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日本文豪一起逛大阪》:以前大阪商業活絡,學問卻相當無趣

《和日本文豪一起逛大阪》:以前大阪商業活絡,學問卻相當無趣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阪早期的漢學家,大多都是兼職的醫生。這個情況不只發生在大阪,當時一般的漢學者要討生活,通常都靠行醫,等到有能力衣食無虞地研究學問時,這才改成兼差。

文:內藤湖南

關於大阪町人的學問,我的朋友幸田成友等人,曾經進行十分詳細的調查,也記載於大阪市史之中,在這裡,我想要說的是大阪町人與學問的關係,只不過是申述我個人的考察。關於以下的內容,我曾在懷德堂談過山片蟠桃, 下次則會聊聊富永仲基,土屋元作也曾經詳細探討過橋本宗吉,這些人全都是大阪的町人學者,在這裡,我要陳述的是一般、通俗的看法。

相信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近代的大阪首度發展成大都會,始於豐太閤,豐臣氏不久就過世了,後來的大阪在德川幕府時代發達。德川時代的大阪, 雖然是重要的地點,卻不是幕府的首都,只是以經濟都市、商業都市之姿,被人們視為重要的城市,然而,這座商業城市,卻對當時的文化有許多貢獻。

元和元年,豐臣氏逝世後,儘管大阪確實有些學問,卻不是德川時代從商業出發的學問,而是基於豐臣以武家創建大都會後衍生的學問。如今,不管是學界還是社會大眾,都沒注意到這段時期,值得注意的是,漢學來自這個時期的大阪。這時有如竹散人,此人繼承了足利時代的正統宋學。在他的薩摩國,有一個有名的僧侶文之,他是為《四書》加上訓點的始祖,據傳就連那位藤原惺窩都盜用了文之的作品,如竹繼承了文之的學問。這位如竹生於大隅的屋久島,曾出版文之訓點的《四書》一事,亦為有名的事跡。

明治、大正時代,西村天囚正好於大阪復興漢學,他也生於種子島,隔壁島出了如竹,雖然如竹未在大阪復興漢學,對大阪的學問也有重大的貢獻,只能說是十分不可思議的緣分。不久,如竹離開大阪,天囚卻在大阪待了三十年,直到最近才離開大阪,難道是因為西村的學問不適合大阪嗎?與其自己找原因,我想詢問大阪的各位,會得到更適切的答案。

根據幸田的大阪市史,大阪早期的漢學家,大多都是兼職的醫生。如古林見宜、北島壽安也兼營醫生,這個情況不只發生在大阪,當時一般的漢學者要討生活,通常都靠行醫,等到有能力衣食無虞地研究學問時,這才改成兼差,直到伊藤仁齋之時,甚至還探討兼差的是非,於是,我們得知大部分的漢學者都兼差行醫。前面提到的學者,都不是在這個商業城市大阪土生土長,栽培出來的學者,後來又有很長一段期間,都沒能持續栽培學者。

大致來說,要等到元祿之後,文化才在大阪興盛。這情況不只在大阪,江戶亦同,元祿以前,江戶也沒能孕育自己的學問,都是從京都輸入的學問。過了德川中期,江戶也出了樂曲家及戲劇演員,元祿之前,都是由京都輸入的。京都的艱澀硬學問並未輸入大阪,我想這是因為大阪當時根本沒有能讓學問輸入的環境,淨瑠璃、戲劇、樂曲等輕文化,仍然由京都輸入。總而言之,元祿之前的大阪學問,相當無趣。商業方面,則出了藏屋敷、兩替屋,商業活動非常熱絡,學問則與商業相反,幾乎不見蹤跡。

元祿之後,大阪仍未出現符合當地的硬學問。軟文化,也就是平民文學率先興起,西鶴等人即為代表。大阪身為町人之都、經濟之都,平民文學成了它的特色。西鶴的作品通常都是淫奔之作,站在當時的角度,再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解放的文學。西鶴之前,也就是足利時代流傳下來的草紙,多半為神話之類,十分古典。中國漢朝流行「賦」,在賦之前,彙集了各人的自豪之物,以有趣的字句撰寫,足利時代的御伽草紙多半與賦差不多。他的《淨瑠璃十二段草紙》都是古典作品,一直持續到德川時代。即使後來應用到人偶劇及古淨瑠璃上,仍然採用這種格式。

就這點來說,西鶴的作品不受傳統格式的限制,勾起當時人們的興趣,即使缺乏古典的智識,仍然可以理解。用現在的觀點來說,西鶴的作品不是很容易理解,但是他巧妙地融入當時的俗語、諺語、比喻及其他用語,在當時可謂是從傳統的限制之中解放。因此,後來才能發展出義太夫節的近松淨瑠璃。近松門左衛門同時具備古典及解放的兩種文學,即可窺知那個時代及文學的傾向。享保之前,近松的淨瑠璃走的是古典路線,稱為時代物,也有中國的人物,如他的《國姓爺合戰》,這場戲前後上演約三年的時間,依然十分流行,《國姓爺後日合戰》推出時,已經不如之前的熱烈,於是,近松心念一轉,寫起世話物。他之前也持續寫過少量的世話物,享保初年之後,才轉為以世話物為主。如此這般,從此人一生之中的作品傾向(由古典到解放),即可看出大阪文學的變化。以上是軟文學的部分。

硬學問方面,國學部分必須先舉出契沖阿闍梨。契沖之前則有下河邊長流。他以古典為目的,卻用了解放的研究方法。大致來說,這時的國學,尤其是歌學,沿續足利時代,未經家元許可,什麼也不能做,要是採用與家元不同的做法,則會立刻被逐出門派,學問的研究,受到許多的限制。用今天的觀點看來,這是智識階級的自衛方針,為了擁護自己的學問,不容輕易解放。不管是德川時代,還是今日,人們仍然尊崇這種受到限制的學問研究方式,絲毫沒有解放的想法。

在此之前,江戶有梨本茂睡,偏向解放的歌學,對抗二條冷泉家,但在日本國學史的地位上,終究不及契沖阿闍梨。二條冷泉家認為教授《古今集》是自己的專利,對此事感到十分不愉快,不過下河邊長流及契沖則解釋該流派較不執著的《萬葉集》,正好利用這條捷徑,從事解放的歌學,在二條冷泉家之外,建立自己的主張。這是研究方法的來歷,其他還有已逝的先達,法學博士兼文學博士的有賀長雄,他的祖先有賀長伯一家, 也從事歌學的研究。他讓大阪的庶民也開始創作達官貴人的和歌,後來,庶民也開始研究屬於達官貴人的國學,除了和歌之外,就連庶民都從事屬於達官貴人的蹴鞠。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