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謊技術的不確定性與法律疑慮

測謊技術的不確定性與法律疑慮
Photo Credit: flickr / Gabriel Rodríguez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測謊技術發展至今,遭受許多質疑,質疑者認為:測謊技術假定人在說謊會不自覺地產生心跳加速等生理反應,但這個大前提本身就備受挑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新聞報導,針對前新莊分局刑事組長羅明村涉嫌收賄一案,經向檢察總長提出48次非常上訴聲請均遭駁回,高等法院更駁回其再審之聲請。民間司改會認為,本件案件疑點重重,不僅多數證人翻供,羅明村本人的測謊鑑定報告也存在瑕疵,並提出第50次非常上訴聲請。

測謊到底是什麼?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看過美國DC漫畫公司的作品《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呢?相信看過的讀者對於她持有的神器「真言套索(Lasso of Truth)」一定有些印象吧!漫畫作品中,真言套索除了能當作攻擊武器之外,同時也能使被捕捉到的敵人說出真話。而這樣武器的設定,都與其作者威廉・馬斯頓(William Marston)有關。

威廉・馬斯頓除了是神力女超人的作者之一之外,同時也以奠定測謊技術的基礎而聞名。身為心理學家的馬斯頓認為:人在情感起伏時,會產生諸如血壓上升等生理反應,因此可以透過分析受測者的這些生理反應,進而得知對方的心理狀態及是否說謊。經後人加以補充及精進以後,就形成了現今測謊的樣貌。

然而,縱使測謊技術發展至今,仍有許多質疑的聲音。質疑者認為:測謊技術假定人在說謊會不自覺地產生心跳加速等生理反應,但這個大前提本身就備受挑戰。只要受測者保持冷靜,便有機會操作測謊結果,美國的「綠河殺手」在正式認罪前,就是透過這個方式通過測謊;相反的,縱使是無罪的人,也是極有可能因為過於緊張而被認為說謊,眾所周知的江國慶案便是一個例子。這導致了許多學者質疑是否應該將測謊報告作為證據、並作為認定被告是否有罪的依據。

測謊可不可以當成證據呢?

雖然測謊技術本身的準確性讓人存疑,但作為近代檢察官常使用的偵查手段之一的地位卻是不爭的事實。我國司法實務上也雖然曾有過不同的見解,但是高等法院於高等法院95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35號中,針對測謊報告是否具有證據能力已做出決議,採取折衷見解認為:唯有符合特定要件下所得的測謊鑑定報告,才具有證據能力,並未完全否定測謊鑑定報告的證據能力。此一決議雖不對法官判決產生法律上拘束力,但也多少影響了後來的判決。

然而,司法實務這樣的折衷見解,卻引來了各種批評。反對方認為:科學鑑定技術重視「再現性」,也就是不論經過多少次鑑定,均能得出相同的結果。然而,透過測謊機取得的生理反應資料本身,並無法在第二次測謊時重現,測謊鑑定結果也可能因為不同人分析而有不同。同時,若被告接受測謊,如果說實話,檢察官將會把陳述內容當作證據對自己起訴;說謊的話也會被以測謊未通過為由,做為起訴的依據之一。這種使被告左右為難的測驗,無疑迫使被告將自己的秘密攤在陽光之下,與刑事訴訟法不自證己罪的基本原則不符。

除了上述的問題之外,測謊本身也存在法律層面上的問題。首先,刑事訴訟法並沒有明文規定測謊的程序,僅僅透過實務見解的標準判斷是否足以保障被告人權?再者,我們期望透過測謊取得的證據究竟是什麼?是被告測謊中的陳述,也就是自白?還是分析受測時的生理反應所得的鑑定報告?又或者是兩者都要?這些不確定性都是反對者所批評的。

測謊未來何去何從?

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測謊因為新聞、電影、電視節目等等的瘋狂播送,使許多人將測謊視為神一般的存在,甚至還有「不接受測謊代表你有罪」的見解。然而,測謊本身就如同前面說到的,具有許多不確定性及法律問題這件事,卻始終被世人所忽略。在這裡,我們姑且先不論測謊本身是否應該繼續做為偵查手段之一,但我們仍然要思考:是否應該將其規範明確化成法律條文,才能使接受測謊的被告信服?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