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3x6》威尼斯雙年展「電子規訓之失能」:摧毀我吧,讓我活在你們的精神裡!

《3x3x6》威尼斯雙年展「電子規訓之失能」:摧毀我吧,讓我活在你們的精神裡!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拍攝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公眾論壇以結合戲劇演出的形式與以酷兒(Queer)為核心的討論概念展開,試圖以行為展演促成父權及殖民政權下的異議者相遇。

文:林怡秀

五月中旬,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正式開幕,本屆台灣館推出由策展人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北美館團隊與藝術家鄭淑麗共同合作的個展《3x3x6》【註】。台灣館的所在處是位於威尼斯聖馬可廣場旁,以一座嘆息橋與總督宮相連的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這座建築自文藝復興時期至1922年以來一直做為威尼斯島上的中央監獄。

鄭淑麗此次的創作發想除了延續她一直以來對於科技、性別、酷兒等相關議題的關注,另一方面便是以這座充滿象徵意義的建物為起點,作品一方面回應這座古老監獄的歷史,同時也將此處視做一跨越想像、記憶與時間的場域,用以反思在不同時代下,監禁技術從過去的身體囚禁到今日無處不在的全球監控,以及深埋其中關於性與跨性別的主體探討。

01_20190511_3x3x6_Public_Program_The_Fai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拍攝提供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3x3x6》公共活動「電子規訓之失能:性別與性異議者討論會」於義大利威尼斯聖塞沃羅精神病學博物館舉行 。

過去曾關押在普里奇歐尼宮中最著名的罪犯,莫過於1755年入獄的義大利情聖作家卡薩諾瓦(Giacomo Casanova,當時他被起訴的罪名不詳,可能是關於腐敗、行為不端等,他於1756年逃獄成功,並將自己的故事撰寫成書),鄭淑麗以他的故事為起點,加上在西方談論監獄體系與性之間的關係時必然會被提及的薩德侯爵、冷戰時期在波蘭被指控為同性戀的哲學家傅柯,以及另外七位在當代社會中因不符常規的性別狀態、性傾向或行為而獲判入獄者為案例,將他們的故事、法庭判決等內容轉化為十部如虛構肖像般的錄像影片於普里奇歐尼宮中播放。

有別於主要展廳中的大型裝置(一座旋轉投影塔、一座露出所有線路與數據系統的透明控制台),這十部分別代表著不同人物角色的影片,則是以電視螢幕的方式放置於展間地面,像是一間間位在角落的監獄牢房。

緊接在各國作品爭艷喧騰的雙年展媒體預展日之後,隨《3x3x6》主題而生的台灣館公共活動「電子規訓之失能:性別與性異議者討論會」別具意義地選在威尼斯本島外十分鐘船程距離、聖塞沃羅島(San Servolo)上的精神病學博物館(Psychiatric Hospital Museum of San Servolo)中庭舉行。

這座隔著水域可直接遙望普里奇歐尼宮的封閉型建築,自1725年至1978年義大利精神醫療改革法令〈巴薩里亞法〉(Basaglia Law)頒行為止,聖塞沃羅島上醫院專供治療與隔離「精神疾病」患者,因為這段歷史,聖塞沃羅島過往亦有瘋人島之稱。1725年,宗教團體San Giovanni di Dio的修士們開始在此管理精神病院,1798年開始接受女性患者。

前後250年間,聖塞沃羅島的醫院共有超過20萬名患者入住,多數病患踏上聖塞沃羅島後便無法離開。在當時的年代,「瘋人」的範疇與今時相比對象更為廣泛,其中也包括因性別、性取向、階級等因素被社會排除在外者,諸如「在城裡遊蕩、令人作嘔的窮人」、「難管束的女人」、「歇斯底里者」、「異常者」等都名列其中。

聖塞沃羅島做為精神病院之島的任務直到1978年結束,而它本身遺留下的檔案也成為威尼斯在精神醫學史上一段重要的記憶來源,其中也包含了醫院自1873年起以攝影紀錄下的患者照片,這裡也是在19世紀攝影術開始逐漸普及後,歐洲最早擁有攝影部門的精神病院。

公共活動在預展連日來難得的片刻陽光中靜靜開始,策展人普雷西亞多走入過往做為精神病院解剖室的小房間內,在石製的冰冷解剖檯上躺下,藉自己的身體指出過去在不同時代與文化中,被不同政治與社會制度視為偏差的人們。

07_20190511_3x3x6_Public_Program_Aérea_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拍攝提供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3x3x6》公共活動,表演者、音樂家艾莉亞.聶格蘿於《3x3x6》中飾演「B X」。

這場公眾論壇以結合戲劇演出的形式與以酷兒(Queer)為核心的討論概念展開,試圖以行為展演促成父權及殖民政權下的異議者相遇。在論壇一開始,策展人普雷西亞多便談到:「我們要如何擁抱關於暴力的歷史,這也是我們的歷史,而有誰可以訴說他們的故事?又有誰會幫我們寫我們的故事?也許在歷史上他們是沒有臉孔的,我們希望藉由身體將這些人物的精神加以具象化。」

策展人認為,若從我們所在的時空回頭觀看關於身體政治的歷史,身體也許更接近於一種容器,也許是一個信封、一座建築,在此之中你可以找到一套功能性的碎片、一組器官或其他,而鄭淑麗所做的正是協助我們去批判性地思考這些關於身體構造的現代技術,並通過科技、駭客技術等顛覆性的作法,試圖在此重寫或破解原本以二元論結構出的相關代碼,重新建構連接的管道。

11_20190511_3x3x6_Public_Program_Liz_Ros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拍攝提供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3x3x6》公共活動,表演者莉茲.羅森菲爾德於《3x3x6》中飾演飾演「薩德X」。

本場論壇在策展人普雷西亞多、藝術家鄭淑麗、台灣數位政委唐鳳、媒體論述家馬修.富勒(Matthew Fuller)、文化及性別論述家傑克.海勃思坦(Jack Halberstam)的論述性發言之間,《3x3x6》作品中的角色也以錄像中的裝扮現身於會場,對觀眾闡述著關於自己的「罪行」(這些指控皆與角色本身所處的時空、社會環境有關),以詩意的話語與再次想像的方式引導觀眾重新思考關於當代性別、身體與監控等議題。

「逃離是我最好的表演之一,我的人生與逃離是我最好的表演」,論壇開始沒多久,飾演卡薩諾瓦X的表演者魏道揚(Enrico Wey)在觀眾席間穿梭,他以風情萬種地身體姿態與口語演出表現這位在幾個世紀前身為一位威尼斯演員的罪犯情聖,他所說的逃離除了指向1756年那次成功的逃獄,同時也說明了卡薩諾瓦在該時代欲遠離的社會道德規範。

而傅柯X(菲利斯.馬希鐸〔Félix Maritaud〕飾演)的登場,則是將時空拉回到冷戰時期,表演者在台上鏗鏘有聲地說:「你用你的哲學隱藏你的私生活,但我用私生活創造哲學」、「我對於規訓機構的描述,比任何證詞都還要重要,歷史從來就不是一個封閉的系統」。

1958年,當時被聘任為華沙大學法國中心主任的年輕傅柯仍是位出櫃的同志,而在當時的共產國家(尤其波蘭),同性戀行為受到高度監控,傅柯受到調查與拘留後被迫離開、前往漢堡。雖然日後傅柯對此不再提及,法國大使館也從未公開此次的官方文件,但在論壇演出的安排下,我們仍可感受到此事對傅柯的影響,以及他日後在論述上對監控技法與對性少數群族監禁的第一手知識來源,在策展人的論述中,他也談到:「但同時,他也讓傅柯的沈默與自我否定顯得意味深長。」

09_20190511_3x3x6_Public_Program_Félix_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拍攝提供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3x3x6》公共活動,表演者菲利斯.馬希鐸於《3x3x6》中飾演飾演「傅柯X」。

整個下午的公共活動就在行為演出、議題討論的相互穿插之中落幕,最後結束於作品角色BX(由2013年因割掉丈夫生殖器並將之丟到垃圾處理機,而被迫終生監禁的婦人為形象藍本)端出的茶點:陽具造型蛋糕。

鄭淑麗的作品以她個人創作的強烈風格,為這些分列在歷史時刻中的象徵性角色與他們所代表的精神進行賦型,他們既像策展人所說:「也許在歷史上他們沒有臉孔,我們希望藉由身體將這些人物的精神加以具象化」,同時她也藉由網路藝術的方式將原有的規範重新拆解組合,讓異議之聲流入所有討論的可能之中,像是論壇中薩德X(莉茲.羅森菲爾德〔Liz Rosenfeld〕飾演)對觀眾留下的最後一個句子:「摧毀我吧,讓我活在你們的精神裡!」

這樣的過程亦如普雷西亞多對此系列作品的想法:「鄭淑麗在做的事情可以說是一種用性別及性傾向美學做的實驗,他製造了大量新語法、新代碼,有些無法在現實中用記號表現,有些只存在於想象中,藉此去打開性別和性傾向的二元代碼。這些想像很重要,唯有使用它們才能進入到政治的改革,改變思維正是最困難的事,而這就是藝術家推動我們去做的事。」


【註】展覽主題《3x3x6》指向當代監獄體系的標準化建築結構:由六個攝影機監控的3x3平方公尺牢房。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