店的經營越發困難,因此如同程琪文章所言「社會零售總額的增長速度趨於平穩,甚至逐步放緩」,2020之後恐怕更是快速下滑,網路零售市場交易量卻呈現平穩增長形勢。而信義區不斷增加的百貨公司,內含餐飲、電影等複合式經營,吸引消費人數及金額很可觀。換句話說,餅變小,但搶食的大獅子卻越變越大,網購、百貨周年慶的密集行銷跟集中採購更是對小商家的趕盡殺絕。看看中國這個很好的例子,眾多電商平台配合甚至創造特殊節慶,推出各種行銷活動刺激交易,成果頗為驚人。

沒落了幾個商圈、夜市,事情就這樣了嗎?最黑暗的時刻還沒來臨。是的,最黑暗的時刻還沒來臨,這不是危言聳聽,請看下面的分析:

1. 致命而持續成長的網購,及電子商務

2017年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台灣消費者網購的年消費總額達27715元,比2015年成長12%,相比於2014年則是更顯著的28%成長,2016網路銷售金額達3兆5,395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消費總額增加,網購金額占每月消費總支出的比例也呈現上揚,和2014年的12.3%和2015年的15.4%相較,在2016年的占比已經達到17.8%。當分母總額越來越高,成長率依然維持兩位數字,表示銷售往網購大力的傾斜,也代表零售實體商店將面臨更快速的萎縮。

以前還有不習慣網購的老年族群,但是這也悄悄地起了大變化,就像網路社群近年加入了許多銀髮族一樣,銀髮族其實也十分喜愛網購。根據阿里巴巴發佈的《銀髮族消費升級數據》,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消費行為升級趨勢明顯,在淘寶天貓上,銀髮族用戶數近3年來增長1.6倍。

另一個噩耗是,現在不只是網路購買東西,連網路訂餐、外送也更普遍,代表餐飲服務業很快也會受到進一步的擠壓。再更一步則是透過網路撮合的到府服務,其實像Uber就是,接著如網路銀行,美甲、美睫、按摩也都陸續跟上。這些都會減少實體店面的需求外,人們也因而越來越不需要出門,不管是用餐、逛街,或辦事,結果商圈會因人潮不斷的減少而更進一步的沒落。所以在幾年內網購、網路訂餐、互聯服務都將會成為所有年齡層的消費主流,實體店面將更加式微,租金跟人事負擔最後會沉重到無以為繼。

2. 低薪化、通膨,與高房價吃人的房子

不可諱言的,台灣的低薪化是非常大的致命傷,甚至實質薪資不因最低工資的調整而增加,反而是倒退。尤其這兩年來大家可以看到最低工資調整、小幅度的加薪反而構成實體商業的重大負擔,但民生用品調漲幅度遠大於調薪,連一顆最常用的止痛藥都大幅漲價到一顆超過15元。最近有機會跟一些年輕女生談到她們跟男友的AA制,赫然發覺現在的年輕男生根本無力負擔比較昂貴的禮物,連請女友吃一頓好一點的,上千元的晚餐慶生都有困難。這些低薪造成年輕人的痛,還有中年人養家的苦,一直是政府無法處理,到最後甚至不願面對的難題,也是韓流之所以席捲台灣的主要原因,除了有錢人之外,整個台灣長期都籠罩在低薪的低氣壓。

而日益消失,或者說消風的的中產階級,面臨的是養家、養父母的龐大壓力,尤其要是負擔高房價的房貸壓力或要存錢買房,可支配支出變得很有限。所以少子化是必然,但這也造成撫養比率的大幅上升,到了中年,不管是遇到父母失智,或重大疾病就變得左支右絀。而政府健保、退休、年金需要更高的提撥,都造成個人的負擔上升,企業經營成本的增加,進而拉低消費能力,跟形成企業生存危機,因為大環境惡化,又進一步惡化少子化,少子化則進一步降低消費力,變成惡性循環。政府過度快速減少軍公教退休金也是一大效應,就像短時間內突然大減薪,尚未退休者也縮減開銷,增加儲蓄以因應退休所需,視同低薪化的向上延伸,抽走的消費力累加之後恐怕遠超過千億,那只有一句話「沒有最慘,只有更慘」,就像我們的生育率「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3. 自動化方興未艾

還有更慘的是自動化,AI或神經網路取代人類工作的事就先不用提了,就像某些大人物的預言,將對人類的生存構成極大的威脅。單就目前既存的,非AI或神經網路的科技,只要改善介面,不要企求無人化的一步到位,對就業市場即足以起翻天覆地的變化。去年美國自動化機械的成長數字也可看出端倪,相對原本已經高度自動化的汽車工業只有10%的成長,食品、服務業等自動化機械的使用成長卻超過40%,在可預見的未來數年,將會取代多少的人力?貧富差距只會更大,高階的消費力不會製造商圈,不會流向夜市,而中低階的消費力只有更慘。

或許你會說我在危言聳聽,甚麼「沒有最慘,只有更慘」,我還是一個被期待要鼓舞人心的精神科醫師嗎?唱衰台灣,我是在拆執政黨的台嗎?其實我不單只是精神科醫師,我20年前在美國心理研究所專攻的是神經網路的理論,10年前也在外商藥廠當過高階主管,見識過極高度自動化的製藥工廠,甚麼工廠中的自駕車,不需開燈只有機器運作,10年前我早就親眼目睹。現在電腦更強大,機器手臂更進步,物聯也崛起,未來只有看著無人商店跟工廠興起、實體商店關閉如滾雪球般前進。不同的是,之前的雪球是往上坡滾,現在則快要開始是下坡,AI跟神經網路才剛要加入戰局呢!

我們需要希望,也需要正向思考,但社會的希望不是建立在虛妄的想像,甚麼AI會讓人類做更好的工作,不會造成大量失業是騙人的。根據我跟一個金融界高層的討論,金融保險業因為自對化跟網際網路的使用,第一線服務跟業務人員恐怕一開始就可以減少50%,甚至70%。真正阻礙進程的恐怕是來自政府的壓力,還有董事長們的不忍人之心,這是我必須推崇的人性光輝。但是當摩斯漢堡、麥當勞都變成電腦點餐,大量網購的食品都出自無人化的中央廚房之後,你覺得金融業可以堅持多久,現在銀行的臨櫃顧客已經都減少到不用排隊,甚至小貓兩三隻了。

正向思考也要有方向、有計畫,不是單純的心想事就成、美夢會成真,在此時刻,真正需要的是基於現實狀框,殫精竭慮的籌謀擘劃,而不是只有口號、硬拚而已。經濟是整體的,台北不好的因素幾乎可以適用到整個台灣;經濟也是延續的,任何躁進,或偏離基本面的都只會是蛋塔效應。不管是一廂情願的政治人物,或意亂情迷的粉絲、鄉民所擁戴支持的,只要非理性、不科學,都可能變成誤民誤國。

賴院長說平均薪資有五萬元,眼中沒年輕人是嗎?沒看到貧富極度的不均,地域間很大的差異嗎?蔡總統一天到晚跟中國543,真的知道人民的辛苦嗎?企圖跟她陳情的日月潭商家不是被架了出去,事後去拜訪過嗎?冷冰冰到沒有溫度,連做人都不會,誰相信她有能力拚經濟。

立法委員也不是在賣水果的,不是嗎?高雄要增加一百萬的人口要從哪裡來?北漂回的去嗎?韓國瑜要是選總統,口號是又老又窮的台灣要變成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嗎?恐怕沒人能相信。如果韓國瑜選上總統後,又要怎樣兌現不久前讓高雄最富有的承諾呢?犧牲別的縣市嗎?

希望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可以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想法,而不只是提出這些真實但令人沮喪的數字。我想要告訴柯、韓、蔡、柯粉、韓粉,還有兩大政黨的是,根據目前種種的真實數字、走勢——「假如我們不能打破窠臼,努力思考、深入擘劃;不是只有商圈沒落,很多中低薪收入的民眾、小商家,生活都將如往下滾的雪球,急轉直下。」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