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薪水被A走6000元,是誰佔了社工便宜?

一個月薪水被A走6000元,是誰佔了社工便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市社工工會表示,每位社工的薪資平均被A走了6000元,以10人來算,每年就有72萬元資金流向不明。但一名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表示,這可能是由於「政府也在佔機構便宜」。

文:李修慧|圖表設計:黃彥翔

中華民國新女性聯合會承接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的」(家防中心)的委託案,負責輔導家暴受害人。但近期卻傳出薪資浮報、違法解雇社工等爭議。台北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台北市社工工會)25日第三度為社工召開記者會,要求社會局詳加調查。

而這次新女性聯合會勞權事件中,最初引起爭議的「薪資回捐」在社工界早就不是新聞,但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表示,這可能也與政府將服務「外包」給民間非營利組織,卻壓低成本有關。

新女性聯合會每個月浮報6000元,一年可能多賺72萬

《蘋果日報》報導,25日,台北市社工工會集結全台各地社工工會,聚集台北市政府舉行記者會。

許多非營利組織都會接政府的「委託案」或「補助案」,通常政府的契約中會嚴格規定這些專案所需聘用的基本人數(幾位社工、幾位督導等),也會寫明會支付每個人多少費用,有的也會編列行政費,而這些費用大多是看收據、領據「實報實銷」。

去年12月間,新女性聯合會的8名社工發現收到的薪資,與組織從政府那裡請領的薪資不符,向管理階層反應後,卻遭到打壓,甚至被解雇。【註1】

勞權大事紀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黃彥翔

台北市社工工會理事長沈曜逸表示,雖然新女性聯合會核發的薪資與當初跟社工約定的薪資相同,但新女性基金會巧立名目把社工人員的薪資報高,再以其他作帳形式流回機構中。

以8名社工中以薪資差額最大的社工舉例,每個月就差了6200元,檢驗每位社工的落差,平均約6000元,以10人來算,每年就有72萬元資金流向不明。

單位(元) 新女性聯合會向政府請領的金額 社工實領金額
底薪 38000 28588
伙食津貼 1800 1800
專業加給 3000 2400
風險津貼 2000 2000
年終獎金/月 3799
總金額 44800 38587
差額 組織浮報了6213元

沈曜逸進一步指出,新女性聯合會之所以能夠這樣巧立名目浮報薪資,與社會局委託經費預算編列採「總額制」有關。

包括加給、津貼等必須付給社工的人事費,在政府與非營利組織的契約中,稱為「專業服務費」。台北市政府目前有明文規定,「專業服務費應全數用於人事費,不得流用」,但沈曜逸表示,2018年8月這個規定曾經修改過,修改前,並沒有明文寫道「不得流用」,只寫出每名員工可以請領的總額上限,如「保護性社工員5萬127元、專案負責人5萬5855元」。這樣的「總額制」,讓機構可以把原本應該給付給社工的人事費,挪作他用。【註2】

《苦勞網》報導,沈曜逸說,「總額制」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讓機構可以針對不同年資、表現給予社工不同薪資,給予機構彈性運用的空間,但卻因為沒有相對管理與查核制度,讓一些機構可以在裡面上下其手,以巧立名目的方式,先將薪資報高,再以其他作帳的形式回流到帳目中,社會局單憑機構提供的核銷清冊,根本無法暸解真實狀況,進而損害社工權益。

目前台北市勞工局,已經協同社會局介入調查,將在4月2日公布調查結果。沈曜逸呼籲,社會局應全面檢討目前的總額制度,還給社工員健全的職場環境。

這次與機構產生勞權爭議的陳姓社工私下受訪表示,他們拿到的薪資跟當初進公司、面試時談好的一樣,嚴格來說,「它(指新女性聯合會)沒有A我們的錢,應該是A家防中心的錢,有種偷藏私房錢的感覺。」

陳姓社工指出,過去之所以沒有發現實領薪資跟家防中心補助的薪資不同,是因為薪資「3個月核銷一次,我們對數字也不太敏感,他們要我們簽『領據』的時候其實沒有防心(社工領到薪資後,要簽領據,機構會拿這些領據去跟家防中心請領費用,實報實銷)。機構也説,實際上到年終會給你們年終獎金。」但陳姓社工表示,他曾耳聞同事提到,浮報的金額會拿去「繳房租、水電費、電話費,因為家防中心給的行政費只有30萬。」

不過陳姓社工也強調,「這個案件還在調查中,我的說詞比較是我個人的想法,薪資方面還是尊重調查結果。」

「薪資回捐」到底是什麼意思,有多嚴重?

但其實,台灣的非營利組織(如基金會或協會)像這樣扣下政府標案中規定要給員工的費用,已經是常態,甚至發展出一個特定名詞,叫做「薪資回捐」。

律師呂秋遠曾投書《蘋果日報》,描述最典型的「薪資回捐」狀況,「就是面試的時候,說好3萬2000元的薪水,到了發薪日,以為扣掉正常的勞健保,還會有3萬1000元,但存摺卻只有2萬9000元。喔,還有一張捐款收據,證明這位社工捐了2000元給自己服務的機構。這就是所謂的回捐。」簡單來說就是非營利組織強迫員工捐錢。

根據監察院的報告,現今薪資回捐的樣態不只如此,除了「強迫社工捐款」、「強迫社工認購義賣商品、園遊會票卷」以外,還有「從『專業服務費』中扣除雇主應負擔之勞、健保」。

薪資回捐圖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黃彥翔

而回捐的狀況究竟多普遍?曾任職NPO的立法委員吳玉琴發文表示,2017年12月辦理社工政策規劃會議時,會中衛福部坦言,2016至2017年間共接收到19件薪資回捐案,地方政府補助案14件,中央補助案5件。

至於回捐的金額,《NPOst公益交流站》引述衛福部2017年的調查指出,回捐的金額大多落在1000到4000元之間,但監察院的報告提到,台北市社工工會曾説,他們聽過回捐的最高金額是一個月1萬1000元。

政府是NPO的大金主,沒有編列「行政費」只好想辦法摳員工

但為何許多非營利組織,不願意把政府提撥的費用直接給員工?這些浮報的錢去了哪裡?

一名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受訪指出,非營利組織之所以形成這樣的陋習,可以歸因到政府的給付不足。他表示,討論非營利組織的財務時,可以分成「直接成本」和「間接成本」,前者就是「這件事需要的社工、交通費等」,後者則是指「行政資源的成本,會計作帳、幫忙核銷、理事長幫忙支援案子等,就是我們俗稱的『管理費』」。

可是,不是所有政府單位,都願意提供間接成本,「就看縣市政府的財政能力,有些就沒有給,有些財政能力更緊縮的,連專案的成本都沒辦法給足,叫你50%要自籌(自籌是指,假設整體計畫費用需要100萬,政府只給50萬,另外50萬要求機構自行籌措)。組織只好想辦法從政府給的錢裡『浮報』一些下來,支撐行政管理運作。」

該名人士表示,過去大環境較好的時候,「機構可能覺得這是它的『使命』,就算是政府給付不足,它還是靠自己的基金會來撐。但當整個大環境的資源緊縮、捐款減少,基金會就沒辦法像以前一樣把它吃下來。」

《報導者》報導,政府經費可能佔許多非營利社福機構整體財源的一半以上,甚至在許多中小型機構會超過7成、8成。整體而言,政府正是非營利組織的大金主。

該名人士就說,「現在某個程度有一點政府在佔便宜,覺得反正你不做有別人要做。」「更暗黑的是,機構不敢把真實成本呈現給政府,因為它如果呈現真實的成本,財務績效差,可能就會影響下一年標這個案子的順位,所以想把一些成本吸收掉。」

【註1】這次勞權爭議不只「薪資回捐」,陳姓社工表示,他們8人反應薪資問題後,組織管理階層還以為他們向家防中心陳情,於是開始縮減員工福利、打壓他們。所有打壓行徑中,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一名社工家住新北市淡水,卻突然被調往桃園,而且只給1個星期的交接時間。

台北市社工工會認為這是「不當調職」,陪社工前往勞動局申請裁決,也在臉書發文要求停止打壓,並附上7名社工的合照(不包含該名被調職到桃園的員工)。但3月18日,這7人突然被叫進辦公室,主管要求7人一個小時內收東西離開,明天不用再來上班。

新女性聯合會常務理事黃碧芬表示,之所以突然解雇社工,是因雙方協調過後,已經調整讓「專業服務費」全用來支付社工薪資,但社工還是在上班時間貼文指控聯合會,不得已之下,才用《勞基法》12條規定的「如有重大侮辱,可以不用預告解雇勞工」終止勞動契約。不過,台北市勞動局表示,解雇行為已經違反《勞基法》第12條,應立即改善。

【註2】沈曜逸説,雖然根據過去的規定,「專業服務費」如果沒有用完可以挪作他用,但新女性聯合會仍有於法不合的地方,因為新女性聯合會讓員工簽的領據,跟實際給予社工的金額不符。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