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與現代並存的日本小城「鎌倉」

舊時與現代並存的日本小城「鎌倉」
Photo Credit:翁湘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小的鎌倉,面積只有40平方公里,不到台北市的六分之一,人口也只有18萬人,江之電沿線若非觀光景點,一棟棟低矮的民宅,沒有多少人群活動的氣息。三兩穿著橡膠鞋的漁人、方圓百里唯一一間的7-11,和幾隻「嘎!嘎!嘎──」的烏鴉,就是鎌倉居民的日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距今約1400年前,日本一位貴族藤原鎌足,正準備前往鶴岡八幡宮祭拜,夜宿在由比之濱時,做了一個夢,夢裡受到指示,要把隨身的「鎌槍」埋進土裡,因此這裡就取名為「鎌倉」。另一個說法是,「鎌」指的是爐灶,「倉」是山谷,而鎌倉三面環山、一側面海,就像灶爐一樣,所以稱為鎌倉。

未命名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古代的兵器鎌槍,中國時至清代都還會做為武器使用(圖片來源:鎌槍

衝浪、大佛、繡球花,以及扣隆扣隆的路面電車,日本應該再也沒有這樣的地方,可以像鎌倉如此的「舊時」又「現代」了。小小的鎌倉,面積只有40平方公里,不到台北市的六分之一,人口也只有18萬人,江之電沿線若非觀光景點,一棟棟低矮的民宅,沒有多少人群活動的氣息。三兩穿著橡膠鞋的漁人、方圓百里唯一一間的7-11,和幾隻「嘎!嘎!嘎──」的烏鴉,就是鎌倉居民的日常。

鎌倉位於神奈川縣擁著相模灣的「手臂」位置上,「海」從江戶時代起,一直都是東京都人視此為休閒聖地的原因之一。不僅是提供美味生魚片、吻仔魚和各式海魚類的孕育地,即使是只有0~5度的冬季,依然可以看到皮膚黝黑的居民或散客隨著一波波時高時低的浪潮,在海裡享受推高沉落的快感。

2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神奈川沖浪裡》已被廣泛使用在廣告及商品中,梵谷也曾對這幅畫表示讚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最出名的畫作《神奈川沖浪裡》,繪的就是神奈川洶湧的浪潮,畫面中的三艘船,正準備運送剛捕捉到的活魚,無奈卻遇上大浪,只能坐在船上任其擺盪。

庇祐信眾700餘年的「鎌倉大佛」
4
Photo Credit:翁湘惟
鎌倉大佛的本尊為阿彌陀佛如來,莊嚴宏偉

鎌倉高德院的大佛,是僅次於奈良大佛的日本最大的佛像,高11公尺,微微駝背厚實的大佛,自鎌倉時代就鎮坐在此。如今過了700餘年,甚至歷經海嘯後還屹立不搖。坐在石椅上仰望著大佛,聞著裊裊燃香的氣味,再多的紛雜與煩憂,好像都可以被大佛接納消除,就此放下。

日本的佛像有許多神祉,例如拯救為病痛所苦之人的「藥師如來」、用千手拯救世人的「千手觀音」、留在現世救濟人類的「地藏菩薩」,而鎌倉大佛的本尊為「阿彌陀如來」,職責是引領亡者前往淨土。

當我們到一座廟宇要參拜時,如何迅速辨別是哪一尊神佛呢?如來又分為「藥師如來」、「毘廬遮那如來」、「大日如來」和「阿彌陀佛如來」等等,這麼多尊如來,其實祂們都有統一的「定裝」:

  1. 肉髻(ㄐㄧˋ):頭部的隆起
  2. 螺髮:捲捲的頭髮
  3. 白毫:額頭中央的白色捲毛
  4. 三道:喉嚨上的三道皺紋

而阿彌陀佛如來和其他如來最大的不同,就是祂特有的手勢──「阿彌陀定印」,簡單來說就是「OK手印」。上圖中的大佛,手比著兩個OK,交疊在一起,表示將信眾迎接到極樂世界。

或許是漁民祈求出海平安,又或者是居民嚮往經書中的極樂世界而建,如今大佛的建造者已不可考。但卻成為世世代代旅客居民的信仰,庇祐虔誠的眾人。 

烤魚定食屋ヨリドコロ
5
Photo Credit:翁湘惟

位在江之電稻村ヶ崎站的ヨリドコロ,是日本當地民眾喜愛的烤魚定食小店。六種魚類可以選擇,附上小碟漬物、醋拌生菜和豆腐味噌湯,不到1500円的價格,十分受到歡迎。ヨリドコロ除了好吃的烤魚定食,為這家小店加分的是,江之電會以不到10公分的距離行駛而過,戶外的座位為運氣好的旅客準備,可以感受視覺與聽覺的最佳臨場感。

店員不諳中文,會用帶著日式英語的可愛口音,One、Two、Three、Four......一個個算出還有多少組排隊客人,一邊欠身示意,彷彿在這麼說著「很抱歉小店只有10個位置,請多多包涵」。

鮮魚用炭火一條一條慢慢燻烤,端上桌後撲鼻的炭香味襲來,每條魚的肥嫩油花攤亮在魚身上,還沒開動就有預感,這將會是完美的一餐。從來不知道,蘿蔔泥是這麼有深度的配角,烤魚附贈的蘿蔔泥充滿香氣又濕潤,在口中化開就像水果一樣鮮甜,搭配不鹹不嗆的漬物,一口白飯一口小菜,身心都被撫慰,十分和諧。

電車駛向繁華的城市,與小村莊的烤魚店交錯;乘客正前往喧鬧的鎌倉站,但時間卻在ヨリドコロ慢了下來,或許正是體會鎌倉氣息最適合的所在。

6
Photo Credit:翁湘惟
烤魚定食的魚類選擇多樣,多虧鎌倉漁村的供給
7
Photo Credit:翁湘惟
ヨリドコロ旁邊就是鐵軌,與電車貼身用餐
8
Photo Credit:翁湘惟
烤鯖魚定食,食器與口味都相當有質感

本文經翁湘惟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翁湘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