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最近行政院提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儘管法案名稱沒有包含同性「婚姻」字眼,但內容明確承認同性婚姻關係。反同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批評行政院的法案名稱是大玩文字遊戲,愚弄人民。然而,回顧同婚爭議發展,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以「家長」身份掩飾宗教反同

儘管不是所有反同人士都是基督教徒,也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反同,但綜觀活躍的反同團體代表,普遍都是活躍的基督教人士。歷來反同團體活動,也常見牧師、教會工作人員。在台灣同志議題的社會辯論中,這些反同的基督教徒就是最積極、最有組織性的反同主力。

然而,當這些反同人士宣傳反同觀點時,不論是召開記者會、投書媒體、經營臉書社團,或是參與政府會議,他們往往會刻意低調其宗教背景,並以「家長」代表自稱。換句話說,他們因宗教信仰反同,但卻以「家長」頭銜掩飾其宗教背景,在媒體上製造出家長對抗同志的假象。舉例來說,他們強烈反對性別平等教育中的多元性別與同志議題,喊出「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口號。這個口號就是以家長之名,包裝宗教反同之實,藉此正當化他們的發言立場,並進一步引導社會恐同。

宣稱提案合憲,但公投結果推翻釋憲

在推動公投的過程中,反同方也玩了許多文字遊戲,以至投票結束至今,公投的法律效力與範疇依然各說各話。事實上,自去年公投提案以來,許多專家學者就已經指出反同方的提案真意不明。儘管在公投前,中選會就曾正式說明公投第10、12案只是同婚立法形式的公投,並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但反同方仍一再主張他們的公投結果就是不准政府合法化同性婚姻。

仔細看公投第10、12案的主文和理由書,只有限定「民法」範圍的婚姻規定,但不能擴及民法之外的所有法律。反同方甚至在理由書中說明,其提案完全合乎大法官釋憲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就算投票通過後,政府仍然可以在民法之外,以其他法律落實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以上對於公投主文和理由書的討論,其實已經有許多論者分析過,但反同團體至今未曾正面回應。

再者,反同團體當初對中選說明他們的公投提案合憲,但在提案通過後,又到處宣傳他們的公投可以阻擋同婚合法化,甚至推翻大法官釋憲。令人不解的是,既然當初提案合憲,投票結果就應該落在合憲的範圍,怎麼會變成要推翻大法官釋憲?反同方為了通過提案,玩弄文字遊戲,最後受罪的卻是同志社群。

愛家與同志的語言對立

在公投宣傳中,反同的基督教團體大量操作「愛家」的文字遊戲。他們把反同公投說成是「愛家」公投,甚至主動要求媒體改稱他們為「愛家團體」。然而,他們所稱的「愛家」其實是一個不愛同志的家,甚至是一個同志不能存在的家。藉由「愛家」與「同志」的語言對立,反同團體向社會大眾暗示愛家就等於不愛同志的錯誤印象。

事實上,想結婚的同志其實都是愛家的人,只是他們的家不是反同方願意承認與祝福的家。許多家長也愛他們的同志子女,他們愛家也愛他們的同志子女。總而言之,「愛家」和「同志」從來就不是對立的關係。

「婚姻自由≠婚姻」的謬論

此外,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說明政府必須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於是反同團體就辯稱:保障「婚姻自由」不等於要承認「婚姻」關係。他們主張,雖然憲法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但法律不必承認同志的「婚姻」關係,改稱為同性伴侶「結合」、「家屬」、「共同生活」等非婚姻用詞,亦可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的釋憲結論。

反同方認為,憲法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並不是指合法「結婚」的自由。他們進一步宣稱,只要給同志非婚姻的專法,認定非婚姻的家屬關係,也可以滿足大法官釋憲,達到「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這個「婚姻自由≠婚姻」的文字遊戲推論到最後,就是一部號稱合憲,但沒有婚姻也沒有平等保障的專法。這整套論點聽起來荒謬至極,但就是日前在立院逕付二讀的《公投法第12案施行法》草案,亦即所謂的「同性共同生活法」。

政府應積極回應,消弭爭議

最後,我要強調大法官《釋字第748號》,不只主張政府應該保障同志的「婚姻自由」,還要達成「平等保護」,才算真正合憲。未來立法機關審理同婚法案,必須注意《釋字第748號》的兩大核心精神為婚姻自由和平等權,兩者缺一不可。另一方面,面對反同團體的文字遊戲,行政機關應該更積極回應,向社會大眾說明大法官釋憲意旨與公投內涵,而不是任由反同團體繼續以錯誤的資訊炒作對立,造成更多不必要的歧見與紛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