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辶反田野》:中環餐廳的選美會,扭轉我對菲律賓籍外傭族群的理解

《辶反田野》:中環餐廳的選美會,扭轉我對菲律賓籍外傭族群的理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研究下來,我的心得是外傭之所以參與選美,多數是因為在其中找到同伴、找到社群和認同感。就這一點而言,選美和運動比賽、教會的組織活動,或其他的興趣團體(做手工、攝影、爬山)等,並沒有不同。

選美真正盛行起來,與香港菲律賓籍外傭的人數在90年代之後達到一定規模、成為一個可觀的消費群體、吸引了菲律賓籍與華人企業的關注有關。電話卡公司,旅行社、貨運公司從2000年之後開始提供資金,協助遮打道上的戶外表演活動籌備,並以此作為接觸潛在客戶與推廣商品的方式。除了贊助政府和宗教團體的慶典活動,由商家作為主要出資者的活動也逐漸從偏重邀請菲律賓的藝人到香港演出,轉為偏重以才藝比賽或是選美比賽的方式吸引外傭們參加。

外傭們參與選美活動,並不只是被商家的廣告優惠或商品吸引。長期研究下來,我的心得是外傭之所以參與選美,多數是因為在其中找到同伴、找到社群和認同感。就這一點而言,選美和運動比賽、教會的組織活動,或其他的興趣團體(做手工、攝影、爬山)等,並沒有不同。不論是以參賽者、參賽者的好友兼助手、主辦者、編舞者、服裝設計師或化妝師的角色參與,參與選美活動的本質就表示他們要經過一段時間(三個月以上)的密集合作,其中還牽涉金錢、時間和情感的大量投入。這些面向,幫助了各個參與者交織出扎實的友誼和群體認同。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辶反田野:人類學異托邦故事集》,左岸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主編︰趙恩潔、蔡晏霖;作者:郭佩宜、呂欣怡、容邵武、方怡潔、羅素玫、李宜澤、邱韻芳、陳如珍、趙恩潔、蔡晏霖

「田野」不只是一種研究工具。
「田野」更是不確定年代的處世技藝!

田野是什麼?「田野」一直在改變。

今日,在許多意想不到的空間,越來越多人在「做田野」。不論是在紐約華爾街、西方與非西方的科學實驗室、世界各地的電子工廠、醫院診所、瀕臨絕種的紅毛猩猩棲地、「第二人生」的線上虛擬遊戲,甚至是殘酷的戰場邊緣。有越來越多領域伸臂擁抱「田野」,期待「田野」能帶來更正確的市場評估、更精準的受眾認識,協助解決更多社會問題。在這個全球化的年代,不只強調演算法的大數據夯;與大數據精神完全相反,強調「純手工、親體驗」的田野工作,也正夯。

反觀已經強調「田野工作」一百年的人類學者,卻丟出了一個個對「田野」的疑惑。什麼是田野的典範?傳統田野強調的長期浸淫,在今日高度破碎化的社會中還有什麼意義?對田野又愛又恨的人類學者,在田野裡沮喪受傷,卻依然痴心不悔,只因為田野帶她/他們在最不可能的地方遇見愛。

《辶反田野:人類學異托邦故事集》是一本非典型卻讓人大開眼界、回味無窮的田野故事集。書裡不會給你「什麼是田野」的定義,或「如何做田野」的SOP,但會娓娓道來田野工作者如何與國家機器、綠能、小農、原運、社運、移工、科學家,乃至動物植物真心地相遇。

辶反田野
Photo Credit: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