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布大交換》:美洲食物向外大遷徙,最朦朧也最攸關的就是玉米在中東的發展

《哥倫布大交換》:美洲食物向外大遷徙,最朦朧也最攸關的就是玉米在中東的發展
Photo Credit: josealbafotos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日美洲作物在中東僅居次要地位,只有埃及是個例外,在那裡阿拉伯國家的農民明顯地仰賴玉米維生,才得免於饑荒之苦。玉米在十六世紀極早期即已抵達埃及,可是直到十八世紀才發展為主食作物。及至同一世紀最後數十年間,已成為一項重要食物來源,自此開始重要性與日愈增。

文:克羅斯比(Alfred W. Crosby)

要了解世界歷史,就必須了解美洲食物向外大遷徙的故事,可是這故事最朦朧也最攸關的一頁,則是玉米在中東的發展。玉米與其他美洲植物,似乎在十六世紀即已抵達該區。但無論到底在何時傳入,可以確定的卻是:這些作物之所以能夠散播到世界其他角落,中東人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目前有關這方面的文獻或考古證據雖然極少,語言中保存下來的證據卻極豐富。早期在歐洲,玉米被稱為「granoturco」、「blé de Turquie」、「trigo de Turquia」(以上分別為義大利語、法語、西班牙語,意思都是土耳其小麥)、土耳其穀、土耳其小麥;有些名稱至今仍然沿用。

玉米在印度次大陸也有許多名稱——「Mecca」、「Makka」、「Makkaim」、「makaî」、「mungari」(以上均聖地「麥加」一字的變化形式)——也都顯示它是來自麥加(意指神)的食物,或更可能地,它最早是由某個伊斯蘭區傳入印度。仔細檢視非洲各語言與方言中對玉米的稱呼,也出現強烈證據顯示:這植物不但直接跨大西洋來到非洲,而且也通過查德湖自埃及傳入,以及從阿拉伯經由東非桑吉巴島、馬達加斯加、莫三比克進來。十八世紀末拿破崙在埃及,當時埃及人即稱玉米為「土耳其的小麥」或「敘利亞的小麥」。如果舊世界玉米之始,確如這些點點滴滴證據似乎在告訴我們的現象:極富中東色彩,那麼或許其他也同樣適宜中東氣候的美洲作物之始亦然。

有位算是「原型」植物學家的日耳曼名醫洛沃夫,一五七○年代曾行經中東,寫過一篇文章描述自己這趟冒險旅程,他提到腰豆、法國豆,還有印地安小米(玉米):足足有「六、七,甚至八肘高(古制量度,自肘至中指端)」,生長在幼發拉底河沿岸,也在敘利亞愛樂坡和耶路撒冷周圍的田裡。一五七四年他自幼發拉底河谷地採來的玉米標本,至今仍在荷蘭萊登的標本收藏所。

的確,若說美洲植物在一六○○年之前,並未找到路抵達中東,實在很難令人相信。在此之前,它們已經在舊世界所有其他主要地區出現:為什麼不會也在中東呢?鄂圖曼帝國是十六世紀中東與地中海區最重要的一股勢力,強力吸引所有事物向它,一如今日所有事物都投向俄羅斯或美國。當時的鄂圖曼帝國,正經歷快速的人口成長,任何人口面對這種現象都會有興趣實驗新的作物。而鄂圖曼勢力擴張至巴爾幹地區,又控制影響著亞洲與蘇丹的商隊路線,凡此種種,都足以令任何受到土耳其人青睞的事物,也又快又遠地廣向四方傳布。可是,十七、八世紀赴中東的歐洲旅人,卻鮮少提及玉米及其他美洲作物。這種現象難免令我們斗膽提出的任何概括論述,受到一些混淆與打擊。

今日美洲作物在中東僅居次要地位,只有埃及是個例外,在那裡阿拉伯國家的農民明顯地仰賴玉米維生,才得免於饑荒之苦。玉米在十六世紀極早期即已抵達埃及,可是直到十八世紀才發展為主食作物。及至同一世紀最後數十年間,已成為一項重要食物來源,自此開始重要性與日愈增。

十九世紀以降七十年間的埃及人口,幾乎沒有任何統計數字可循,不過我們還是可肯定:當時人口呈穩定增加,而且一路持續不斷,甚至加速提高。一八八二年埃及有六百七十萬人口;一九○七年一千一百二十萬;一九三五年一千六百萬;一九六四年二千八百九十萬。這段時間埃及的領土也確有擴張,可是以上成長現象則多出於人口自然繁增的結果,原因不僅在醫藥進步,也因為玉米產量擴增,沒有它,根本不可能有當前這麼多的人口。

肥沃的土壤,充沛的尼羅河水量,以及炎熱的陽光,都使玉米成為埃及地最近於理想的作物。再沒有其他任何穀物,能在這種環境下產出這等收成。在埃及栽植玉米的勞動成本,亦比其他作物為低。今天的埃及,投入玉米耕作的地域遠比其他任何食用作物為多,而「玉米亦已成為人民日常飲食的主要項目。」

再把目光轉向遠東,研究該區專供人類食用的農作物。此舉極具意義,比世上其他任何地區都更值得研究。因為當地人口壓力對食物供給的影響如此之大,歷史如此久遠,以致東亞對攝取動物做為食物來源的仰賴,可能向來不及世上任何其他大型人口群。他們供不起這等揮霍的作法:讓牛羊在明明可耕的土地上悠閒吃草,然後再把它們吃下肚去。他們知道,要填飽人的肚子,不如自己直接動手在地裡種吃的,比起放任牲口自行覓食尋找給養,效率遠遠高出許多。比方中國人日常飲食的卡洛里,便有百分之九十八來自蔬菜。用法國歷史地理學家古爾羅的話來說,東方有個「蔬菜素食文明」。

對於東方這個以素食為主的日常飲食攝生,任何內容的變化與添加,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美國學者湯甫森所言最能反映其中意義:「可供餬口生存之食物量,依然是決定中國、印度這類國家死亡率高低的主要因素。長遠來看,馬爾薩斯基本上相當正確,亦即人口的增加,極大部分取決於可供餬口生存食物之供應。」遠東的基本主食,當然是稻米,可是若考慮上述引言,再看看東亞這塊廣大地域裡面,玉米、樹薯,或許還包括其他美洲作物在內,在二十世紀上半期的產量增長竟超過稻米;這個不容置疑的事實,到底具有何種深長意義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