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塞英雄》比塞爾蒂克還難搞定:當電玩遊戲成為NBA教練的最大敵人

《要塞英雄》比塞爾蒂克還難搞定:當電玩遊戲成為NBA教練的最大敵人
Photo Credit: steamXO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塞英雄》是一款線上遊戲,吸引了全球破億人對戰,許多球員也深陷其中,更因此成為NBA教練的夢魘。

文:西門思

2017–18球季的紐約尼克隊只能用乏善可陳來形容,他們的勝率只有兩成左右,快要創下隊史最糟糕的紀錄,在主場麥迪遜廣場花園一度吞下18連敗,去年12月接受訪問時,總教練David Fizdale知道他最大的敵人是誰。

「《要塞英雄》(Fortnite)現在是我的對手。《要塞英雄》比波士頓塞爾蒂克還難搞定。《要塞英雄》根本無法被打倒。」Fizdale說。

《要塞英雄》不是任何一支NBA球隊或球星,這是一款2017年推出的線上遊戲的名字,截至2018年11月為止,全球已經有超過兩億的註冊玩家,這款遊戲吸引了許多人通宵對戰,而許多尼克隊球員也深陷其中。

Mario Hezonja說他在晚上和克羅埃西亞的家人、西班牙的朋友視訊時,會一邊打《要塞英雄》,菜鳥Mitchell Robinson則是在練球完午覺後會打一場,用來幫助入睡,Kevin Knox也是在練球後來一場,去年選秀會他在第一輪第九順位被尼克隊選中後,打開他的西裝內裡,上頭還繡著「Fortnite」字樣(電玩廠商說他們和Knox並沒有合約關係)。

「《要塞英雄》也許是現在最火紅的遊戲,每個人都喜歡玩。這就是為什麼我有點上癮的原因。」Knox說。

但是他們不是唯一沉迷於《要塞英雄》的NBA球員,鳳凰城太陽隊的選秀狀元Deandre Ayton說自己在選秀前靠這款遊戲紓解緊張情緒,明尼蘇達灰狼隊的Karl-Anthony Towns和Andrew Wiggins打電動直到天明,奧克拉荷馬市雷霆隊Paul George和Steven Adams在網路上和陌生人一起對抗,奧蘭多魔術隊的Terrence Ross在電玩世界裡展現領袖風範,也是他排遣因傷缺陣時的最好伙伴。

在所有球員當中,洛杉磯湖人隊的Josh Hart或許是最頂尖的《要塞英雄》玩家之一,至少他應該是最投入的,他訂製了一雙以《要塞英雄》為主題的球鞋,還有專屬的手提包,裝著電玩主機和19吋電視,讓他可以隨時隨地開打。

Hart常會下定決心只要打贏就去睡覺,但最後往往戴著耳機不知不覺地入睡,有時候他會忘記時間,有一次甚至打到凌晨四點。當他遇到過去在克利夫蘭騎士隊的老隊友Larry Nance Jr.時,最好聯繫感情的方法就是拿起搖桿,打一場《要塞英雄》,他們一起打了12小時。

RTS2B4TB
Josh Hart|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只有一件事可以阻止Hart,就是他的傷勢,去年二月時他的左手掌骨折,讓他缺陣了近一個月,而石膏和夾板讓他無法順利操縱搖桿,所以只能暫時放下電玩。

Josh Hart或許是電玩狂熱,但在這世界上,還有更多人為電玩瘋狂,所以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去年將「電玩成癮症」(gaming disorder)列入《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成為一種異常的成癮行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全球的玩家中約有2%到3%有電玩成癮症,症狀包括無法控制自我地打電玩,將電玩置於其他生活興趣之前,而且即便有負面後果,仍然無法放下電玩,甚至增加打電玩的時間,這些患者如果被迫放下電玩,可能會出現包括與人言語衝突或自殘等戒斷症狀,長期打電玩也可能會對身體造成不當影響。

而對NBA球員來說,最明顯的影響就是睡眠,NBA球員已經因為賽程安排,常常需要在各地奔波,受到行程和時差的影響,缺乏固定的睡眠時間,手機或電視螢幕的藍光會抑制褪黑激素釋放,讓身體更不容易想睡覺,讓球員的睡眠品質下降,進而對身體造成傷害。

這也是Fizdale總教練擔心的事,他說:「你不知道他們在家做什麼,但是我想這一代的球員,他們就是網路世代。不管是深夜和別人聊天、讀點東西、看什麼東西、打電動直到天明,他們的眼睛都要整晚接觸很多藍光,我的確很擔心他們得到多少休息,那會對他們的反應時間和情緒造成什麼影響。」

菜鳥Robinson過去就是通宵打電動的一員,但現在他已經懂得自制,並且發現自己的精神變好了。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球員沉迷於電玩時,至少教練可以不用擔心他們跑出去狂歡造成難以收拾的後果,儘管這未必和《要塞英雄》直接相關。總教練Fizdale說,「我覺得從這點來說,這絕對是個不一樣的世代。當你到客場出賽時,你不會擔心這世代的球員會跑出去開派對。至少我的球員不會。這和以前截然不同。」

無論如何,對於44歲、從來沒有打過《要塞英雄》的David Fizdale總教練來說,要帶領這支平均年齡只有23.4歲、在聯盟中排名第一年輕的小伙子球隊,或許最好的溝通方式就是拿起搖桿。

「我得要打打看。也許這樣才能夠和他們有連結,只是為了如此。我會叫Mitchell教我,他可以對我大吼大叫。那會是他可以大吼大叫的時刻,他可以當我的教練。」Fizdale這麼說。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