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花燕之中,消極型行為也是最糟糕的維生方式。積極型行為則分為會對他人造成直接傷害,或者自己進行生產活動兩種型態。他們不對個人造成傷害,另外可以分為偷取公共物品,或者撿拾食物維持生計的類型。

文:金革(김혁)

花燕的行為類型與名稱分類

花燕大致上可依其行為類型和特定名稱來做區分。首先,他們的行為類型可分為消極型和積極型,根據他們所處環境不同,呈現出多采多姿的形態。花燕名稱的區分則依其年齡,並且各有其特徵。此外,還有當地花燕和外來花燕的分別,以及各種居住型態類型等。

1. 花燕的行為類型

花燕以各式各樣的生存方式維持自己的生活。他們所從事的行為類型,首先可分為消極型行為和積極型行為。花燕的行為類型也是以他們有多少生存可能性為標準。一般而言,積極行為者要比消極行為者存活率更高,不過,因為這些行為的危險程度也相對提高的關係,在衡量其生存可能性時應將此點也考慮進去。

a. 消極型行為

消極型行為指的是態度消極地展開活動、維持生計的行為類型。此消極行為包含翻找垃圾堆、撿廚餘來吃、乞討,又或是透過才藝表演來換取食物等行為。這些進行消極行為的花燕,具有當社會時況艱辛,就越難求得食物的弱點。

  • 撿食和乞討

在路上撿拾食物經常和乞討的行為一起進行,花燕主要翻找市場的食物攤架、幹部的私宅區域,又或翻找餐廳周圍垃圾堆裡的廚餘,找出能吃的東西。花燕如此脆弱的面貌,先前已在節目上被公開過(KBS,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另外,也有人透過乞討和才藝表演引發他人同情心,進而獲取食物。

撿食或乞討的行為自一九九○年代初期起,一直持續存在到今日。若要說他們在糧食危機後有所改變,那就是積極的行為變多了。糧食危機使得一般人不再有餘裕分食物給花燕,結果因為要不到食物,餓死的花燕人數急遽增加;若他們再不採取積極行為,根本無法生存。

剛開始過花燕生活時,任誰都會去撿食和乞食,逐漸習慣這種生活後,他們的行為也開始變得更加積極。這是因為他們領悟到光靠居民的同情心,再也無法維持生計,行為才變得更主動。此後,許多人在適應花燕生活的能力提高許多。

一直到一九九○年代初期,仍有許多旅客因為覺得花燕可憐,提供食物讓他們得以維持生活。但一九九○年代中期經濟危機變嚴重之後,就連旅客本身也沒有充足的食物,使得他們無法給予更多幫助。因此,花燕為了生存,轉變為積極行為的類型。

  1. 才藝表演

「才藝表演型」是屬於消極行為類型中最有活力的行為,他們運用自己的特技等來獲取食物。例如他們會向正在用餐的旅客或軍人詢問:「如果我表演妖術(魔術)的話,你們願意給我點吃的嗎?」或是「如果我唱歌給你們聽,可以給我吃的嗎?」甚至有人說要表演魔術,然後不惜用針和線穿過自己的耳朵或臉頰等,即使傷害自己也在所不惜(《中央日報》,二○○一年五月八日)。他們不會以生意人為目標,主要向旅客或女性、軍人等可能會憐憫他們的對象表演,藉以獲取食物。不過自從一九九○年代中期以後,糧食危機惡化,就連才藝表演也無法求得食物了。因此,他們或轉變為積極行為類型,或最終未能改變,被飢餓折磨致死,人數急遽減少。

b. 積極型行為

花燕行為的另一類型是積極型,此類型又可再區分為暴力型或非暴力行為。暴力型行為指的是直接帶給他人傷害的類型,包含扒手或詐欺等,偷走他人的食物或物品以維持生計。非暴力型行為則指不對他人直接造成傷害,自己進行生產活動,或者偷走國家生產之物品以維持生計。

區分花燕行為類型的原因,是由於他們為討生活所展開的行動方式非常多樣,若能將這些行為細分並加以觀察,就能更加了解他們的行為模式。

  • 暴力型行為類型

根據脫北者C的說法,突襲手主要是消極地偷走用來做生意的物品,例如一、兩個麵包,或是偷走客人購買的食物等行為。這種行為在該區域的低階花燕之中,也是屬於最低階的行為類型。據了解,突襲手的「突襲」是將出自韓文語源的詞彙,變成此種行為者的名稱。

一直到一九九○年代中期為止,他們會迅速地偷走商人的物品後逃跑。而商人為了對付他們,採取像是在商品容器外罩上網子等保護措施,使得花燕這招手法再也不管用。商人開始嚴密保護自己的商品後,花燕只好將目標轉向購買者。他們追在剛剛買好東西的客人身後,瞬間偷走那人提著的食物然後逃跑。不過,據說這類花燕在其他花燕之間飽受欺凌,因為他們讓買食物的客人警戒心越來越高。這些突襲手的目標一般是女人、小孩和老人,不過,在他們連吃東西時都會小心翼翼用雙手抓著以後,花燕要從旁突襲就變得困難了。花燕還不多的時候,多數人吃東西並不會抱持警戒心,以致於接下來會發生食物瞬間被搶走的情況;而當人們開始豎起防備心後,連帶使得其他類型的花燕在行動時也遭遇困難。

鬧事者是專門把用網子包住的商品整個提起來、亂丟在地上的人。根據脫北者C的證詞,鬧事者是將生意人的東西狠狠地一把摔在地上,讓東西全都碎落。通常在鬧事者身後會有好幾名突襲手一起行動。鬧事者的韓文原意來自漢字「打破」的「破」,和「健壯」的「壯」。

鬧事者多半大膽又敏捷,主要行為是弄碎物品。在商人們因為突襲手提高警戒心後,他們是偷走商人物品的新王牌。鬧事者的行為,是為了破解商人所做的保護措施,才偷襲整個容器。他們的特徵為勇敢、善於跑步,而且體格高大,身後通常有多名突襲手一起行動,彼此屬於共生關係。鬧事的目標不僅限於食物,也可能有其他物品。根據脫北者C的說法,鬧事者的目標大部分是食物(麵包、年糕、豆腐飯、麻花捲等)和食材(裝小袋的糖粉、調味料、辣椒粉、油等)。鬧事者和突襲手一起將偷來的東西拿去便宜賣給其他生意人,用那筆錢買東西吃。無論在哪裡,只要是有買賣的地方就是他們的活動範圍。許多鬧事者是由突襲手轉型而來。

出作人可說是比他們更高一階的花燕。根據脫北者C的證詞,出作人也被稱為「布袋人」。他們帶著適當大小的袋子和刮鬍刀外出,將目標對象的背包割破,把內容物裝進自己的袋子後逃亡。出作指的是背在其中一邊肩上的購物袋,也稱作布袋。

他們將刮鬍刀(又稱「環形刀」)和小背包帶在身上,以行方人為主要目標。行方人指的是在各區域移動,將便宜物品轉賣到昂貴區域的物流商人。與其說是批發商,不如說他們是處理小量(可搬著走的程度)物品的物流業者。出作人通常不單獨行動,以兩人一組進行。一人以刮鬍刀劃破背包後將背包抓住,另一名就將縫隙裡掉出來的東西接到自己的背包之後逃跑。抓著破洞背包的人要配合糧食的重量,斟酌將背包往下拉的力道,使背著背包的人無法察覺有異。他們不在市集活動,主要在火車快進站時、人多且複雜的車站前,或者車廂內進行活動。他們的特徵是穿著像行方人。

為了不引起他人的警戒心或被懷疑,他們打扮得像行方人,是一種降低人們警戒心的變身術。

攻擊手也稱作扒手(小偷),不過他們和扒手不同的是,雖然他們也會從他人口袋裡偷錢,不過當生活不如意的時候,也會轉為出作人。根據脫北者C的說法,攻擊手專門偷人口袋裡的錢或物品,有時候做和布袋人類似的行為,但規模較小。因此,他們所從事的行為範圍很廣。攻擊手大部分獨自行動,有時候遇上大的案件,就和他人一起合作。攻擊手大部分衣著端正,和普通人沒兩樣。脫北者C表示,青少年通常著領帶和少年團徽章,接近青年年紀的則別上社勞青徽章,並在衣領內側加上白色的領布。他們還會穿以前流行過的軍綠色金正日外套,別上金日成肖像徽章。有些人是有家的,只是因為在家難以解決三餐,因此他們到市場或車站前解決飲食問題後再回家睡覺。他們不分日夜到處轉換區域,經常在車站前、市集,或奔馳的列車內活動。

扒手(小偷)專門以皮夾、錢為目標,在市場和列車等地活動。根據脫北者C的證詞,甚至有傳言「真正的扒手不偷物品」,他們是專門偷錢的人。扒手有時在列車的車廂內活動,能在一天內賺到足以飽餐好幾日的錢。他們的手很靈活,快得讓人不易察覺,被害者甚至不會發現自己被偷。扒手也是花燕之中最被憧憬的類型,衣著端莊乾淨。有時,他們也會給有房屋的人一筆錢,去住個幾日後再離開。他們被花燕當成憧憬對象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穿得好,也有一定程度能居住的家,還能過得很乾淨。此外,他們還能盡情買想吃的東西,總是獲得大家的欣羨。

根據脫北者A的說法,破門者是偷偷闖進他人屋子,偷走家中物品的闖空門犯。偷偷進到他人屋子偷走物品的行為可說是家庭竊賊,通常以大膽又有力氣的成人居多。他們是闖進空屋,將家中物品或能換錢的物品偷走,拿去市場賣了換東西吃的花燕。想要成功當上破門者,必須要懂得找出好的房子,花上幾天時間監視,並確認那間屋子的人數、上下班時間、回家時間——也就是家裡沒人的時間,然後才執行計畫。破門者必須連家裡有幾個鎖、窗戶在哪一邊、主人回來了要往哪邊逃等事項都一一計畫好才能行動。他們的行動特徵是縝密的計畫,主要是兩人以上一起行動,部分的人把風,部分的人進去偷東西出來。

運車族一詞是指利用車輛搬走大量行李的人,不過,花燕之間的運車族指的卻是偷走火車或汽車運載之物的行為。這些人爬上奔馳的汽車,將搬載的物品弄到地上,在一旁等待的夥伴就趁機將行李拿走,之後到約定的場所會面。通常他們會隸屬於「組織」,個人行動的情況非常少見。

爬繩者是專門將別人家的曬洗衣物偷走,拿到市場去賣的人。一般的曬洗衣物可以拿到市場販售,有時候爬繩者自己也會穿偷來的衣服。他們翻牆到庭院裡,將曬在外面的衣服偷出來,到市場去交換食物,而品質好的衣服甚至還可以賣錢。

  • 非暴力行為類型

非暴力行為類型指的是不對一般人民直接造成傷害,積極地進行謀生活動的類型。非暴力行為類型有撿石炭、採野菜,收集沙金,撿木柴或海產等,拿到市場去賣藉以維生。撿石炭主要是在車站前,將貨車上掉下來的石炭蒐集起來,接著拿到市場販售。不僅是石炭,車上掉下來的肥料、石灰岩、磚頭、破銅爛鐵等,他們也都會蒐集起來拿去賣;要是有機會,他們也會直接進去貨車裡偷拿東西。因為他們偷的是屬於國家的物品,被抓的可能性很高,一旦被抓到,就會失去所有。不僅如此,還可能受到救護所或救濟所、勞動鍛鍊隊等機關的刑事處罰。根據脫北者B的證詞,這些花燕每天在使用石炭的區域附近徘徊,撿走掉到地上的石炭,或者將石炭都收集好後,拿去市集換吃的。根據脫北者B的說法,過程中若被該區域的保安員或警衛抓到,先不說偷來的東西全都會被搶走,還會遭受強制勞動等損失。

  • 採野菜

採野菜的行為是在春日花開到秋天來臨之前,到山裡四處尋各種山野菜,拿到市場去販賣。這種類型的人主要是將山蒜、蕨菜、紫萁、遼東楤木、關蒼朮、沙蔘等野菜拿到市場販售,以此維生。採摘野菜的花燕在秋冬時節也會從事其他行為,例如秋天拾穗,冬天則靠著撿拾海帶維持生活。

  • 淘沙金

淘沙金的行為只適用於產沙金的區域,因此僅存於部分地區。花燕會尋找產沙金的局部區域,前去淘沙金。根據脫北者C的說法,以沙金聞名的有咸鏡北道新星郡和恩德郡,此處所產的沙金透過買賣商製造後,走私賣往中國。淘沙是將沙金密度高的泥土放進濾網,讓它在溪水中流,沙金會沾在網子下面,之後將沙金蒐集起來再賣給買賣商。不過,一整天淘金只能換來大約一碗飯的收入,此種方法不過是偶爾為之的一種生存方式罷了。

積極行為類型中,屬於非暴力的行為既是這些花燕的生存之道,也是北韓社會最貧困層維生的方式。也就是說,極貧層與花燕行為中屬於非暴力行為的類型有相似性。在花燕之中,消極型行為也是最糟糕的維生方式。積極型行為則分為會對他人造成直接傷害,或者自己進行生產活動兩種型態。他們不對個人造成傷害,另外可以分為偷取公共物品,或者撿拾食物維持生計的類型。

同上敘述,我們雖然將花燕的行為類型具體做了區分,但是一個人並非只做一種特定行為。他們會依據狀況及適應期間,由低階行為發展至高階行為,或者重疊幾項行為等,花燕的行為類型非常複雜。

相關書摘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承受不了北韓監控,青少年走向「花燕」之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革(김혁)
譯者:郭佳樺

傷痛是我們的歷史,只有堂堂正正地揭開才能夠真正被治癒!

人類陷入窮途末路時,
會產生這輩子最大的力量──
花燕,是最有可能撼動北韓體制的
流浪青年

  • 花燕出身的脫北者寫的第一本「花燕報告書」
  • 介於南北韓之間的異鄉人金革,脫北故事曾在韓國被製成動畫〈Purple Man〉

《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是一本有關北韓社會的人文書籍。在書的前半部,作者以回憶錄的方式寫出身為一名花燕(北韓用語,指流浪青年)在北韓活到20歲的過程,後半部則包含了到南韓十多年間讀書的研究成果。

作者金革在北韓的生活相當艱苦,他的故事見證了北韓遭遇糧食危機時,一個曾經屬於核心階層的家庭慢慢瓦解的過程。在沒有食物與自由的生活中,連基本的生存條件都難以滿足。20歲的他憑藉想要活下去的意志,決定賭上性命度過豆滿江,為一群渴望自由的北韓年輕人發聲……

「只是餓了,這有什麼罪?」
北韓非官方領域中最有組織和抵抗性的族群

「花燕」居無定所,只能仰賴流浪生活,因此四季中最為寒冷的冬天,是他們最為艱難的季節。凍死、餓死,或者被取締、打死,他們在刺骨的嚴冬大幅減少,直到春暖花開時,又再度以乞討、摘野菜、扒手、闖空門等浮浪行為,蔓延於北韓社會的各個角落。

「第一次,死亡讓我覺得如此冤枉。」
囊括回憶錄與花燕研究,忠實呈現北韓不為人知的社會現況

「現在,人們已不再像以前一樣,認為餓死的人很可憐。現今世態,餓死的人反而會被認為是傻瓜,沒人會給予同情。就算偷了糧食,人們也不再認為那是偷竊……我才明白,在飢餓這個人類最原始的本能面前談論道德或倫理,甚至是犯罪行為,都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各種理由特別難以出外活動的時期,有很多找不到食物而餓死的小孩。有的孩子是在挨打時勉強活了下來,卻因為挨打的後遺症,不靈活的身體無法再繼續花燕行為,最後還是活活餓死。像我們一樣沒有監護人、獨自流浪的孩子,若沒能親手弄來食物,就無法保障我們的明天。」

結合北韓一次文獻與脫北者證詞,剖析花燕的成因與潛在力量

作者透過自身經歷及其他脫北者的口述與文獻,說明並分析北韓青年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到處流浪的原因,以及因渴望自由而不斷反覆的脫序行為。這群脫離體制且不受政府管控的花燕,究竟會有怎樣的發展?又會對北韓造成什麼影響?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