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說異聞錄》:被吃掉的孩子來討債,卻陷入「斬鬼嬰」無限輪迴

《巷說異聞錄》:被吃掉的孩子來討債,卻陷入「斬鬼嬰」無限輪迴
Photo Credit: PublicDomainPictures@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神棍低聲道:「再生下孩子來,一落生便攔腰用鍘刀斬成兩截,斬斷他的魂魄,屍體要先潑上黑狗血,用硬木匣子裝上,正午時埋到城隍廟院裡。若如此做,還能保你能生四個大胖小子,個個長命百歲。」婆媳二人領了破解方法,千恩萬謝還給了幾十塊供養。

文:檀信介

過繼

原來在北鄉河南的時候,兒子兒媳生養過一個孩子。不過孩子不到周歲,河南就遭了災。包袱裡的口糧在逃荒路上很快就吃得一乾二淨,一家人陷入了絕境中。口糧沒有了吃糠皮兒,糠也沒有了吃樹皮,樹皮都沒得吃了,逃荒的人群中開始流行起吃人肉了。

開始還是偷偷地偷割人肉,躲起來吃,到了後來,往往人將將倒地還沒死透,四周的難民就已經一擁而上,把他宰割分食了。到最後,就連人肉都被有刀槍的強人壟斷,混在逃荒隊伍裡的強人把人根據男女老幼、新死久亡明碼標價。養氏一家拖老攜幼,自己不被人殺害賣肉便是萬幸了,根本分不到吃。死人肉成了壟斷品,繈褓裡的孩子也成了扒手們下手的對象,人群裡經常能聽到有孩子被偷的母親嚎啕大哭的聲音。

一家人走到半路上,眼見都要被餓死了,養家媳婦原本飽滿的一對奶子,乾癟得像洩了氣的尿泡似的耷拉下來,再擠不出一滴奶水。孩子眼看橫豎也保不住了,養侉子便生了不要孩子的心。可自己的親生骨肉又下不去殺手,最後含著淚和同行的另一戶人家換了孩子,易子而食。含著淚吃完這一頓,一家三口又撐了兩天,才渡過了淮河,逃出生天。

這人倫慘劇,婆婆還沒說完,小媳婦早已哭得泣不成聲。道長聽完原委,嘆氣道:「你們俎食活人,罪孽極大。但是畢竟是生存所迫,罪無可逭卻情有可原,以後要多做善事,消解罪業。」

婆媳二人連忙點頭稱是,又追問:「那孩子為何又留不下來?」

道長答道:「你那頭一胎孩子被人殺食,冤魂不散化成了厲鬼。接下來幾胎夭折的孩子都是那小鬼轉世,是來找你們討債的!」

婆媳二人聽完都吃了一驚,忙問道長:「老神仙可有辦法破解?」

道長沉吟了半晌,才緩緩答道:「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我說出三樣你們都需照辦,不得有誤。」

婆媳倆一聽有破解的辦法,趕緊一陣小雞啄米。見二人點頭答應,道長接著說:「第一,要在城外道士崗(今蒙城路橋附近)給你們那橫死的孩子建個墳塚。第二嘛,找個與父母雙方都有血緣的孩子過繼過來。第三,再生下孩子後,要給新生兒認丁、鎖、劉三姓的乾爹乾娘。」

養家婆媳牢牢諳記,連連點頭。

交代清楚後,道長抄法器張羅起了水陸道場,破例給小媳婦打了醮,又畫了符交代她貼在床上。婆媳二人給道長供養了好幾塊功德錢,千恩萬謝,並許下新生兒滿月後再給廟裡供養香紙蠟燭、香油獻牲。

婆媳二人回家後按照道長吩咐,挨個照辦。先在道士崗給那頭胎孩子建了空塚;又在城裡城外四處尋覓到了丁、鎖、劉三姓的人家,天天拿著燒餅去求,好說歹說才認上了乾親。前兩樣都落定了,可唯獨找孩子這一樣最難,一直也找不到與父母二人都有血緣的孩子,要麼是養家媳婦兒的親戚跟養侉子沒血緣,要麼是養侉子家的親戚跟養家媳婦家沒血緣,掰手指算起跟兩邊都有血緣的,大抵都餓死在逃荒路上了。眼看養家媳婦肚子一天天大起來,一家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可巧,胎兒八個月的時候,這養侉子有個逃到南京的姨表弟在那邊混不下去,也搬到了合肥來。他這個表弟當初娶親,就是養奶奶給他做的媒紅,親上加親娶的是養家媳婦的堂妹,夫妻雙方分別是養家夫婦三代裡的近親。

這世上有多少新鮮事,還沒等外甥來拜姨娘,做姨娘的反倒包了七、八個燒餅去看自己的外甥。養奶奶到了她外甥家還沒寒暄幾句,就開門見山去找他要孩子。原以為要拉下老臉央求他一場,可誰知沒費什麼口舌,他外甥眼睛都沒眨一下就爽快地答應把孩子送給了養家。七個燒餅,換了不哭不鬧的半大小子,養奶奶歡天喜地地領著孩子,一路上逢人就誇:「俺們娘家人都是最善的善人,不知積下多少陰功才能生出這麼周正的孩子來!」

到此,空塚、認乾親、抱養孩子,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著孩子降生了。

兩個月後,孩子出生,是個足斤足兩的大胖小子。一家人精心呵護,生怕重蹈覆轍,養侉子的媳婦就把孩子放在自己床上,半步都不讓別人抱走。

眼見都要定下滿月酒了,養侉子的媳婦晚上睡覺時一個轉身,壓到了孩子身上。第二天早起發現時,孩子早已沒了血色,孩子他媽哭死過去也不濟事。

明明全部按照老道的吩咐辦好了,可這一胎的孩子還是沒養過滿月,養侉子的娘惱羞成怒,趕走了抱來的孩子,日日跑到鬧事的十字街上,拿起銅勺鐵腕敲敲打打地罵街,口不擇言地罵那老道長是那騙人錢財的神棍,罵清剎廟是那窩娼聚賭的所在,一口字正腔圓的北方話合轍押韻、敲打帶唱地罵了一套又一套,好不熱鬧。

城中的老少婦孺都圍在四周看,就連日本憲兵都停腳不去巡邏,來看她猴戲似的罵街,邊看邊對身邊漢奸說:「她的,中國大鼓書(註),好!」從口袋裡摸出一張日本軍票還要賞,倒鬧得漢奸哭笑不得,不知怎麼向太君解釋罵街與大鼓書的區別。汪偽的警察局看這鬧市圍觀聚集的人太多,怕出點什麼事激起民變,就用警棍把她打跑了。

斬鬼

需知,民國初年電燈不普及,油燈又捨不得總點,黑燈瞎火裡老百姓沒什麼消遣的,做愛大約是打發漫漫長夜的唯一選擇。加之那時候沒有什麼避孕措施,夫妻若恩愛,女人大約年年都會懷上一胎。過了一年多,養侉子的媳婦又懷上了孩子,養侉子的媽聽旁人講,從湖北那邊來了個扶鸞請神的「神仙」,神通廣大。養侉子的媽連忙又帶上媳婦去找那湖北「神仙」。

那「神仙」原是個過陰請妖的神棍,每到一地,變幾通戲法,扶鸞下聖扮作呂祖麻姑,先將鄉民糊弄住,再套問出本地靈怪事宜,誰家宅子鬧了鬼,誰家孩子丟了魂。情報收集完成,往往來問事的人未張嘴他便能說出你所問的事,裝成一副未卜先知的樣子。養家婆媳二人未到,養奶奶罵街時,傳遍全城的那點破事,前前後後他都知道得明明白白。

養家婆媳進門後,只聽她二人報了家門說姓養,湖北神漢就一揮拂塵,讓她們噤聲,把眼半睜半閉若有所思,唬得她婆媳兩個一愣一愣的。那「神仙」只見小媳婦生得五官俊俏,頗有些姿色,就生了歹心,把養奶奶支出去,曰「摸骨問脈」,口裡念念有詞,由淺入深把養家媳婦摸了個遍。養家媳婦兒懾於他的淫威,也不敢反抗,只能任他猥褻。

湖北神漢占足了便宜,摸過了癮,才把養奶奶叫進來,裝模作樣地問道:「我已從她骨相摸出來了,你家可是孩子活不過滿月啊?」婆媳二人都是一驚,自己尚未開口,「神仙」就知道了來意,急忙拜倒大呼:「神仙保佑,神仙保佑。」這神棍倒是有些左道法術的,又得知她家養活不了孩子是因為逃荒路上易子而食的緣故,設法詐了她家十足的好處,才教了那婆媳破解的方法。

「那小鬼不願超生轉世,三番五次來討債。要制服他需下狠招。」婆媳二人忙問是什麼狠招,那神棍低聲道:「再生下孩子來,一落生便攔腰用鍘刀斬成兩截,斬斷他的魂魄,屍體要先潑上黑狗血,用硬木匣子裝上,正午時埋到城隍廟院裡。若如此做,還能保你能生四個大胖小子,個個長命百歲。」婆媳二人領了破解方法,千恩萬謝還給了幾十塊供養。


註:大鼓書——一種說唱藝術。用唱腔的方式講說民間故事。

相關書摘 ▶《巷說異聞錄》:被奸商騙錢又遇上女鬼,我真是世上最悲慘的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巷說異聞錄:光怪陸離的民國軼事》,好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檀信介

一樁因迷信而產生的富家慘案,竟與國民政府特務扯上關係?
未出生便具有真龍天子之命的袁世凱因何失敗?

【奇幻又真實,是故事也是人生】
本書兼具歷史、名人、志怪、懸疑、推理等多種吸引人的閱讀元素於一身,還能了解到民國初年,民間許多不為人知的神異傳說和風俗習慣。

  • 深受喜愛的志怪故事,引起廣大歡迎與討論,給熱愛志怪小說的讀者帶來一場文化盛宴。
  • 腦洞大開的異聞怪談,天馬行空的奇異想像,感受與眾不同的故事閱讀體驗。
  • 深得中國傳統志怪小說精髓,描繪一個個詭異奇幻的世界,反映人間百態。
  • 魔幻詭譎的故事反映現實中人們對財、色、長生不老的癡求,極具諷刺意味。
巷說異聞錄_立體書
Photo Credit: 好讀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