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榨的一代》:提供在凌晨三點半接送孩子的托兒所,或許很快就會誕生

《被壓榨的一代》:提供在凌晨三點半接送孩子的托兒所,或許很快就會誕生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漢森的困擾非常典型,就像是全美家長的噩夢。二○一四年,科羅拉多州立案托兒所可以容納的學童數量,僅為該州幼童人數的四分之一。在明尼蘇達州,提供居家幼童照顧服務者的數量在二○一一年至二○一六年間,下滑了一七%,導致市場出現嚴重短缺。

文:艾莉莎.奎特(Alissa Quart)

找不到托兒所,怎麼辦?

在我待在迪斯托兒所長達數小時、差不多來到深夜逼近隔日凌晨時,我開始為這扭曲的托兒狀況,尋找解決方案。

最明顯的辦法,就是透過補助的方式使托兒服務變得可負擔,然而,政治人物對於此方案的抗拒態度異常強硬,且由來已久。推廣補助方案的前景令人無力。另一個幾乎沒用實際效用的辦法,則是共和黨稅改計畫中較常見的減稅和貼現措施。對於作息混亂的勞工階級而言,這微乎其微的減免,很難真的幫助他們得到如托兒所這類實質的服務。假設一個家庭每年花兩萬美元、或三○%的收入在托兒費用上(我提出的是一個極為普遍的情況),租稅減免能如何幫助到這個家庭?對比較窮困的人來說,這類制度更是毫無意義。其中一個政策宣稱能給予低收入家庭每年一千兩百美元的托兒費補助,但對多數家庭來說,這個金額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政府對於育兒補助的不重視,體現了美國對於看護工作的不重視,而此一狀況讓照顧工作者與必須依賴照顧工作者賤價出賣自身勞動力的中產階級工作族群,負擔更沉。

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國民們,都能享有自己國家內可得的托兒服務,也往往視其為全體國民的利益。在法國,政府成立了價格合理的托兒服務,並給予雇用居家互惠生或保姆的家庭稅務減免的資格,還有普及的幼稚園(從三歲開始)。我的某些朋友離開居住的城市,搬到法國,就是為了使用這些政策與托兒所。有些人則因為更容易取得、且品質更好的托兒所,搬去德國。近期,德國也通過了一項法案,確保德國境內每一個年齡超過十二個月的孩子,都能獲得托兒所名額,期望這個政策能扭轉德國為歐洲出生率最低國家之一的情況。

至於芬蘭,每一個年齡低於七歲的孩子,都有上幼稚園的權利。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則針對四歲以下的孩子,提供了普及且由政府補助的托兒所,其每日費用為七.三美元至二十美元不等。在我花了一個晚上和兩名在蒙特婁做研究的學者們交談後,才知道他們的城市提供了何等平價的托兒服務,並理解為什麼這兩名還未就業、年紀才二十幾歲的夫婦,可以撫育兩個孩子。

先不管那些顯然可以解決美國托兒問題的方法,並將以稅率為基準的政策拋到一旁,或許我們可以執行一些真正可行、更容易做到的選擇。畢竟對多數家長來說,光是找到一個還有名額的托兒所,就已經非常困難了。何不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立案托兒所清單,列出每家托兒所的費用與名額?在美國境內的某些地方,現在也開始出現了這樣的註冊服務。舉例來說,加州舊金山灣區的NurtureList網站,能讓父母免費瀏覽指定區域內,所有還有名額的托兒所。NurtureList還提供設備方面的描述,與極其詳盡的中心介紹。除了根據地域位置提供營業的托兒所資訊,該網站還會列出新學校與特殊教學宗旨,像是讓孩子們大量親近自然的幼稚園等。

剛和先生與稚兒搬到舊金山的柔伊.漢森(Zoe Hanson),也是NurtureList的使用者;他們以每個月三千美元這難以置信的高價,租下一間「單薄的房子」。她沒有工作,也不知道當她需要去找工作時,該如何處置孩子。她們居住的新環境看上去就像是「有六千個孩子的托兒需求,卻只有三千個托兒所名額,」她如此描述。漢森的困擾非常典型,就像是全美家長的噩夢。二○一四年,科羅拉多州立案托兒所可以容納的學童數量,僅為該州幼童人數的四分之一。在明尼蘇達州,提供居家幼童照顧服務者的數量在二○一一年至二○一六年間,下滑了一七%,導致市場出現嚴重短缺。

托兒所危機將導致社會結構性的問題,已經明顯到不需要我們點出來。政府的不聞不問,讓托兒費用變得愈來愈高。我們缺乏的,不過就是充足且可負擔的托兒設施罷了。

「找不到托兒所,我連工作都無法做,」在漢森開始使用NurtureList時,她這麼對我說。她的需求,就是一間距離不要太遠、每月收費能在兩千美元以下的托兒所。與本書中受訪的其他家長所遇到的問題相比,她的困境不過就是為孩子找到托兒所,然而這個問題卻依舊難如登天。但NurtureList的資料庫,為她的困境提供了一線生機。透過該網站找出可行的選擇後,漢森替女兒註冊了一間溫馨的雙語托兒所;很快地,她就在一所設計與建築事務所內,找到一份工作室與行銷策劃的工作。當然,如同本書眾多生活在瞬息萬變不穩定陰影下的中產階級家庭,一年多後,漢森的命運朝著不幸的方向駛去。「我現在沒在工作了,」她說。過去,她擔任全職工作;但當她轉為兼職工作後,可負擔的托兒所費用就掉到一個月一千二百美元。在她於二○一七年六月生下第二個孩子後,她完全停掉工作:無論那創新的網站可以如何依照她的篩選條件去尋找,托兒所的費用還是太貴了。「除非等到我的女兒去上幼稚園,否則我根本不可能回去工作,我們家負擔不了兩個孩子的托兒費。等到我把加州給的育兒假都請完後,我就會再去找些餐廳服務生的工作。」

解決托兒所有限的另一個大規模方案,就是全國性與普及的幼稚園學前班(pre-K)政策。就地方而言,這項政策正在推行,美國境內的數個城市裡,現在已有公立的學前班。目前,紐約市效果卓越的「全體孩子讀學前班」(Pre-K for All,後以「全體學前班」簡稱之)政策,為承受極大壓力的紐約父母們,提供莫大的幫助。事實上,這或許是紐約市長比爾.白思豪(Bill de Blasio)任內最重大的成就,而該政策的規模也造就了此政策的成功。二○一四年,免費的學前班名額僅有兩萬個:兩年後,名額成長到七萬個。如同達娜.高德斯坦(Dana Goldstein)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上所稱讚的:「在華盛頓陷入僵局時,白思豪在美國最大的城市裡,開創了一項新福利:延長K-12(注:從幼稚園至十二年級)教育體制,額外增加一年免費、且理論上更為嚴謹的公共教育與兒童照顧……該計畫是如此受歡迎,許多郊區的民意代表也申請了州經費,好為選民們提供相同的福利。」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