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人生而自由平等......喔不對,是男人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人生而自由平等......喔不對,是男人
由 讓·迪普萊西-貝爾托 - L’Histoire par l’image [1], digital version produced by Agence photographique de la 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 [2],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882357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大革命推翻了絕對君主制,國民會議發表《人權和公民權宣言》,宣告人生而自由平等,政治結社的目的在於維護個人不可剝奪的自由、財產、安全與反抗壓迫的權利。可惜不論美、法,在法律上這些權利保障的對象都僅及於部分男性,所有女性皆被排除於外。

文:顧燕翎

在自由、民主、平等浪潮中思考性別

1776年,美國宣告從大英帝國獨立,發表《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宣示生命、自由和追求個人幸福是生而為人不可剝奪的權利,政府為了保障這些基本人權而存在,政權的正當性取決於人民的同意。1789年,法國大革命推翻了絕對君主制,國民會議發表《人權和公民權宣言》,宣告人生而自由平等,政治結社的目的在於維護個人不可剝奪的自由、財產、安全與反抗壓迫的權利。可惜不論美、法,在法律上這些權利保障的對象都僅及於部分男性,所有女性皆被排除於外,因此也激起了女性主義者的抵抗,她們堅信女性應享有和男性一致的公民權利。

斷頭台與演講台:德古熱與《婦女和女性公民權利宣言》

1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
德古熱(Olympe de Gouges,1748-1793)

德古熱(Olympe de Gouges,1748-1793)為法國劇作家,同時也是女性主義者。她出生於法南小鎮的中產家庭,丈夫過世後移居巴黎,活躍於文化沙龍,與知識分子交往。

她積極主張社會正義和男女平等,反對奴隸制度,支持法國大革命,但也同情瑪莉皇后。1791年法國大革命期間,她逐條模仿國民會議的《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用嘲諷的語氣寫下了《婦女和女性公民權利宣言》(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a femme et de la citoyenne),主張女性應與男性相同,享有與生俱來、不可剝奪、不可侵犯的人權,可以參與立法、從事公職、公開表達意見、公開宣布子女父親的名字(她懷疑自己是私生女),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繼承權等等。

她的意見並未被國民會議採納,反而因叛國罪於1793年被公開處死。巴黎媒體批評她不守女人本分,太女性主義,又太愛管政治。她最常被引用的名言是:「女人有權上斷頭台,就有權上演講台。」她的立論影響了大西洋兩岸的女性主義者:吳爾史東在1872年寫下了《女權辯護論》(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1848年美國婦女運動者所發表的〈傷心宣言〉,就是以《獨立宣言》及《婦女和女性公民權利宣言》為藍本(Wikipedia 2017)。

不做籠中鳥:吳爾史東和《女權辯護論》

吳爾史東(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生於倫敦中產階級家庭,卻因父親不善理財而落入貧困和家暴中。她羨慕哥哥在祖父資助下得以繼續求學,她卻必須輟學,靠著做貴婦的私人祕書、家教,賺取微薄薪資,忍氣吞聲地過活,還得照顧生病的母親和結婚受虐的妹妹。

後來獲得女性少有的機會進入倫敦一家出版社做編輯助理,她的才智才得以發展,學會思考自己的人生、反省女性的處境。她在工作中受到洛克派的政治改革者影響,反對貴族特權,主張自由平等。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6000名婦女遊行至凡爾賽宮,要求麵包,震驚世界。吳爾史東於1792年發表《女權辯護論》,為女性請命,主張不僅應當改革壓迫女性的政治、社會結構,也應改善其日常的生活處境。她的鋒利批判在當時被視為離經叛道而未受重視,直至20世紀後期,第二波婦女運動興起,才被後世譽為女性主義經典(Todd,2011;Rendall,1985)。

相同所以平等,相同才能平等

2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
吳爾史東(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

此書的基本論點是女男生而平等,女性的個體身分優先於性別身分。在書中吳爾史東以個體身分發言,而非隱身於妻、母角色之後。她指出,男女本質上沒有差異,女人能夠像男人一樣理性思考,所以應當享有平等的人權。女性之所以屈居劣勢,是其心智在社會化過程中被封閉,教她一心服侍男人,失去自我。

吳爾史東觀察同時代上流社會女人空洞無聊的生活:

「像籠中鳥,整日無所事事,只會裝飾自己的羽毛。」(Wollstonecraft,1792/1975:146)

「她們放棄鍛鍊心智和體能,全心全意追求外表美麗,只為了得到好的歸宿,這是女人出人頭地的唯一途徑。」(83)

「要出人頭地……她們非得往上嫁,她們所有時間花在這件事上,像是一樁合法的買賣。」(151)

當時的人將人皆具備的理性與感性的能力,在日常生活中切割成兩部分:公領域裡的世界大事由理性主導,是男人的天地;女人生活在私領域,只容得下微不足道的小確幸(Donovan,1985:24-26)。女人失去平等,是因為得不到相同的發展機會,補救之道在於給女人與男人相同的教育和機會。在男女的社會、經濟、法律地位都極為懸殊的年代,所謂平等是向男人看齊,而未及檢討男性價值的缺失。

相關書摘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西蒙波娃《第二性》──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

書籍介紹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顧燕翎、劉毓秀、王瑞香、林津如、范情、張小虹、黃淑玲、莊子秀、鄭至慧、鄭美里

  • 「只要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義者。」(21世紀,艾瑪華森,美國)
  • 「女人不是天生命定的,而是後天塑造出來的。」(20世紀,西蒙波娃,法國)
  • 「我不希望女人控制男人,我希望女人控制自己。」(18世紀,吳爾史東,英國)
  • 「女人有權上斷頭台,就有權上演講台。」(18世紀,德古熱,法國)

二十年前,為了向國內讀者介紹歐美女性主義流派的演變和核心論點,女書店出版了《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成為重要的啟蒙書。現在,堪稱全球第三波婦女運動的# MeToo,在國際上呼聲四起,臺灣卻安靜無聲。這是否代表著臺灣的女性意識並未與世界接軌,還停留在舊觀念之下?

《第二性》被視為女性主義聖經,貓頭鷹曾傾七年之力,以法文直譯此經典。延續此一努力,再於二〇一九年,與顧燕翎老師合作推出女性主義系列書籍。我們相信,真正的觀念翻轉,不只有賴體制與法律的變革, 而需要從「理論」、「經典」和「臺灣婦運」三個方向,紮下性別平等意識的根基。

getImage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