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法國版「一帶一路」,真能從中國手中奪回非洲嗎?

馬克宏法國版「一帶一路」,真能從中國手中奪回非洲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宏這次的非洲行,目的就是要抵擋這波來自中國的「侵略」,挽救法蘭西的「荊州」,讓法國人可以繼續活在「重回強國行列」的美夢裡,雖然就連連結兩地的「法文」,都正逐漸被非洲各國拋棄......

面對國內黃衫軍每週六規律的暴動,和國內不同政黨的批評,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很自然的會安排一系列的國外專訪活動,期望能轉移媒體的注意力,讓大家覺得他有在做事情。上週,這位第五共和史上最年輕的「兒皇帝」,千里迢迢來到東非的吉布地共和國(Djibouti),以及肯亞的首都奈洛比(Nairobi),與該國總統烏胡魯.甘耶達(Uhuru Kenyatta)進行會談,期望能透過這次的出訪之旅,獲得些微的媒體同情。

這個看似再平常不過的取暖行程,其實一點也不簡單。其中包含了馬克宏的「非洲復興」大計,期望能透過身為總統的自己「御駕親征」,加大法國企業在非洲的投資力道,試圖維持法國在非洲的文化、經濟影響力。

但,面對詭異多變的國際情勢,天真的馬克宏真的能守住非洲這最後一塊「神聖不可失去」的地盤嗎?

總體來說,目前法國政府在處理非洲問題不外乎兩大因素:中資的威脅以及非洲法語區認同的動搖兩項。

非洲:法蘭西成為國際「第三勢力」的最後機會

建安24年,在劉備穩固益州,並取得漢中之後,荊州的守將關羽見時機成熟,遂北伐曹操,可惜最後遭受孫權的突襲,敗走麥城,劉備集團也因此失去荊州三郡,諸葛亮隆中對的三分天下之計隨之幻滅,蜀漢自此便無力再問鼎中原。

劉備失去荊州後,隨即喪失了與曹魏一爭天下的實力。法國也是如此,如果失去在非洲的政治、經濟主導權,未來還有與大國叫板的資本嗎?

1940年,戴高樂將軍(Charles de Gaulle)認為,為了使他的政權受到國際的支持,和在戰後取得談判的籌碼,「自由法國」必須建立在過去法國的國土上。在淪陷之前,部分非洲為法國的領土,所以戴高樂便前往北非、西非等地,試圖重建其軍事、政治力量。戴高樂強硬進駐非洲的政策,成功取得廣大的腹地和戰略空間,並爭取美國承認「自由法國」作為戰勝國的一份子。

事實上,在戴高樂的思想裡,重建偉大法蘭西的榮耀一直是他的現實與矛盾,當然,對於之後的法國領導人來說,也是如此。要完成法國軍事強人的野心,最重要的步驟,就是掌握非洲豐富的資源。二戰後,法國人似乎看到了重新控制非洲,再度成為一流強國的機會。在歐洲,世仇日耳曼人的祖國被一分為二,英國人也暫時無法重現殖民帝國的輝煌,再加上美蘇也正忙著東亞事務,如果法國能在此時將非洲完美掌握,將可以成為美蘇之外的「第三勢力」。

或許就是這個一廂情願,非洲政策似乎成為了法國領導人們的原罪,法國需要非洲的資源、勞力,世界上大部分講法語的人也都住在非洲,非洲儼然成為法蘭西文化最重要的延伸地區。但今天,法國在非洲的宗主地位面對習近平「一帶一路」的嚴峻考驗,中國近年來在西非大力採礦,在北非協助穆斯林建設教堂、鋪鐵路、架設電纜等,已經逐漸壓縮法國人在非洲的勢力範圍。

馬克宏這次的非洲行,目的就是要抵擋這波來自中國的「侵略」,挽救法蘭西的「荊州」,讓法國人可以繼續活在「重回強國行列」的美夢裡。

RTX6CBDF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馬克宏版的「一帶一路」,能否成功反制中國的紅色海嘯?

在總統的牽引下,法國交通發展集團(Transdev),也是目前歐洲最大的交通運輸業者,就對外公布:將擴大對肯亞的鐵路建設,在所有計畫都完整評估之後,預計從2021年起,除了針對奈洛比市和其國際機場間的捷運進行改造、翻新之外,也將著手計畫延伸該市的鐵路運輸系統。此外,萬喜集團(Vinci)也順利承包了肯亞高速公路的建設,未來30年內,肯亞的國道建設都將交由法國人來操刀。

除了交通建設的利多之外,馬克宏也順勢宣佈:法國的汽車大廠寶獅雪鐵龍集團(PSA Peugeot Citroën)旗下的標誌性電動車款寶獅3008(Peugeot 3008)將在肯亞完成組裝,開始正式販售。PSA集團期望在未來幾年,將集團外銷量增加到50%,其中,非洲等新興市場將會是該公司的主要目標。

所謂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與其固守非洲法語區的地盤,不如主動出擊,爭取和其它非洲國家的合作,才是強化法國在整個非洲影響力的最佳辦法,這也說明了馬克宏帶領法國國家隊主動出擊肯亞的原因。

近年來,肯亞政府為了降低空氣污染,和帶動產業升級,積極鼓勵國內、外財團對其交通基礎建設進行投資。根據統計,肯亞與中國的貿易逐年增長,特別是汽車市場潛力巨大,原因是在非洲內,肯亞經濟狀況相對良好,貨幣穩定,且地理位置佳,又是進入東非和中非的門戶。目前,中國產業大舉入侵肯亞,當地媒體報導,肯亞98%的太陽能板都是由中資提供的,中國企業進入非洲的企圖心可見一般。

從中國的影響就可以看出,為什麼馬克宏將肯亞看作是一個重要的據點。肯亞總統烏胡魯.甘耶達也樂觀看待法國企業的投資,他表示:「法國目前只是我們第17大的貿易夥伴,我們非常期待雙方合作能夠持續增長」。肯亞的例子,只是法國和中國在非洲勢力攻守消長的一個縮影,未來雙方的走勢還有待觀察。但可以想見的是,非洲早已成為法商和中資投資的競爭地區。

在非洲,有越來越多國家逐漸「叛逃法語」

研究顯示,有54.7%說法語的人都住在非洲,且到了2050年時,法語將成為非洲最大語言。這個看似漂亮的數據和預測,讓一些法國政客和法語的捍衛者陷入了虛幻的喜悅。但事實上,法文在非洲的前景並沒有研究顯示的這麼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